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最好的时间来亲近上帝

2018-11-30 07:31 浏览量: 630 作者: 邦兹(E.M.Bounds) 来源: 《祈祷出来的能力》
摘要:那些在品格上将基督表现得最完全的人,以及那些带领人归向主最有能力的人,都是用很多时间亲近神的人。他们的祈祷成了他们生活中的突出点。

一个被称为祈祷的传道人的祈祷,并不是少许的祈祷,好象食物中加入一点味素一样,祈祷必须构成了他的血与骨。祈祷不是琐屑的一种责任,占着角落里无足轻重的地位。不是仅用一点从其他工作里勉强抽出的零碎时间就可以的,乃是用我们时间的最好部分与中心部分来祈祷,并且需要用力。

祈祷和内室,不是沉没于研究之中或浸濡于工作计划之中的书房,内室第一,研究、工作第二。研究与工作,都因内室而成为新鲜与有效。那能影响工作的祈祷,必然给予其人以特殊的格调;那使品格获得特点的祈祷,决不是舒适轻松的或匆忙所作的祈祷。

他必须强烈地进入心灵中与生活中,像基督“大声哀哭流泪祷告”一样(来 5:7)。它必须将心灵引入一种深切的愿望而生出的痛苦之中,像保罗一样。他必须成为内在的火与力像雅各所说的“恳切祷告”一样。它必须有一种品质,当放在金香炉中向神献上的时候,能产生大能力的属灵的生产之苦与彻底的更新。

祷告的时间

“基督教的伟大领袖们与教师们,都在祈祷内发现了他们所得亮光的最高泉源。”就圣公会来讲,安德烈会督每日在膝上过五小时。那些在教会历史中使人类生活更加丰富美好的、最伟大而实用的决心与行动,都是在祈祷时获得的。——里登

不错,按照事理来说,许多私人的祈祷必须简短;公众面前的祈祷也必须不要过长;简短而诚恳的祷告满有它的地位与价值。但是在我们私人与神相交中,时间的长短与祈祷的价值很有关系。多用时间与神亲近,是使祈祷成功的秘决。那感觉大有力量与作用的祈祷,是长时间与神相交的直接产物或间接产物。我们的短祷所以有作用与效果,是因为先已有了长时间的祈祷。短而产生能力与效果的祈祷,不可能由一个未曾在长时间继续祷告的强烈挣扎中向神有能力的人所发出。如果雅各没有经过整夜的摔跤,他就不能获得信心的胜利。

一个人不能藉着偶然的会见神,而成为他的深交。神不能把他的大恩赐,加给那些匆忙而来又匆忙而去的人。常常独自与神同在,是认识神与在他面前有能力的秘决。神接受那认识他的人由信心所发坚持的恳求,而予以应允。神把最丰富的恩赐给予那些以继续不断极诚恳的祈求证明他们对这些恩赐的欣赏,与获得它们之强烈愿望的人。

基督在这一件事上作了我们的榜样,他时常整夜祷告。他有常到的祈祷地点。许多长时间的祈祷,造成了他的历史。保罗昼夜祈祷,但以理必须在许多重要的事务上割取时间,才能每日祈祷三次。大卫的早晨、中午与晚间的祈祷中,无疑的有许多次是延续得很长的。

我们虽然在圣经中没有看见这些圣徒们祈祷时间长短的记载,但是我们却有各种暗示,知道他们用很多的时间祷告,并且他们惯于在某些时候特别长的时间地祷告。我们决不是说,他们祈祷的价值是以钟点来计算的,乃是说我们深感多多独自与神同在的必要。并且知道,如果我们的信心尚未产生这种表现,我们的信心就是微弱浮浅的一种。那些在品格上将基督表现得最完全的人,以及那些带领人归向主最有能力的人,都是用很多时间亲近神的人。他们的祈祷成了他们生活中的突出点。

西缅查理士将早晨四时至八时的时间献给神。卫斯理约翰每天用两个小时祷告,从早上四时开始。认识他极清楚的一个人说:“他认为祈祷比任何其他的事更是他的工作,我曾经看见他从内室出来,带着宁静满足的面容,几乎发光。”费莱契约翰祈祷时的呼吸,使他内室的墙变色。他有时整夜祈祷,他的祈祷是时常的,又带着极大的热切,他的一生是祈祷的一生。他说:“如果我没有将心向神举起,就不肯从坐椅上站起。”他与朋友见面时总问这一句话:“你是在祈祷么?”

