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喊派异端

2016-04-15 08:43 浏览量: 712 作者: 林献羔 来源: 网络
摘要:李常受原来是基督徒聚会所的同工,他后来到了美国,搞起异端来迷惑多人。有人写书批评他。他竟告发那人,结果那人被罚了100万美元。他出版不少书刊,如:《奥秘的启示》,《灵与灵的侍

李常受原来是基督徒聚会所的同工,他后来到了美国,搞起异端来迷惑多人。有人写书批评他。他竟告发那人,结果那人被罚了100万美元。他出版不少书刊,如:《奥秘的启示》,《灵与灵的侍奉》,《新路生机的实现》等400余册。

1.呼喊派的兴起

“呼喊派”发展于80年代,特别是在福建、浙江、河南等地。他们聚会是大大呼喊,所以人称之为“呼喊派”。呼喊运动导致鬼附,最终演成各种的惨剧,最先是1980年在河南省鲁山兴起。

1)程有与蓝强石:

程有原属路得会,他转到地方教会聚会。他有野心,1987年他说梦见神已膏他作“中华大地之父”。当时受到同工拒绝,但他不死心,又跑到安阳市,在聚会中称自己为鲁山教会来的同工。在聚会中,叶县的蓝强石接受程有为父。程又立蓝为“河南省的父”。

2)立“父”:

之后,每个信徒都要向自己的乡父祷告,乡父向县父祷告,县父向省父祷告,省父向程有祷告,程有才向天上的父祷告。聚会中,蓝带一伙人在内室聚会,家人和其他人在外观看。他立刘小友为叶县的父,又立万忠臣为旧县乡的父,不少人围着蓝唱歌、赞美(原来有邪灵进入了)。

3)邪淫:

程、蓝等又到其它地方聚会,实行男女拥抱、亲嘴、洗脚、跳舞,围“父”跪拜。

4)从“作父”到“作王”:

后来,程、蓝等又自称是人子、二次降临的耶稣、隐密降临的基督、国度的门,如果不通过他们就不能进天国。他们是天国的王,当场有人下拜他们为王为主。他们根据马太福音215耶稣骑驴进城,他们就把人当驴驹,骑在身上跑来跑去。他们聚会时锁大门,不让人看到。作王的请人为他们的王床、王枕、王椅、王妃祷告;给王敬饭的竟是他们肉身的父亲。1987年底,他们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

5)从作父、作王,到拜“常受主”、“常受王”:

1988年,少数跟从程、蓝的人把他们所称的“父”、“王”都转向李常受,称李常受为主、为王、为父,所以有“常受主”、“常受王”出现。他们把诗篇150篇“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改为“你们要赞美常受王”;他们奉“常受主”的名祷告、奉“常受主”的名为人施浸。又有人说:‘你们读李常受的著作、信息,怎能不称他为主呢?

6)程、蓝等说:

“不要等基督再来”,“基督已经来了”,“基督在我们的里面”,“我就是道成肉身的基督”,“我就是二次来临的基督”。(参阅白受恩著《异端邪教系列——常受主派》1732页)

2.李常受

历史与背景:

呼喊派的发起人李常受(曾用长寿),是山东烟台人。他青年时在东北信主,后来加入倪柝声的聚会所——小群。本来小群运动曾给当时一些正在腐化冷淡的教会带来很大的改革和复兴。他们所强调的“自立、自养”、“灵命追求”等,都是有建设性的活动。今天一些家庭教会和当时的小群或多或少也有一些关系。

当小群30年代开始兴旺,李常受就参加了小群运动。40年代李常受成为倪柝声亲密得力的助手。李常受具有倪柝声所缺少的组织能力。19391942年,李常受在上海协助倪柝声作培训工作。1943年被日本军警抓进监狱,释放后得了三年肺病,可是他仍然在19461948年间回到上海继续培训。这时,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后来李常受到了台湾,快解放时,倪柝声决定让李常受作台湾小群的主要领导。再过12年,台湾小群发生了严重的分裂,有的接受李常受的领导;有的认为他已经离开了倪柝声的教训,因为他提倡有问题的道理和不符合圣经崇拜的方式。随着时间的流走,李常受越走越偏离正道,终列于异端的行列之中。

