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保罗牧师的事奉足迹

2016-07-04 08:56 浏览量: 366 作者: MrJoshua 来源: 网络
摘要:沈保罗牧师(1917-2011)于2011年12月26日下午3时55分,离世荣归天家,在世寄居94年。沈保罗牧师出生于浙江湖州一个富裕家庭,16岁时放弃家业,奉献事奉主78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牧师,也是早

沈保罗牧师(1917-2011)于20111226日下午355分,离世荣归天家,在世寄居94年。沈保罗牧师出生于浙江湖州一个富裕家庭,16岁时放弃家业,奉献事奉主78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牧师,也是早年第一位在傈僳族人中传福音的华人宣教士。这次的劝勉真可谓是对中国传道人的临别赠言。

被视如珍宝的三少爷

 1917年夏,在浙江湖州一个富裕的家庭,三少爷诞生了,家中喜气洋洋,充满着欢乐的气氛。然而不久遭逢骤变,家主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接二连三患病去世,就只剩下这位三少爷!

 这男孩从此被视为家中的命根子,财产唯一的继承人,待他如珠如宝。他被送到私立的英语学校接受西式教育。然而,学校反而成了他恶作剧的天地,终日打架,喧闹,乐此不疲。青少年时更迷上赌博,因赌钱与玩乐让他无度地花费。

 父亲仍视他如珍宝,常把这少年人抱在膝上,然而也不免为这孩子担忧。父母无法改变他种种任性骄纵的陋习,唯有决定把他送到一位叔父那儿,叔父把这少年人带到教会。一天晚上,他紧闭双目,为逃避别人的目光,来回应讲员的呼召,作了他人生最重要的决定,成为了基督徒。

 放弃家业走事主之路

 回家后,信仰和家庭的传统习俗却产生冲突。一晚他和父亲一起吃饭(按家族习惯,只有男性才可在饭桌上用膳),这少年人向主谢饭,父亲见他竟为食物向自己以外的人感谢,怒火中烧,给了他一记耳光。要是以往,这少年必定大发脾气,但这次他却毫无反抗,这改变反令父亲十分惊讶。终于,父亲在离世前两星期也接受了主。

 父亲离世后,这位少年──就是往后我们所认识的沈保罗牧师,已经16岁了,他受感召要全时间事奉主。父母本来一心希望他学医,当寡母得知他违背父母的心意要去传道,气得把手上的茶杯摔在地上,跟他断绝母子关系,并除去他继承家业的权利。就这样,他穿着身上仅有的一套衣服,拿着小小的皮箱离开了家园。被家庭离弃使他必须完全紧紧地倚靠神。到了学校便自力更生,为同学理发和抄写手稿来赚取生活费;并发奋图强努力学习,最后终于从伯特利神学院毕业。

 生命受来华宣教士激励

 在神学院最后一年,沈保罗认识了一些服事偏远地区及少数民族的西教士。他稀奇,为什么只有西国同工愿意负起这向偏远同胞或少数民族传福音的任务;中国基督徒倒没人愿意去?他在祷告中领受到神的呼召,便进入内陆向他们传福音,甚至把头发剪得像他们一样,穿着他们的草鞋,学他们的土话。然而,有一件事他始终无法习惯:土著们吃饭,惯用舌头舔净饭碗。

 有一次,他跟土著和李崇德教士(Mr. Francis JuliusFitzwilliam, 1902-1940)一起用膳,谢饭时又想到土著们这种不合卫生的习惯,良久才有勇气说「阿们」,当他睁开眼睛,李教士已经把他那碗饭吃完了,他才羞愧得把食物立即吃进肚里!

 1940225日,李崇德教士因感染伤寒突然离世,当时未满38岁。沈保罗便和另一位汉族的青年传道把他安葬在园子里,并在墓前竖立一个木制的十字架,记念他为主摆上了性命。李崇德教士的生命深刻激励了沈保罗,他立志,再一次把自己献上,走第二段宣教路(参黄锡培着,《舍命的爱》第341页。)

 僳人的土地上,他开始用很多时间研读圣经,建立他一生对释经的热诚。但也像许多前辈一样,因当地不合卫生的生活习惯,令他患上肠胃病,最后必须离开他们前去就医。他到了中国内地会给单身男宣教士的语言学校疗养。休养期间常有机会跟其他宣教士及一位护士长踢球。这位护士长黄从洁很快便赢得了沈保罗的爱慕,令他经常留连在候诊室。最后,这位清贫的传道人终于得到从洁的芳心,用蚊帐亲手为她缝制婚纱。