马丁路德说:“如果我没有在早上用两个钟头祈祷,撒但就在这一天得到胜利。我的工作如此多,以致我若每日没有三个小时的祷告就不能继续工作下去。”他有一句格言:“祷告得好的人,学习(研究)得好。”雷顿大主教亲近神这样多,好像时时都在默想。他的传记里说:“祈祷与颂赞是他的工作与乐趣。”肯恩会督因为亲近神甚多,所以有人称他的心灵,是“恋慕神的心灵”。他每晨在时钟敲三下以前,就起身祷告。阿斯伯利会督说:“我计划早晨四时起身,尽我的力量这样作,用两小时祈祷默想。”阿斯费的敬虔所发的馨香之气今日尤浓,他早晨三时起身祷告。阿蓝恩四时起身祷告至八时。如果他听见有商人在他以前起身作事,他就说:“这使我感到惭愧!我的主人所该得的,岂不应比他们的主人更多么!”

那学会了“祈祷之生意”的人,可以从天上永远丰富的银行里随意支取,不被拒绝。苏格兰最圣洁有恩赐的传道人说:“我应该用每天最好的时间来亲近神。这是我最高贵,最结果子的工作,决不可被放于角落里。早晨六时到八时是最安静不受搅扰的时间,应该用在祈祷上,午茶以后又是我最好的时间,应该肃静的献与神。我也不应放弃睡觉以前祈祷的良好习惯,但是必须留神提防睡意侵入。当我夜间醒来的时候,应该起身祈祷,早餐后可以将一点时间用在祈祷上。”这就是麦克世牧师的祷告计划。循道会最初那一班可纪念的人,在祈祷上使我们羞愧:“早晨四至五时,私人祈祷;下午五至六时,私人祈祷。”

威尔世约翰,苏格兰的圣洁而令人希奇的传道人,如果没有八小时或十小时祈祷,就觉得这一天过得不好,他预备好一件格子绒的外衣,在半夜起身祈祷时披在身上。当他的妻子发现他卧在地上流泪的时候,就要抱怨,他说:“妇人啊,有三千灵魂我要负责,其中有许多人,我不晓得情形如何!”

早起寻求神

我应该在与任何人见面以前先祈祷。当我睡得长,或与他人早见面的时候,就常常要在十一或十二时才能开始内室的祈祷。这是要不得的一种办法,是不合圣经教训的。基督在天明以前起身到旷野地方去祈祷。大卫说:“我要在早晨寻求你”,“你在早晨的时候必听我的声音。”

如果祈祷得晚,继之而来的家庭礼拜就要失去许多甜味与能力。也不能使那些来见我,希望从我得益处的人蒙恩。我的良心感觉不安,心灵未得粮食,灯也没有整剪。在太晚的祈祷中,心灵常在一种不和谐的状态之中。所以我觉得每日以神为开始,是最好的一种办法——在我的心灵靠近别人以前,先靠近神,先见他的面。——麦克世

那些在世上为神作得最多的人,是那些早起跪在膝上的人。那些将清晨新鲜的好时光消费于其他事务上的人,他们一整天再寻求神就难有进展。如果神在我们早晨的思想与努力中不占第一位,那么在其余的时间中,他就占末位。

在早起祈祷的后面,是那催促我们寻求神的热切愿望。早晨的涣散与懒洋洋的情形,显示一颗向神疏松涣散的心。在早晨寻求神上落后的人,他的心已经失去了对神的爱慕。大卫的热切寻求亲近神,他向神如饥如渴,所以在黎明以前起身寻求神的面。被窝与睡眠不能系住他,使他不起身热切的亲近神。

耶稣基督渴慕与神相交,所以在天明以前起身,到旷野或山上去祈祷。当门徒们醒过来,深深以自己的纵睡为可耻的时候,他们晓得在那里可以找到他,因为他们知道他所常去的地方。我们可以研究一下那些有能力领人归向神的人物,就会发现他们都是早起寻求神的人。