李常受的“变异”大概开始于50年代。1949年他从中国到了台湾,后来又去了美国。在1958年,53岁的时候,他说自己“里头转了,从道理转到灵这里来”。他在台湾的时候还与少数的长老一同工作。61年他去美国。到67年洛杉矶呼喊事件发生后,他已高坐“独一职事的宝座”,终于走上异端的路。

李常受到了美国后,在洛杉矶定居。加利福尼亚南部成了他办的“地方教会”的根据地。到1974年,李已建立了大约五十处所谓的“地方教会”。李常受自1967年起在洛杉矶发起“呼喊”运动,提倡用“呼喊主名”的方法“释放灵”。1968年,他又提倡要在聚会中集体重复呼喊“哦”、“主”、“阿们”、“哈利路亚”这四个词语的办法,来使会众的“灵”得到释放。于是,大声“呼喊”便成了他们的特色,也是“呼喊派”这名称的由来。中国的呼喊派则大约发展于80年代。

李常受常表现出他自己是拯救世界的“常受主”,他的信徒要敬拜“常受主”。他们高举李常受,曾有长老说圣灵启示他们,“耶稣是以前的人,他不会再来救世人,而是李常受要来拯救他们”。他们要信徒唱圣诗敬拜李,说他是万王之王,既尊贵又荣耀。

1974年,李开始了《生命读经》的编写和出版,企图用它来取代圣经的权威。197594日,他宣布把从前所讲十字架的道一笔勾销,并说基督十字架的道理太“肤浅”了。到了1989年,85岁的他更怀疑和攻击恢复中的长老、同工。可以说,他不但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并且越走越远离基督。终于,19979月,他死了。引自《防备辩驳异端》(8586页)

3.错谬的地方:

关于神:

他认为圣父就是圣子就是圣灵。他又推出圣父、圣子、圣灵和教会“四位一体”的谬说。请参看《教会当前三篇信息》以及“如何理解神的三位一体的真理”。《教会当前信息》内提,美国Bantry圣徒读了李对神的三位一体的说法。他说:主后三百多年有亚流所传……与李一样一式,当时已被众教会定为异端,所以毫无疑问地,就可定李为异端,李在海外,也被列为基督教十大异端之一。

关于救恩:

李竟说:“撒但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他又说:“撒但就是借着基督所穿上的那个肉体被击伤、被毁坏的,因为那个肉体是成了蛇的形状。”因此,他认为“在基督的肉体里有撒但的性情(罪)住着。”他在他的一本书中说,他1976年前所有讲过十字架的道理都“一笔勾销”!他那时已是70岁了。

关于圣经:

70岁时,全盘否定以前所讲过十字架的道理。另外,他贬低圣经的权威。因此,他反对信徒查考圣经。李提出所谓“生命读经”的方法,否定了圣经中的教训和道理的价值。他说要用“灵”来接触圣经的“主干”——“生命”,而不要用“头脑”去注意圣经中的那些“启示的皮毛”,例如教训、命令、属灵的知识等等。

香港马文中老弟兄的儿子马健南弟兄(原香港中文大学化学系主任),去年回国讲学时,告诉上海的弟兄们,他在旧金山亲耳听见李的聚会所有一位青年讲员在台上说:‘现在是灵的时代,道的时代已过去,转入灵的时代了’等等,又亲眼看见这人在讲台上当众把圣经摔在地上,喊叫说:“Damn the Bible!”“Damn”这个词在字典里译为“该打入地狱!”——哦,主血遮盖!两位听马弟兄讲述的上海弟兄来信告诉了我这件事(《陈恪三弟兄——晚年部分信息》)147页)。

这一切都为他1931年起开始接受的邪灵铺了路——一切听从那个灵对他(李)讲的,贬低圣经。因此,受欺者发狂言:“读李常受的书一遍,胜过读圣经一百遍”、“李常受的话比圣经价值高一百倍”(同上149页)。

说“基督是首先被造的”:

李根据歌罗西书115“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说“基督是首先被造的”。他说:“按人性,基督是首生的,有人性就是受造者。”

