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差传心

2019-01-07 07:27 浏览量: 689 作者: 彭召羊 来源: 网络
摘要:主耶稣说了两个「差遣」:第一个差遣是父神差遣耶稣来到世上,祂的使命是成就十字架上的救赎,这个使命已经完成。第二个差遣是复活的主耶稣「照样」差遣门徒,这是祂的使命的延续。

每次参加华人差传大会,我的心都被数以百计的弟兄姐妹走到台前献身宣教而深深感动,每年也都期盼在圣诞节之后参加由基督使者协会主办、各地华人教会协办的华人差传大会,不管是在美东、美西、还是美南。「差传」是个充满活力的字眼,「差」和「传」有两个动作。复活的主耶稣第一次向众门徒显现时对门徒说:「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二十21)主耶稣说了两个「差遣」:第一个差遣是父神差遣耶稣来到世上,祂的使命是成就十字架上的救赎,这个使命已经完成。第二个差遣是复活的主耶稣「照样」差遣门徒,这是祂的使命的延续。父差子到世上是福音,子差门徒到世上是传福音;父差子的目的是钉十字架,子差门徒的目是传十字架。「差」和「传」很准确地表达了主耶稣赐给我们的宣教使命。

在父神永恒的旨意里,主耶稣是第一个被差遣来到世上的「使者」(来三1)主耶稣「使者」的职分提醒我们,基督信仰是一个关乎差遣的信仰,我们每一个重生得救的人都是福音的使者,肩负着与生俱来的差传使命。笔者在校园服事,深深体会到校园事工就是差传事工。我们只有领受呼召,带着使命进入校园,活出差传的生命,我们的事工才有活力。

校园差传,复兴教会

神把大批的中国学生学者带到北美,校园成为了我们身边巨大的宣教工场。七年前,一家华人教会差派我和我妻子去开拓北卡州立大学(NC State University)这个校园工场。教会离校园不远,神把这个校园宣教工场摆在教会门口,弟兄姐妹们不需要飘洋过海,只要走出家门就可以宣教。二十年前,这间教会的兴起就是因着这样一个校园宣教的异象。后来教会牧者被主接去,校园事工停了下来,教会增长也遇到了瓶颈。我们和教会的弟兄姐妹同心祷告,重拾校园宣教的异象。教会的学生同工已经断层,我们就从新开始进入校园,建立学生团契。去机场接新生,开放家庭接待学生,家庭轮流为学生聚会做饭,组织年轻人的乐队参与教会诗班事奉……弟兄姐妹们为学生的需要代祷关怀,教会上下一心,人人宣教,活泼喜乐,面貌一新。领人信主,训练门徒,栽培同工,进入事奉。不但教会年轻的面孔多了,弟兄姐妹也因为宣教的事奉而变得年轻、火热,灵命得到更新。教会从安于现状、停滞不前,进入新的增长期。

宣教给了弟兄姐妹一个服事操练的工场和灵命成长的机会。一个差传的教会,是一个活泼的教会,也常常是灵命旺盛、增长迅速的教会。反之,不热心差传的教会则越来越沉闷、萎缩。今天北美很多传统教会老年化萎缩就是一个清楚的提醒。

差传是以神的国度为异象。以校园宣教为例,学生学者的福音事工有三个特点:周期短,投入多,见效慢。常常开始见到果效的时候,学生便要毕业离开了,所以校园差传是一个付出的事工(人力、物力、财力),似乎看不到果效或果效不大。但当我们把眼光放远就不难发现,校园差传是一个国度的事奉,是长远的投资。虽然我们播的种子好像刚刚长好,结的果子才刚刚尝到甜头,神就把他们带到别的地方去了,但他们却成了所去之地的教会和团契的祝福。同样,神也把从其它校园毕业、寻职来到本地的弟兄姐妹和对校园事工有负担的同工带来教会,因为他们是校园宣教结出来的果子,校园差传的异象吸引他们来一起服事。笔者在北卡州立大学的经历就是校园差传和教会增长良性互动的见证。

建立教会,差派门徒

差传不只要走出去,更是要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复活的主耶稣特别和门徒们约定在加利利的山上见面。「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8-20) 这是我们所熟知的大使命,但有时太过熟悉反而没有做到位。主耶稣赐给我们的大使命在希腊原文有四个动词,主动词是一个命令:「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其它三个动词「去」、「施洗」、「教导」是副动词,用来修饰主动词。所以,差传不仅是「去」、「施洗」、和「教导」,更是要「使万民做主的门徒」。