 在艰难的岁月中坚守使命

 婚后不久,神就赐给他们两个孩子,可惜随着战争爆发,他们又没有任何宗派或团体支持,生活十分艰困。更不幸的是沈保罗再次患病,两边肺叶都染上结核病。卧床四个月中,不但面对死亡威胁,又担心留下身无分文的年轻妻儿。但他每晚仍勤背圣经。一晚他正背诵约翰福音三章16节,感到被提到天庭,在那里彷佛看到神和祂儿子谈论对世人的爱。因着重新认识到神的爱是何等宽广,助他突破了沮丧的心境。

 康复后,他们生下第三个孩子,家庭再添欢乐。然而好景不常,欢笑很快便变为哀伤。由于缺乏营养,孩子不久便夭折。悲伤的父亲唯有找来一些废木料钉成棺木,安放好那小小的身躯,在黑暗和雨夜中独自把棺木扛到家园后的山丘安葬。

 一日转机似乎到来,一份薪酬极好的翻译工作吸引着他。他便与妻子在煤炭炉旁分享前路;然而,妻子却提醒他有委身全时间事奉神的承诺。于是二人同心,再次屈膝主前,把前路交托神手中,重拾事奉的喜乐,一同唱诗赞美!

 赴亚洲及北美各地事奉

 后神再赐给他们两个女儿。及后又把他带到上海青年归主协会,成为区域总监。神使用这机构兴旺美国及中国两地的青年事工。他又与计志文牧师创办了中国布道会,并在城中建立新的教会。神把得救的人加添给这教会,使这位年青的牧者得着激励。31岁时,他被派到台湾植堂,带着妻子和四名年幼的子女去到台中。由两个家庭开始建立的教会发展得很快,除了牧养教会外,他还建立了一所圣经学校,并开始在台北及其他城市建立教会;又与妻子为有需要的孩子建立了儿童之家,让孩子们在他们夫妇二人的护荫下成长。至今这群孩子已长大成人丶成家立业丶有所成就,仍十分珍惜在台北颂主儿童之家的日子。

过多的工作令沈牧师再次病倒。这次是严重的心脏衰弱,虽然神最后医治了他,但却给他留下「肉身上的一根刺」,必须时刻倚靠主。1949年,在美国联合弟兄会赞助下,沈牧师被邀到美国进修。神又给他机会在西方人中间布道,后来英国及欧洲城市之门也为他打开。 1955年福音联合弟兄会进一步赞助他们整个家庭移居美国俄勒岗州。之后他们整个家庭穿州过省地旅行布道。孩子们最爱出席布道会,因为父亲会安排他们在说英语的教会中献唱中文诗歌。

 神继续使用他在美国及东南亚建立教会,并在五十年代来到香港,1968年建立了基督教颂主堂,后来又用了三年进修,在58岁时取得教牧学博士,并参与训练年轻一代的传道人。晚年时又出版《讲坛分享》,并写作解经书籍。

 爱妻离去承诺事主至终

 七十多岁时,沈牧师面对他人生最大的功课,就是他挚爱的妻子、生命的伙伴、最忠实可靠的同工病了,需要他常在身边照顾。妻子临终时,他在病床边恳求父神减轻她的痛苦,并承诺会事奉主直到生命的尽头。199766日上午六时半,这位与她共度了56年又三星期的伴侣,被主接返天家。

 妻子离世后这十年,他仍继续不断讲道,写作。虽然年迈软弱的身体,和伴随而来的情绪,有时会夺去他的专注,但他仍常常说:「何必为明天担忧?好好过完今天吧!」一个清晨,他在书房中写下了这样的祷告:「主啊,祢把我带来不会没有目的的,我只要谦卑顺服在的手下,安静地看祢如何行事。我得承认,有时我仍有软弱,盼望看见工作的果效。但求祢保守我,在没有什么果效时仍然忠心。在工作孤单时,体念在世的光景,好让我忍受环境的一切;在身体软弱时不自怜,反而肯去想到别人,帮助别人,解决他们的问题。阿们。」

相关文摘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