据陈则信弟兄在《教会当前信息》中引马丁路得注文译:“在一切被造之先,他是首生。……约316主耶稣是神的独生子”,这是关于“子与父原为一”,同有非受造的生命。李在这里大胆改为“爱子……是首先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这样就把主耶稣也变成被造者,是头一个被造的。他被撒但利用,把一个“生”字改为“先”字,这样就把主耶稣非受造的神的生命也变为受造者。从公元325年至今,没有一个神学家说“基督是受造的”。

⑤“在基督的肉体里也有撒但的性情”:

李先说主是受造者,现在又说基督穿的肉体,在这肉体之内有罪住着,就是有撒但的性情住着。李侮辱荣耀的主基督,说到撒但钻进主的身体里,如同老鼠钻入老鼠笼。有人还误认为李在那里讲“同死”的救恩。圣经给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体有人的疲乏、饥饿等情况,但他没有撒但的性情,因“他并没有犯罪”(来415,彼前222)。

⑥“多次受浸”:

听说,只要你感到灵里受压、下沉、陈旧,就可自己下浸池受浸;受浸次数最高记录已超过100多次!曾和李常受同工的陈恪三老弟兄说:李常受身上有“另一个灵”(林后114)。这“另一个灵”何其荒唐,然而竟有不少人盲从。死了的人自埋,是不通达的,若这是再次多次的与主同埋葬,这是否意味着基督必须多次带我们埋葬,才能救我们脱离老旧么?这岂不是无视主一次而永远成功赎罪的事,是能叫我们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吗?(来101014

⑦“没有天家,天家就是教会”:

有弟兄来信说,“最近我们从《约翰福音生命读经》里,读到一段解释约翰福音1416的解释,李说将来没有真实的天堂,神在宇宙中只有一个家oikia(基督的身体),就是现在的教会”,因此,他们传福音的口气也改了,认为现在弟兄们传福音说:“人有罪,信耶稣罪得赦免,将来可以上天堂。”这类的话是低俗的福音。……因此他们所用的补充本诗歌第520首第二节是这样唱的:“从前愿望是上天堂,那天空中的象牙塔,虽然知道这是虚妄,我们仍是受蒙蔽。”。他们认为你老是说将来有一个天堂,那等于是一座天空中的象牙塔(空中楼阁的意思),并且这件事是虚妄的,今天多人还是受蒙蔽。

李将约翰福音1416解为主耶稣离开世界不是到天上去。他是把我们带到父里,在父里为我们预备地方。他说:启示录是表号,新耶路撒冷是最大的表号,是个爱的城。神与我们,我们与神,互为居所:“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2122)。圣经说活石是人(彼前245),所以说新耶路撒冷就是人。难道真有一座金山高过1300哩(四千里,启2116)么?得胜的是殿中的柱子(启312)。教会是神的身体,是神的家。新耶路撒冷的金子表征父神的性情。

请注意,启示录虽然有表征,但有说明。我们不能把所有事实都说成表征。只按灵意,不按字面解经是很危险的。神和羔羊是城的殿,但上文明说:“我未见城内有殿”(启2122)而第12节说“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如果新耶路撒冷就是神,为什么又说“由神那里从天而降”呢?可知圣城就是城——天上最好的一座城。将来的物质是不能朽坏的、是属灵的物质。

天家有许多住处,耶稣坐在神的右边(可1619)。请听:“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来1116)。“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神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来122224,参彼后11131013,启2114927)天上的耶路撒冷就是天家。天家有天使,有总会,有神。如果说天家就是神,那么天家也是天使,也是总会。不信有天家,肯定是异端。

呼喊:

李常受说:使徒行传221的“求告”call on乃是“呼喊”,就写了《恢复主的吃、吃、吃》,说,吃就是呼喊。他又说“圣经是一本吃的书”。李号召来聚会的全体会众来赴主的筵席,大大吃饱了主,说“吃主、喝主,主小我大!”因着这“吃主”的论点,他竟说神给我们吃的时候就把自己缩小了,这样才可以进到人里头。因此他叫人坦然的说:“主啊!我大祢小”。他甚至说耶稣是桌子底下的饼渣儿。这是他所说,耶稣是经过处理的神,是我们“餐桌”上的食物,要经过“烹煮”的根据。李在去世前不久还曾在大会中鼓动会众高喊“我是神”!