如果说校园差传有一个秘诀,那就是建造门徒。四年前,我们被母会差派来到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UNC Chapel Hill)开辟一个新的工场,在校园植堂,建立一个学生学者型的教会。我们在神面前祷告,清楚领受到一个「三级跳远」式的校园差传异象:第一步是去到校园,把学生学者带到神的面前;第二步是建造他们,使他们做主的门徒;第三步是在教会操练服事,在他们离开校园时作为宣教士来差派他们。过去四年,我们「去」到校园传扬福音,为上百名的学生学者「施洗」,并扎实做好门徒培训,「教导」他们遵行神的话语。新建立的教会成为一个训练工场,操练弟兄姐妹们的灵修祷告、带领查经、谦卑服事、教会委身、十一奉献、为主受苦、国度宣教等属灵的功课。在学生毕业和访问学者回国时,我们不是开欢送会,而是开差派会,把他们作为宣教士差派到下一个工场。

近年来,莘莘学子潮水般从海外学成回国。截至2017年底,留学归国人数已超过313万,仅2017年就有48万。我们所在的校园有许多弟兄姐妹都选择回国,但他们是带着使命回到国内,「毕业」就是「差遣」,「海归」就是「宣教」。回国前我们征召他们成为特约同工,差派他们回到国内,成为海归宣教士,在国内建立海归网络,协调海归事工。他们有的融入当地教会,得到接纳,并参与事奉;有的带领海归沙龙、海归小组、海归团契等,这些灵活多样的海归小区团体,成为其他海归学子的祝福,有的成为建立新教会的雏形(尤其是在家庭教会薄弱的二、三线城市)。

回到广州大学城的一对夫妇很快在家里开始了一个查经小组,又在校园找到另外一位海归老师一起做门徒培训,传扬福音,领人归主,他们从「五朵金花」长到「圣灵九果」,又长到「十二门徒」。今天,他们已融入校园附近的一个家庭教会。

来到上海的一位杜克毕业生找到曾在杜克基督徒团契的一位老师所在的家庭教会,在那里继续长进和学习事奉。这位老师一家来到复旦大学时,先是融入附近的一个家庭教会,后被差派植堂,开创了一个新的教会,成为了海归学子们属灵的家。来到北京的一位姐妹很快找到自己喜欢的团契和教会,她生命信仰的见证不但影响她身边的同事,甚至影响她的上司接受福音并受洗成为基督徒。感谢神为我们在北京许多高校和家庭教会预备了像这位姐妹一样的海归门徒,成为来到北京的海归学子的祝福。

过去四年,我们差派回国的弟兄姐妹遍布各大城市,他们成为了我们的海归种子,能结出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的果子来!

短宣差遣,直到地极

复活的主耶稣在升天前最后对门徒说:「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7-8)最后交待的话都是重要的话,主耶稣升天前的嘱咐振聋发聩。我们不知道主耶稣什么时候再来,但有一件事是我们现在要去做的,就是要从本地到地极去为主作见证。

在教会宣教历史上,学生差传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十七世纪的早期敬虔主义运动开启了大学生宣教的先驱,第一个正式的超教会差会产生在当时敬虔主义运动中心的德国哈勒大学(Uni Halle),有六十多位大学生前往海外宣教。曾在哈勒大学任教的亲岑多夫(Zinzendorf)后来建立了莫拉维亚教会,以普世宣教为己任,先后差派了三千多位宣教士到海外宣教,包括西印度群岛、格陵兰、非洲、及美洲,带动了近代宣教运动。

神从一开始就使用了一批有献身热忱的精英知识分子参与差传运动。最早来到中国宣教的利玛窦(Matteo Ricci),以及随后的汤若望(Schallvon Bell)、南怀仁(Ferdinand Verbiest)等,他们都是满有学识的早期修道士,精通天文、地理、历法、和西方科学,吸引了很多人来领受福音,数以千万的人受洗归主,其中不乏达官显贵,比如明代高官、后被称为「中国现代科学之父」的徐光启。借着这些早期菁英宣教士们,福音得以在中国这块坚硬的土壤扎根。

进入十九世纪,学生差传运动爆炸性展开,成千上万的大学生投入宣教。著名的「剑桥七杰」(Cambridge Seven蒙召献身到中国宣教,在英国掀起学生参与宣教的热潮。剑桥大学的查经、祷告、传福音的学生事工模式成为现代学生福音事工的样板,英国各大学纷纷成立类似剑桥的校园团契和学生宣教团体。这一学生福音运动很快传到了北美,产生了「草堆祷告会」(Haystack Prayer Meeting)和「黑门山百人团」(The Mount Hermon Hundred)这样由学生发起、但改变了整个美国宣教历史的里程碑事件,引发了美国海外宣教运动,带来教会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差传运动,就是现代北美的学生志愿宣教运动。「学生志愿宣教运动海外布道团」(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s)先后差派了两万多名学生志愿者到海外宣教,经历二战也未曾中断。