有亲近神的愿望而不能斩断贪睡的锁链,表示这愿望只是很微弱的一种。这种愿望的力量,即使让它充其量的发挥出来,也不能为神作什么大事。寻求神的愿望,如果在一日的开始,就远落在撒但与世界的背后,整个的一日中就不要想能再赶上来。

这并不是说,仅仅早起就能使人向前成为神军队里的将军,主要的乃是那能断开一切放任自己之锁链的热切愿望。早起能将力量、发展与出口给予这愿望。如果那些被神使用的人放任自己而贪睡,这愿望就要被消灭。这愿望唤醒了他们,使他们为神奋力向前。对于这召唤的顺服与行动,使他们的信心得以紧紧握住神,便他们的心灵获得神的最甜蜜最完全的感动。这种信心的“握住”,与心灵所接受的完全感动,就使他们成为特殊的圣徒。

他们的圣洁所发的光辉已经传递给我们,我们今日仍能享受他们的战利品。但是我们常常只会举起欣赏之杯来享受,却没有作他们所作的。我们建造他们的坟墓,为他们的墓刻铭,但是不肯效法他们的榜样。

我们今天需要一班寻求神的,早起寻求神的传道人们,肯把每日晨露降落时最清新的时间献给神,因而获得神所赐清新与丰满的能力。神向他们成为晨露一样,这晨露充满了喜乐与能力,在每日的炎热与劳苦中与他们同在。我们在亲近神上的懒惰,是我们显著的罪。今世之子比我们聪明的多。他们朝夕工作,但是我们并没有以热切与殷勤来寻求神。没有一个不紧紧跟住神的人能够得着他,没有一个不在清早跟住他的人,能紧紧跟住他。

短促祷告的损害

“这继续不断的职务上的匆忙,与交往上的匆忙,破坏了我的心灵,也破坏了我的健康,我巴不得多有更早的灵修时间。我怀疑了我已养成一种少做属灵操练的习惯,例如个人灵修、默想、读经等。所以我的心灵冰冷、刚硬、荒脊。我最好每日用二小时或一小时半在灵修上。我过去睡得太迟,以致早上只有匆匆半小时的时间用在自己的心灵上。

无疑的,一切伟大的良善的人的经验,都确定了一件事:若没有合宜的独自灵修的时间,心灵就荒瘠软弱。一切都可能籍祈祷完成——我愿称之为全能的祈祷——为什么不能?祈祷是全能的,因为它是慈爱与真理之神的定命。既然如此,祈祷吧,祈祷吧!”——威伯甫司。我们的灵修并不是用时钟来计算的,但是时间确与它的本质有关。能等候、久留、用力,是在与神相交上很重要的条件。

匆忙,无论在什么事上都是不宜而有损的,尤其在与神相交上,其损害程度达到可惊的地步。短短的灵修,对于深度的敬虔等于毒疮。安静、属灵的握住与力量,永远不会与匆促连在一起。短短的灵修减少属灵的壮力,阻止属灵的长进,掘空属灵的基础,使属灵生活的根与花枯萎。它是灵性后退的泉源,浮浅之敬虔的确象:它欺骗人,它使种子腐烂,使树叶生虫,使土壤瘦脊。不错,圣经里面所记载的祈祷是短的,但是那些祈祷者,在神面前有很长的甜美和摔跤时间。他们藉不多的几句话得胜,但是其背景却是长时间的等候。圣经所记载摩西的祈祷虽短,但是他四十昼夜禁食向神作有力的呼求。

以利亚祈祷被收缩于短短的记载中,但是无疑的,他与神有长时间的崇高的相交与如火的挣扎,然后才能带着满有把握的勇气对亚哈王说:“这几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不下雨”(王上 17:1)。圣经中所记载保罗的祈祷是短的,但是他“昼夜竭力祷告。”主祷文是神为了幼稚的嘴唇所留下的祈祷缩影,但是基督耶稣在完成工作之前曾多次整夜祷告,他这样的祷告,就使他的工作完美无瑕,使他的品格表现出神性的丰满与荣美。

属灵的工作是劳苦的工作,人极不愿作这样的工作,真正的祈祷,需要付上高的代价,真诚而有强度的注意力,长的时间,这是血肉之体所不喜欢的。只能少数人具有这样强健的质素。虽然他晓得表面的工作在人眼前一样混的过去,但是肯付上这样高的代价。