S. A.写的《神的见证》一文说到撒但在这些末后的日子,正在使用激励情感或外表的方法,用这种手段来欺骗圣徒。据云:有海外圣徒回来说李在美国的聚会,因着大喊大叫,隔壁都请警察来制止。

⑨“鬼魔的道理”(提前41):

“在鼓浪屿第二天清早祈祷会,李先短讲,内容是‘服权柄’,大意是:‘神的旨意向使徒启示,使徒又传达给长老,长老又传达给众信徒。凡使徒所传的,全教会都要听从,因为是传达神的命令。使徒即或错了,乃神与使徒之间的事,会众还是要顺从。例如执事分派你整理会所、擦玻璃,吩咐打破玻璃再擦,或者把钢琴颠倒放置,你也要(不思考而绝对)顺从。’”

可悲!不少李的追随者,不认真查考圣经(参徒1711),一味盲从,搞个人崇拜。真的!在呼喊派中间,“打破玻璃再擦。”他们会不加思索地照办;“钢琴脚朝天倒置!”他们也会盲目执行——他们不认识李身上有“另一个灵”,并不是圣灵。例如:李曾说,他是“独一的执事”,会众当即附和“阿们!”一切无条件、无原则地绝对顺服。此后,整个“呼喊”系统就由李一个人讲道,整个“呼喊”系统也只听李一个人的录音、看李一个人的录像;其余同工一律靠边,不少同工被迫转行。

李说:“五十岁以上的长老一律靠边,老旧了。”尽管此令毫无圣经根据,仍然“阿们!”李作为原告上法庭,公然违背圣经(林后618),也是“阿们!”

谩骂同工史百克弟兄( T?A?Sparks):

他谩骂的录音带也带到国内来了。他骂他的年长同工、倪柝声弟兄最尊重的史百克弟兄(倪柝声1939年曾在英国伦敦史百克弟兄主领的聚会中学习一年之久。回国后,他遇见不能解决的难题,就电报向史请教、交通)像泼妇骂街一样凶狠,一点没有弟兄的味道,实在出自“另一个灵”。

执意错到底:

一位老同工曲郇民弟兄曾向李指出过,同工约翰英格斯也指出过。国内也有弟兄在大陆开放之初,郑重地把一本批判李常受错谬的《反对更改福音、歪曲经训》的油印材料亲手交给李的长女婿陶正平,一再叮嘱他带回美国面交李常受。这份材料内有十篇由陈恪三等长辈同工为真道争辩所写的文章。但李常受却执意“错到底”,真是出奇地傲慢、顽固不化,这都与他身上“另一个灵”有关。

“于是在李到鼓浪屿后第一场聚会,那天晚七时,你(徐弟兄)独自坐在会所楼上求问主:‘主啊,若李所受的引导是出于祢的,愿主让他自由释放信息,否则求主禁止。’聚会时间到了,李与翻译弟兄同登讲台,我(陈恪三弟兄)好像坐第一排。那天唱诗歌一首又一首,唱了许多首,从来未见聚会处主日聚会唱这么多首诗歌(一般都是23首),我觉得奇怪。半小时后,李站到台前,说:‘聚会时间已过了半小时,今天我所预备的信息,神扣住了。’”“神扣住了”几个字给人很深的印象。这在聚会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他们高举李常受:曾有长老说圣灵启示他们,“耶稣是以前的人,他不会再来救世人,而是李常受要再来拯救他们。”他们主张不用看圣经。他们认为信徒在颂唱诗歌中应不停地敬拜李常受。他们把150篇“你们要赞美耶和华”,改为“你们要赞美常受主”。他们扬言李常受是主是王、是万王之王,又尊贵又荣耀。

至于主再来和信徒应如何警醒预备,等候被提迎见主的事,几乎只字不提。这是典型的异端。除了神之外,我们不能高举任何人。耶稣在世时是高举父神;耶稣升天差圣灵降临后,圣灵在世上是高举基督的。我们千万不要跟从呼喊派这个异端。

相关文摘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