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的出死入生

2018-11-27 06:56 浏览量: 419 作者: 王燕琴 来源: 基督徒生活网
摘要:他在江湖上出生入死,但当穷途末路时,耶稣带他出死入生。这是耶稣与文锦棠的故事。

他在江湖上出生入死,但当穷途末路时,耶稣带他出死入生。这是耶稣与文锦棠的故事。

加入抢劫集团

文锦棠出生于香港贫穷的木屋区,小学读了五年书之后,无心向学,常跟着黑社会的兄弟玩乐。过了两年,在十三、四岁时正式开始黑社会生涯,自此打架偷窃,惹事生非,都是家常便饭。到十七、八岁,由于认识一群有钱的朋友,锦棠开始羡慕住大屋开大车的富有人生活,便立志要赚大钱,让所有人都看得起他。只是学历有限,觉得就算努力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到那么多的钱。后来,经由朋友介绍,他加入了抢劫集团。

杀警员判死刑

第一宗案件非常顺利,分到了很多钱,但是钱来得快,用得更快。于是锦棠就继续与同伙抢劫,胆子也就越来越大。警察和保安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威吓作用。结果,在最后一次银行抢案枪战当中,他打死一名警员,打伤三名途人,获判死刑,那年他廿一岁。

最青春的廿一岁才是人生刚开始时候,但锦棠知道自己没有明天。死刑是犯案的代价,但他却不甘心,频频地询问未知的主宰:「我都没有好好活过,为什么就要死去?」他觉得很不公平,在绝望之余,开始在狱中打架闹事,发泄心中的沮丧与不满。

死刑改为终身监禁

等待死亡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如此漫长。没想到一年后,锦棠却得到特赦,由死刑改为无期徒刑,就是终身监禁。虽然说是特赦,对他而言却是更沉重的刑罚。终生,那是多长的日子?一个注定在监狱中终老到死的人,还有什么希望?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这样锦棠就浑浑噩噩地在监狱中过了十二年,没有将来,没有目标。有一天早上他醒来,看见空荡荡的囚房,发现生命中连一件值得回忆的事情都没有,他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还有多少个十二年?我还要怎样活下去?」当时在赤柱监狱有一间教堂,有人搬了一部电子琴来,锦棠自小对音乐有兴趣,只因家贫没有机会接触音乐,现在他抓紧机会,立刻报名参加宗教聚会。这样的聚会参加了两年,只是锦棠对信仰仍是一点不了解。每次当牧师在台上讲道,他和他的兄弟就在台下隐蔽处聊天。

参加监狱布道会

后来,教会获准到监狱开布道会,惩教处抽签选了十七个人参加聚会。奇妙地,这十七个人都是杀人犯。关于这个聚会,锦棠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超级的沉闷,大家对耶稣的道理,都十分抗拒。但是牧师有一句话,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他说:「主耶稣基督为我们出死入生!」听到牧师这样说,当下众人都觉得很反感,因为黑社会的兄弟们都是讲义气,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怎么这个牧师讲的耶稣却来个「出死入生」,牧师一定讲错了,引来大家一阵喧哗。只因为当时有三十多个狱警在场,众人只有拼命忍耐,才没有拆了牧师的讲台。

虽然教会弟兄姊妹花了两年时间,殷勤探访,给予锦棠许多鼓励与安慰,但这一切都未能打动他的心。因为他只相信亲眼所见,亲身所经历的。看似没有什么果效,但耶稣却开始静静地在他的生命动工。祂安静地垂听锦棠的祷告,不着痕迹地印证,祂就是他生命中期待的倚靠。

第一次祷告耶稣

有一天,锦棠坐在探访室里,觉得很无聊,便瞪着四围的墙壁发呆,当他看见白色的隔音板时,突然有一个念头,觉得很像录音室,如果用来弹琴唱歌一定很棒。那阵子教会的弟兄姊妹常常鼓励他祷告,他也没想到要祷告什么,不过那一天不晓得为什么他突然想试试耶稣灵不灵验,于是在心里对耶稣说:「耶稣,他们都说你很厉害,那我想知道你是不是那么厉害。如果你那么准,做到我心里所想的,那我就相信你是存在的。」祷告后,锦棠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一个月后,教会弟兄姊妹们又来探访他们,刚好看见某个房间有吉他,于是包括锦棠在内的一群人便拿了吉他,大摇大摆从监仓走到另外一边的探访室。在当时,监狱管理十分严格,基于安全理由没有狱方的允许,犯人连一支笔都不能随意带在身边。但是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的狱警和铁闸,竟然没有任何人拦下他们或质问去处。最后他们走到了探访室,之后每个月就在那里弹琴唱歌。

这件事之后,锦棠的心中开始有两个声音,一个声音是温柔而微弱的,告诉他耶稣已经回应了他的祷告,祂是真神。而另一个声音,则巨大又鄙视地说,这不是真的,这只是巧合而已,没什么了不起。困扰了很久,锦棠决定再做一次祷告,确定耶稣是不是真的。