我们惯于贫穷可怜的祈祷,而觉的不错——至少它维持一个像样的嘴脸,使良心平安,但它是麻醉品中最可怕的一种!我们可能轻忽自己的祈祷生活,直到根基倾倒的时候才看清它的危险。匆促的灵修造成脆弱的信心、低微的信念、可怀疑的敬虔。与神同在的少,就等于在神的事工上微小。减短祈祷,这使整个属灵的品格收缩、贫穷、疏懒。

需要用许多时间神才能充分的注入祈祷者的心灵中,短短的灵修将神的流入之道切断;需要用许多时间才能获得神充分的启示,匆忙将这画面破坏。马丁亨利惋痛地说:“传道人缺少灵修性的读经,祈祷的时间短促,只将时间不停止的用在讲章上,这样就造成了他的心灵与神之间的陌生与距离。”他认为他过去将太多的时间用在公众面前的职务上,将太少的时间用在独自与神的会晤上。他深受感动,愿将时间分别出来,用在禁食与诚恳郑重的祈祷上,其结果显明于他的记录中:“今晨得到力量祈祷二小时。”

身历数代帝王的贵爵威伯甫司说:“我必须用更多的时间独自灵修,我的生活太过于向外。灵修时间的减少使心灵饥饿,日渐瘦弱无力。”关于他在英国国会中的一次失败,他说:“让我记下我的悲伤与耻辱,这一切大概都是因我减少灵修时间而发生的,所以神容我倾跌。”他的救药是在早晨有更多灵修的时间。

早晨用更多的时间祷告,会像魔术一样使许多衰败的属灵生活复兴,重新得力。早晨用更多的时间祈祷,将要在圣洁敬虔的生活上显出它的功效。如果我们的祈祷不是如此短促匆忙,圣洁敬虔的生活就不会如此之难,过这种生活的人也不致如此之少。如果我们留在内室的时间加长加强,基督化的温柔馨香的性格,就不会如此难寻,而有更多的人可以承受。

我们生活得贫穷而不洁,因为我们祈祷得低陋。用多量的时间享受内室的丰宴,就会把肥油骨髓带入我们生活中。我们能在内室中停留在神面前的程度,就是我们在内室以外与神同在的程度。在内室中匆促的停留是虚幻无益的一件事。我们受到它的蒙蔽,并且在许多事上与属灵产业的承受上,因它而蒙受损失。久留于内室中,使人受教、获益,得胜。伟大的胜利常是在神面前伟大等候的结果——等候直到言语用尽。无声与忍耐的等候终获冠冕。耶稣基督着重的话:“神的选民昼夜呼吁他,他纵然为他们忍耐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么?”(路 18:7

祈祷是我们所能做最大的事,为要将它做得好,必须有安静、时间、尽力等各种条件,不然它就沦为最低陋卑微的一件事。真正的祈祷产生最大永久的效果,假如可怜的祈祷获得最小的效果。我们不可能真正祈祷的过多,假祈祷则愈少愈好。

我们必须重新学习认识祈祷的价值,重入祈祷的学校。没有其他的事比祈祷需要用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如果我们想学会这奇妙的艺术,我们决不能只从这里那里抽出一点零碎的时间来祈祷。儿童们可以唱“与耶稣稍谈”,但是我们必须用铁腕抓住每日最好的时间,用在祈祷上,不然就没有获得称得起祈祷的祈祷。

但是,今天祈祷的人很少。祈祷的威名已经被传道人所贬损。在匆忙的今日,在电与蒸气时代的今日,人不肯多用时间祈祷。有的传道人只将祈祷文读出或背出,当作他们职务上的一个节目。但是有谁奋起紧握住神?谁像雅各那样祈祷,直到得到冠冕,被称为有能力如王子的祈求者?谁象以利亚那样祈祷,直到自然界中被封起的各种力量被解开,饥荒的土地,象神的园子一样开花?谁象主耶稣那样祈祷——在山上整夜祷告?

祈祷已成为过时的、失落的艺术。这一个时代最大的恩人,就是那使传道人与信徒重新祈祷的人。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