回溯“内地会”150周年

2015-07-01 15:52 浏览量: 1407 作者: 戴继宗 来源: 《综论“中国内地会”150周年》
摘要: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1832-1905),英国基督教新教来华传教士,"中国内地会"(后期改称"海外基督使团")创办人。戴德生在华51年﹐期间"中国内地会"差派了超过800名传教士

    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1832-1905),英国基督教新教来华传教士,"中国内地会"(后期改称"海外基督使团")创办人。戴德生在华51年﹐期间"中国内地会"差派了超过800名传教士﹐建立了125间学校,并在中国带领18,000人归信基督教,在中国大陆18个省份成立了300多所由500多位本地助理参与的传教站(stations of work)。1964年内地会更名为"海外基督使团",持续向亚洲17亿的非基督徒人口传扬福音﹔现时"海外基督使团"有大约一千名宣教士,来自日本、韩国、台湾、菲律宾、印尼、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及香港等地。

  戴继宗(James Hudson Taylor IV),是戴德生的第五代孙,父亲是戴绍曾(1929年-2009年)﹐因他母亲是美国人而拥有美国国籍。他在台湾接受国民小学教育,在马礼逊美国学校完成中学课程,后来回美国西雅图太平洋大学,及阿斯伯里(Asbury)神学院就读﹐曾在波士顿华人圣经教会任职五年,在台湾校园团契做学生工作三年﹐后来任教于中华福音神学院、台湾神学院、玉山神学院、国立花莲师范学院、与花莲中学。

  事奉经历

  我在1982年大学毕业后在美国加州参与内地会为中国代祷团契共两年多。1984年到1987年我去美国中部Kentucky州读神学﹐神学毕业以后原本是想直接去亚洲参与宣教事工,可是内地会鼓励我要有几年的时间先在一个教会服侍,这也可以成为我的母会。所以我从1987年到1990年就在美国波士顿华人圣经教会服侍了三年。随后于1990年申请加入内地会,从那时到现在一直在内地会服侍,一共25年的时间。在这25年中也有在台湾十多年,参与两岸三地的服侍,中国也去了好多次,去过不少早期由内地会建立的教会和服侍过的地方。2014年年底我们全家搬到了香港居住,作为新的基地。

  回溯150

  今年是内地会成立150周年,从我个人的角度来回顾过去150年家族服侍的历史,有一些特别的反思(Reflections )可以分享的,我想可以用五个英文P 字母开始的单词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1、热忱

  第一个P是"Passion",热忱。1865年6月25日内地会成立,当时的中国有将近4亿人口,大部分居住在中国的内地,也没有听过主耶稣基督的福音。所以当戴德生开创"中国内地会"的时候,他的负担就是希望能早早看到福音能够进入不同的省份,能够抢救灵魂。虽然马礼逊是在1807年开始在中国宣教的,其事工多在中国沿海的五个通商港口,而内地有很大的缺乏。戴德生在1865年曾经写过一本书叫《中国属灵的需要与托付》,他特别想到中国属灵的需要,他说在中国每个月会有1,000,000个灵魂奔向没有基督的永恒(Racing to a Christless eternity )。他想到一个月一百万的灵魂,他的心就非常关切这个福音的需要。因此对福音的热忱是非常重要的。

  2、祷告

  第二个P是"Prayer",祷告以及仰望上帝。如果你有机会读内地会的历史就可以知道﹐其实内地会是一个信心的差会,这意味着我们不募款,单单用祈祷来仰望上帝,相信上帝会供应。戴德生曾经讲过一句话:"用上帝的方法做上帝的工作,断然不会缺乏上帝的供应。"用神的方法来做他的工作,上帝一定会供应我们一切的需要。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很清楚的用祷告来仰望上帝,用信心相信上帝会供应。其实在戴德生去中国之前,他在Hull医学院读书的时候,就觉得籍著祷告来依靠上帝和经历到上帝的供应的重要性。他想到﹐去了中国之后﹐他将会无依无靠,只能够仰望上帝,所以就要在去中国之前开始操练信心。当时他在一个药房里打工,药剂师健忘,常常忘记发薪水给他,戴德生就决定不提醒他的老板,而靠着祷告让上帝去提醒他。他曾说﹐"我要籍著祷告来让上帝工作,让上帝来感动人",之后也很奇妙地看到上帝的供应。

  因此,凭信心祷告是很重要的。戴德生曾经讲过一句话:"我们需要的不是伟大的信心,乃是信靠一位伟大的上帝"。信心也不单单只是在金钱上面的,内地会的开始也是通过仰望上帝来供应工人和差派工人。在内地会即将成立之际﹐上帝便差派了5位同工去中国服侍,后来又有24位,这让他看到了上帝的供应。后来又有好几次在为使团的人数上祷告。比如,1870年特别为所需要的18位同工祷告﹔后来在19世纪80年代为过70位﹐甚至100位祷告。到了20世纪20年代末﹐他们甚至向上帝祷告要供应两百位同工。所以﹐在不同阶段都看到无论是在金钱上的,还是在工人上﹐上帝都听他们的祷告﹐按时供应他们的需要。上帝是信实的!

