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平息你灵魂深处的恐惧?

2018-08-09 07:12 浏览量: 554 作者: 沙玉 来源: 教会微刊
摘要:约拿给出三个重要的信息:他是希伯来人、他敬畏耶和华、耶和华是创造者。

人心中的恐惧,究竟从何而来?如何才能消除这心灵深处的恐惧呢?本文透过《约拿书》的记载,帮助我们看见:惟有基督的福音,能使人从惧怕进入安息。

1.宗教与福音

有人说,宗教的出现是源自人们对自然和未知因素的惧怕,因着惧怕,人们便发明了各式各样的宗教,好通过这些宗教(确切地说,是透过利用不同宗教或民间信仰中的神明)达到控制自然、消除惧怕的目的。所以,每个国家、文化、地域都有宗教的存在。费尔巴哈和马克思说,人一遇到艰难就会呼天唤地,这就产生了宗教。就像约拿书中遇到风浪的水手们在风浪来临的时候,「水手便惧怕,各人哀求自己的神」(拿1:5)。惧怕使他们求告自己的神。按这种说法,恐惧所导致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宗教。

这种说法看似很有道理,事实却不然。宗教并不是由人对大自然和未知产生恐惧所导致的结果,相反地,人之所以会寻找神,是因为人心里本来就有「宗教的种子」(加尔文),所以在恐惧的时候才会主动寻找神明的帮助。

另一方面,「惧怕」这种情感,虽然会使人进入宗教领域去寻求神明的帮助,但是依靠宗教本身并不能解决人的恐惧。有时候,宗教不单不能除去人的恐惧,反倒是恐惧的来源。例如马丁·路德希望透过行善来得到永生,结果他因此长时间落在「行为不够好,不能进天国」的恐惧中。

我个人以前也是如此,我越是读《圣经》就越恐惧,因为我发现自己一个命令都无法彻底遵守,但是如果没有彻底践行律法,又怎能上天堂呢(我当时的想法)?对于宗教而言,神可能是一切问题的答案,也可能是一切问题的来源。因为对罪人来讲,只要上帝是真实、公义的,这就是一个永远醒不了的噩梦。公义的上帝必定要审判罪人的,这怎么能不令罪人惧怕呢?

那么,我们就要问,如何才能从惧怕进入安息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福音。一个人只有真正在福音里明白上帝在基督里对罪人的宽容与赦免,他才能不惧怕。基督来就是要「释放那些……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2:15)。

同时,福音带给我们的不只是让我们不惧怕,更使得我们能够真正的敬畏上帝,从而对上帝的敬畏带来真正的敬拜、安息和喜乐。这个过程就是和约拿同船的人所经历的。让我们看看,他们是如何改变的。

2.从惧怕死亡,到敬畏真神

无疑,因着狂风肆虐,水手们一开始的害怕和祷告都是为了自救而已,他们想要神明(强者)来搭救他们(弱者)。然而他们的祷告在此刻不管用了。穷则思变,于是他们开始找寻原因,终于透过掣签确定了灾祸的原因——约拿。的确,就是约拿给他们带来了灾祸,不过,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约拿不只是他们所经历的灾祸的来源。显然,水手们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问约拿:「众人对他说,请你告诉我们,这灾临到我们是因谁的缘故?你以何事为业?你从哪里来?你是哪一国、属哪一族的人?」(拿1:8)约拿回答说:「我是希伯来人。我敬畏耶和华,那创造沧海旱地之天上的神。」(拿1:9

约拿给出三个重要的信息:他是希伯来人、他敬畏耶和华、耶和华是创造者。这可能让水手们更加绝望了,因为他们得罪的是创造者——而这位神却不是他们所膜拜和敬畏的(在古代世界的观念中,谁的神厉害,谁的神就是真神),因此他们非常惧怕。如果纯粹只是风浪的危险还好,还可以用方法解决,但若得罪了神——那位不是自己一直以来所崇拜的(也就是说,自己拜错了),该怎么解决呢?

约拿就这个问题给出了答案:必须要有人死才行,而这个人就是他自己。他自愿为他们死,好平息神的愤怒。在古代的观念中,苦难和灾难都是由于罪的缘故,所以你会理解为什么约伯的三个朋友一直跟约伯死磕一个道理:人受苦是因为他犯了罪。这就是当时固有的观念。当然,神也暂时使用这种不完全正确的观念来启示一些重要的事情。既然他们相信大祸临头是因为罪,而罪又是他们自己的——约拿所信的可是创造天地的真神,他们这下便难逃一死了。可是,这时候约拿主动站了出来,他是至高神的先知,却愿意为他们死。这对他们来说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他们开始转离了假神,转而呼求真神耶和华,说:「耶和华啊,我们恳求你,不要因这人的性命使我们死亡,不要使流无辜血的罪归与我们,因为你耶和华是随自己的意旨行事。」(拿1:14)神真的听了他们的祷告,虽然他们杀了自己的中保——约拿把真神介绍给外邦人,也愿意替外邦人的罪而死——神还是没有灭他们,没有把杀死中保的罪归给他们,因为中保替代了他们所应当受的。

海在《圣经》中象征着死亡。当死亡接受了中保的代价之后,风暴便立刻平息了,水手们不必再面对死亡,因为约拿代替了他们。这时,他们的恐惧烟消云散,他们对神的回应是这样的:「那些人便大大敬畏耶和华,向耶和华献祭,并且许愿。」(拿1:16)可见,惧怕还在,但他们已经得到了安息(惧怕与敬畏在英文中可翻译为一个字),他们所惧怕的不再是死亡,而是真神,这是一个质的转变。

说到这,想必读者已经清楚我要讲什么了。这是一个从恐惧到安息,从自救到他救的故事。这个故事不只是告诉我们救恩透过身为中保的约拿临到了崇拜偶像的外邦人,也告诉我们,救恩是如何临到我们身上的;约拿就是基督的预表。

那么,如何才能从恐惧进入安息,从自救走到他救呢?答案是:对自己膜拜的偶像绝望吧!对自己的自救能力绝望吧!领受那位中保的死亡吧!让他的死亡带领你进入安息吧!让他代替性的刑罚使你进入平安吧!让他的牺牲平息你灵魂深处不灭的恐惧吧!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不必再害怕什么,除了神自己,就像水手们一样。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