更大胆的祈祷

第二次祷告,锦棠像是跟一位朋友聊天似的对耶稣说:「耶稣,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看看你的神迹和你的大能,让我一生一世都相信你是真的。赤柱监狱是不允许在这里弹奏电子吉他或其他的电子乐器,如果你能让我在这里弹奏电子乐器,我就相信你是真的,我要一生一世相信你。」很奇妙地,两个礼拜后,教会的弟兄姊妹带着一大堆设备来到监狱,他们对锦棠说,知道他和其他狱友写了一些歌,希望可以由他们亲自演绎这些感人的歌曲,录下来给教会其他弟兄姊妹听。 

当所有设备放好又调校妥当之后,锦棠用力弹奏手中的电子吉他,那声音不只震撼了他的听觉,也震撼了他的内心,耶稣成就了他所求所想,只为向他显明,祂就是他的主,是爱他、了解他的那一位神。那一晚,他接受耶稣成为他的救主,他从来没有经历那么大的释放,从此他对生命开始有了盼望。

其他无期徒刑的狱友,开始感觉到锦棠的改变,于是讥笑他充满盼望的样子,也挑战他的喜乐和开心,常常有人对他说:「你和我们不都是无期徒刑吗?不都是终生囚犯吗?我们还能做什么?你在开心什么?」当别人质疑他,他就跟他们讲耶稣,其他犯人听着觉得很无趣,从此也懒得再理他。狱方每一年都会针对每位囚犯写一份报告,一年又一年过去,他本分地做好每件囚犯该做的工作,虽然环境没有什么改变,他却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光明,很有希望。

廿五年后终出狱

有一天,一位狱警对他说,从来没有想过可以把一个犯人的报告写得这样好。没有多久,他就接到通知,无期徒刑又再次被特赦为有期徒刑。他知道这是神为他开道路,给他机会重新好好做人。一九九七年十二月,耶稣带着他离开住了廿五年的监狱,在狱警祝福声中,囚友的欢呼声中,踏出了监狱的铁闸。当时,整个监狱都因为这件事震动了,有人问:「他为什么可以出去?」

一个跟他不错却不相信耶稣的好朋友,竟然大声的代他回答:「因为他信了耶稣,他改变了,所以可以离开了!」廿五年的监狱生涯之后,那一刻众人的鼓励和祝福陪着他走到最后一道围墙,只是一墙之隔,自由的空气闻起来竟然是那么芬芳可贵。

在校园作见证

出狱之后,锦棠先后在几个基督教机构工作,原本只是想安定本分地工作,没有想到在神的带领下可以到处去传福音。神特别使用他到许多学校向学生传福音、做见证,希望帮助更多像他一样的孩子。六年的时间,锦棠先后拜访过本港超过460间的中学,也到过澳门与香港的几所著名大专院校,分享他用生命换回来的人生体验。其中最特别的是,他小时候曾经立志当警察,却误入黑社会成了抢劫杀人犯,没想到出狱之后,神竟然幽默地把他带去警察学校,每周一次参加讲座,让他跟曾经对立的警察,分享自己的体验。

心里最疼的人

锦棠最敬重的,是当年一直不放弃探访他的教会弟兄姊妹,若没有他们爱的坚持,他认识不了这位带他「出死入生」的好兄弟——耶稣。至于家人,最感谢的是一路对他不离不弃的母亲。年少轻狂时,他看母亲的殷殷叮咛为唠叨。入狱后,所谓的「出生入死」的兄弟没有一个来探访他,倒是老母亲风雨不改地带来关怀与温暖。最舍不得的是大女儿,她在他入狱后出生,因为有一个坐牢的父亲,孩提时代受尽冷嘲热讽,成年后又因为父亲的缘故,工作上有了许多限制。在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却不能在她身边保护他,这是做父亲的一辈子最大的遗憾与歉疚。而生命中最大的惊喜,是现在的太太在电视上看见对他的采访,竟然对他有了好感,还愿意下嫁给他,跟他一起服事神。

一段肺腑之言

现在锦棠最关心是神的国度,特别是青少年,他说:「其实孩子们最需要的就是爱,许多的父母习惯用物质去补偿,用成绩去评价,然后当孩子达不到期望,便责骂他们。其实孩子们需要的是爱、关怀、鼓励、肯定和认同。最想读好书的孩子,就是读不好书的孩子,但是当孩子被父母、学校、社会贴上标签,他们就受伤,容易自暴自弃。现在的社会多元化,做青少年工作不适合用过去教条式的方法,如果教会能设计多元化的活动,帮助青少年得到适当团体的认同,使个人有成就感,这样的青少年工作就能吸引更多的孩子到教会来。」

今后的服侍

锦棠从去年开始,放下收入稳定的工作,加入以勒布道团,决定与耶稣一起找寻失丧的羊,见证天父的慈爱,并且更多用自己深刻痛苦的人生经验,去祝福更多迷失的孩子,给他们指引。 

从出生入死的死囚犯,成为今天出死入生的青少年工作者,锦棠默默为耶稣努力。耶稣和他相知相惜的过程,令人想起了以赛亚书的一段经文:“我看见他所行的道,也要医治他,又要引导他,使他和那一同伤心的人再得安慰。”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