  3、开拓

  第三个"P"就是"Pioneer",开拓。看看内地会的历史我们会发现,虽然在宣教历史上他们是早期的宣教士,但是他们已经看到了很多在宣教事工上面我们要特别留意的东西,譬如所谓的"入境随俗"。那时候去中国宣教,很多西方的宣教士还没有"本土化"的理念﹐所以他们穿的是西方人的衣服,虽然学了中文,但是仍然觉得他们是西方人,与中国本地人有区隔。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是个不必要的事情﹐是有形无形的拦阻,于是就发生了"多一个基督徒,少一个中国人"这样的错误认知。戴德生去了中国没有多久就发现穿西方人的衣服对于传福音的工作是一个拦阻和不必要的障碍﹐所以他做出了一个相当有革命性的决定:脱下西方人的衣服,穿上中国人的衣服。看历史的话我们可以知道他也因此被人取笑,甚至内地会后来有个绰号叫"猪尾巴差会"(Pig Tail Mission),因为是在清朝,所有男的宣教士都要留辫子。嘲笑他的基本上都是西方的宣教士。"入境随俗"的功课在宣教学中是很重要的。使徒行传2:4说:"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我们福音是可以翻译的,有"可译度" (Translatability )。因此我们呈现信息的方式、穿着和语言都需要入境随俗﹐本土化的。内地会在这方面是相当的有开拓性和革命性的。

  另外一个有革命性的是在动员宣教士上面。那时候宣教士都是从神学院毕业的,戴德生在设立内地会的时候就想,不单单是传道人可以作宣教士,只要是个"传道的人"就可以作宣教士。也就是说不一定神职人员才可以作宣教士,普通的信徒若是有神的呼召、传福音的经验和热忱也可以。因此早期的内地会宣教士大部分不是传道人,但是每一位都是"传道的人"。在那个时候这是件很革命性的事情。那时候连戴德生自己都常被人取笑,因为他去中国既不是医生,也不是牧师﹐但是他动员很多弟兄和姐妹参与宣教。我顺便提一下,这和21世纪宣教 事工也是很有关系的,今天还有很多地方是传统宣教士没法去到的,因为你拿不到宣教许可。这些地方虽然宣教士、传道人没法去,但是基督徒可以去,"传道的人"可以去。

  此外,在动员工作中动员姐妹。那时候在中国大部分的宣教士都是男的﹐如若姐妹要去就一定要嫁给男的,几乎是没有单身姐妹宣教士。但是戴德生看到若是福音要进入中国社会,就要让福音进入中国人的家里面。男的不太容易进入中国人的家里面,他们最多就是和一家之主的男人可以接触,而且是在家庭以外的接触﹐在家里的妇女儿童基本上是接触不到的。而如果是姐妹的话就可以接触到这些群体﹐这在动员上也是非常有开拓性和革命性的。

  另一个开拓性的体现就是他把宣教机构总部放在一线工场上。那时候所有的宣教机构总部都是在英国或者美国,离宣教的工场非常的远。一直到今天很多宣教的机构总部都不在宣教的工场。那个年代和我们现在所生活的咨询发达时代很不一样,无论在是电话、手机、电脑上等。有什么需要他们必须写信给总部,这封信要几个月才能抵达总部。经过总部的讨论后把回覆寄出来又需要几个月。戴德生就发现这是很没有效率的,而且因为离的太远,这些总部的人对一线宣教禾场情况并不是太了解。戴德生就发现宣教总部要放在宣教工场上。所有宣教事工所要作的决定应该在离那个决定之后所带来影响最近的地方,而且越近越好。这是一种非常前锋性的看见。

  4、联结

  第四个"P"就是"Partnership",联结。从两方面看,一个方面就是内地会是跨宗派的差会﹐旗下宣教士有的来自圣公会,有的来自是浸信会、卫理公会等。戴德生十分看重结联的工作,所以很多不同的差会来一起合作配搭与服侍。与此同时,它也是一个跨国的差会,到了19世纪80年代,有来自北美的人加入内地会,紧接着又有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人加入,使之变成一个多国籍的差会。戴德生认为在"合而为一"这个重要的圣经基础上,虽然有一些"次要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如果我们在对圣经、救恩、宣教的认知上面有共识,为了福音和普世宣教的缘故,我们可以把那些"次要的"东西放下。

  另外一个联结的方面就是和中国的本土教会之间。戴德生很清楚地知道,如果福音真正要在本国传开﹐不可能仅仅依靠西方的宣教士,而是需要西方宣教士陪伴着中国的教会来完成福音中国化的托付。所以内地会一开始就很明显地看到不是由宣教士主导对中国的教会说要做这个做那个,而是很多地方到后期都是由中国的传道人或负责人亲自来作指导的工作,而宣教士则变成了配角。这也是个很重要的提醒。今天在很多教会或者宣教事工上,我们不是在联结,而是在结党。合而为一的见证是非常重要的。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我们如果能够放下一些"次要不一样"的地方,彼此接纳,彼此尊重,彼此配搭,这就是个很好很有力的见证。

  5、主居首位

  第五个"P"就是"Preeminence",让基督居首位掌王权﹐基督是一生之主。戴德生曾说:"如果耶稣不是我们全然的主,那耶稣就全然不是我们的主"。他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很清楚地知道耶稣是他生命中的核心,最重要的一位。他要所作的所有事情都要与耶稣基督有关。他自己的灵命,如约翰福音所说,我们和耶稣基督就像葡萄枝子和葡萄树,葡萄是要联结在葡萄树上。在服侍当中我们也要仰望依靠耶稣基督﹐耶稣基督要成为我们生命的主宰,在我们生命中居首位掌王权。这是很重要的属灵遗产。


相关文摘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