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的信心见证

2016-07-27 08:29 浏览量: 2190 作者: 美好 来源: 《信心的见证人》
摘要:(一)穆勒经常经历金钱上的困境,有时是长期的。  穆勒在个人,成百或上千孤儿,或他的分机构圣经知识社的经费,时常减少到只剩一英镑或一分,有时是零。故此,他们需要恒切地等候神

()穆勒经常经历金钱上的困境,有时是长期的。

  穆勒在个人,成百或上千孤儿,或他的分机构圣经知识社的经费,时常减少到只剩一英镑或一分,有时是零。故此,他们需要恒切地等候神,仰望他直接供应一切的需用。在事奉的一些期间,有好几个月或几年,他们的供应只能一个月供应到下个月,一周到下一周,一天到另一天,一小时到下一小时,信心在长期训练下,保持在活生生的操练中。

()他经历父神永不改变的信实

  困难虽长及艰苦,但从未一次未得著帮助,饮食虽然简单但从未缺一餐,也没有一次需用或缺乏未得天上来的供应和支持。穆勒曾说:“不只是一次,五次或五百次,在这六十多年有几千次,我们手头的钱不够一餐之用,甚至连食物,金钱都没有了。但神从未一次令我们失望过,我们家人或孤儿从未饿过或缺乏衣物。”从一八三八年到一八四四年是特别困难的期间,但在需要的时刻,甚至到最後的时刻,供应就来到。

  有一天,穆勒在他祷告之中觉得神要他回德国一次。他对神说:“有三件事,目前不能回去:一、若同师母去,三个孩子无人照顾;二、缺乏路费;三、需要一人代替管理孤儿。我不知道的旨意是否要我回去,如果是的,在这些事上就求预备。”在这以后,有一天,来了一个人,他认为托他管理孤儿院,再合适没有了;就对神说,有了一样,还有两件怎么办呢?不久又有一位师母要到他家住几个月,正好看顾他的孩子;第二样又有了。末了又有一人送他一笔个人费用(他从来不用工作的钱);第三样也有了。他就问神现在可以不可以动身。

()他经历到神作工在无数奉献信徒的心思、心肠及良心中。

  如果我们辛勤地研究他所遗留下来几千页的工作记录手稿,必定大有收获。我们可以看到神感动世界各地信徒,按照神自己的方式,有时是大笔的捐助,按调整好的数目,在准确的日期或时刻供应他们实际的需要。实际来说,从地球的这一头到另一端,有许多人从未与穆勒见过面,也不可能知道他们当时的需要。他们却在关键的时刻被神感动,奉献出一些款项或提供其他急需的帮助。从无数次的例子中,当他正跪著祈求神时,答应来到是如此的切时配合所祈求的,巧合的解释几乎不可能,使人不得不承认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

下面记载一个便士的供应:

  一八四一年秋,穆勒和同工们受到一个信心最重的试验,情形比较已往任何时期来得艰难。数月以前孤儿院中接到之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仍不断的献上,帮助有时却似乎是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的特别恩典。穆勒和他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们确蒙神的托住,毫不动摇,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便士,她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我必须给你。”谁知道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便士适可凑足整数,购买急用的面包。另有一次,需要八个便士,豫备下一顿饭,可是手头只有七个便士。待开奉献箱,发现只有一个便士,刚合所需。

()他经历到熟悉于仰望那位看不见的,而不他求。

  孤儿院每年的报告,使众人熟悉工作的历史与进展,使得每位奉献的人得知管家的工作,而非直接呼吁帮助。有时,因有很大的需要,穆勒觉得要保留不做例常报告,不让读者误为呼求帮助,免得失去伟大荣耀主的供应及保守。(例如一八四六──四八年报告中,没有一八四七年公开报告),在五月二十五,二十八及三十日他写道“几乎不够家庭开支”,“我们极其贫困等等”永活的神是这个唯一的保守者,无论是过去或现在。他不依靠世上最聪明,最有钱,最高贵及最有影响力的人。

单与神交涉的可能:

  一次,穆勒先生刚从德国回来,在主的工作上遭遇极大的经济窘迫。数日之后,接到一位时常捐助孤儿院的弟兄来函说:“你所负责的工作有否急需?我知道你从不求人,单单仰望你所事奉的主;可是答复人的询问,似乎有点不同。这是正当的。我愿意晓得你目前工作上的经济状况,请你通知我,目前你需要多少,或者将来盼望多少?”此时穆勒手中只剩二十七便士,有数百孤儿需要供应,但他回信说:“我感激你的爱心,同意你的意见,向人要款和答覆询问确有不同。但在我们这一边,我觉得没有自由可以向你报告我们的经济状况,因为在我手里工作的主要目的,在乎领导一些信心软弱的人看见,单单与神交涉是可能的。”覆信付邮之後,将祷告献给永活的神:“主阿,你知道为着你的缘故,我没有把需要告诉这位弟兄。现在,求你再一次的显明,单单向你吐露我们的需要是行得通的。所以求你对这位弟兄说话,使他会帮助我们。”神感动这位弟兄,送来一百金镑。款收到时两手正已空空。

()他经历到诚实地接受并运用所有的捐赠。

  他的工作是所有做神管家的榜样。当捐赠有任何不适当的情况,使得接受方面受到影响,不论当时的需要如何紧迫或不够,除非捐赠者的情况已被改正总不能接受。例如:捐赠团体有不合法的债务,欠了别人的债。捐赠提出一些限制拦阻了自由为神使用的原则。捐赠特别使用基金,为穆勒个人养老或机构将来使用。捐赠有明显贪图或不情愿,必要求他们减少奉献或退还。有些例子甚至是大笔款项,有许多团体被要求等候神的带领,更多的祷告,直到他们很清楚明白神的带领,才接受他们的奉献。

()他经历到极度谨慎,以免因在极端困难下疏忽,而使关心的大众受到伤害。

  各种团体的帮助者,容许他们与孤儿院有更亲密的交通。使他们明白孤儿院的工作,不只是一般的服务性工作,而是让他们进入一同祷告及舍己的学习。假如捐赠者缺乏这种认识,他们就无法从事帮助,祷告及有智慧的牺牲。但这种连系是非常严肃,并且经常要求他们绝不对外公开,不只是在严重的危机,连工作的任何需要都不得对外公开。解决需要的一个,且唯一的方法是那位听人呼求的神。在特别重大危机中,特别小心,免得眼目从神转到人们身上。

()他经历藉著祈求及信托神做大事,而信心胆量增长。

  信心是因着人的运用而彰显出它的能力,所以祈求一百镑,一千镑或一万镑,是与祈求一镑或一便士同样的容易与自然。他既经过训练而对神有了信任,神也考验了他的忠心(信),所以神要求他把自己交出来,从早期,为神照顾二十位无家可归的孤儿,一年开支二百五十镑;直到供应二千孤儿,每年至少支出二万五千镑经费的境界。只有藉着运用信心,我们得以持定在实际的舍己,另一方面来说,运用信心使我们失丧不信,使神的大能得以自由运行。

  总之,穆勒一生信心的见证,是要帮助人相信“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过去如此,现在更是如此。穆勒孤儿院的见证,不但见证了神的大能,也造就了当代许多传道人及信徒的信心。戴德生就是其中的一位,也为后来被神使用的传道人立下了按圣经原则、信心原则事奉神的榜样及模式。

相关文摘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