风起云涌的学生差传运动也在烽火连天的抗战年代传到中国,在这片尸横遍野、灾难深重的土地上,千千万万的学生在基督里找到盼望。神差派了赵君影、贾玉铭、于力工、艾得理这些福音使者,在大后方的大学校园向学生传扬耶稣基督。「中国各大学基督徒学生联合会」在1945年和1947年两次举办全国各大学基督徒学生夏令会,神在其中兴起了滕近辉、陈终道、焦源濂、边云波等一批学生领袖,他们后来都成为中国教会神所重用的仆人。今天,这些前辈都已被主接去了,新一代的学生领袖将在我们现在所服事的80后、90后、00后中间被神兴起,一个新的学生差传运动正在到来。

神把我们摆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代,我们怎样预备好新一代的门徒参与神国差传这一伟大的事工呢?在门徒培训中,我们一直看重的一个训练是带领学生操练短宣。我们尝试带领学生去附近其它校园短宣,我们称其为以门徒培训为导向的校园短宣,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深深体会到短宣的双赢果效:不但给宣教对象的当地工场带来祝福,更是给参与宣教的学生同工带来灵命更新,他们短宣回来,爱主更深,事奉更美。

今天,短宣已经成为我们门徒培训的「实习必修课」。我们多次带领杜克大学、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和北卡州立大学这三个校园的学生学者去附近的北卡、南卡、纽约等地短宣。一个见证是我们多次去到车程约两小时的东卡大学(East Carolina University)短宣,当时那里还没有中国学生的校园团契,我们与当地的华人教会配搭在校园举办福音聚会。短宣队的学生们带领敬拜,分享见证,传讲福音,领人信主。每次短宣归来,学生们都很兴奋地说:「我去过短宣了!」「原来我也可以带人信主!」我比他们更兴奋,因为短宣不仅带人信主,更是操练了我们的同工。

经过两个学期多次短宣之后,我们协助在东卡大学建立了第一个中国学生校园查经小组,开始了每周五的查经聚会,现在是一个火热的校园团契,至今已有三年之久。

去年夏天笔者有机会参加2017中国宣教大会,这是很特别的一个宣教大会,参会者除了中国家庭教会的领袖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中国各大学的1200多名大学生。中国家庭教会的领袖们向这1200多名大学生传递了「宣教中国2030」的差传异象:到2030年中国教会要向海外差派二万名跨文化宣教士。从马礼逊两百年前来到中国,先后有二万多名西方宣教士来华宣教,他们当中许多人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了中国这片热土。从福音进中国,到福音出中国,「宣教中国2030」要还二万名西方宣教士来华的福音债。

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欧洲和北美,又传到亚洲,带来韩国教会和中国教会的复兴。福音还将继续一路向西,经过沿途的穆斯林地区,传回耶路撒冷!在这个普世宣教的差传大循环中,中国是关键的一环。「宣教中国2030」的差传异象深深激励这1200多名大学生,也深深激励我。我想到被差派回国的海归弟兄姐妹们,神借着他们海外留学的经历已经在预备他们进入跨文化宣教。我向神祷告,让海归学子成为「宣教中国2030」差传运动的一支生力军。

神奇妙地回应了我的祷告。我们一直代祷的一对海归夫妇去年迈出了跨文化宣教的第一步,他们带领一个短宣队去到中国西北,进入藏传佛教地区宣教。今年夏天又第二次带领短宣队去到西北宣教。一个新的计划正在酝酿之中,神若开路,我们希望还未回国的准海归能利用暑假回国探亲的机会加入西部短宣的行列。神借着这些跨文化的短宣操练,正在预备我们进入一个新的差传运动。

结语

复活的主耶稣多次向门徒发出差传的呼召。他说:「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二十21)又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二十八19)还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一8)门徒们遵守了主的吩咐,圣灵充满,医病赶鬼,传扬耶稣,建立教会。不料,耶路撒冷教会大遭逼迫,门徒四处逃散。但奇妙的是,逼迫却更带来福音的广传。

进入二十一世纪,基督信仰的传播在中国出现惊人的相似,当大量的中国城市家庭教会「浮出水面,进入主流」,对家庭教会的逼迫也同样步步收紧、全面逼近。但神是那位掌管历史的神,近二千年的教会历史告诉我们,伴随逼迫而来的是宣教的良机,一个新的教会增长和普世差传的时代正在到来。以大使命为己任、以神的国度为异象、以造就新一代领袖为导向的普世差传将带给中国教会更大的增长。

主耶稣有一次设立七十个人,差遣他们两个两个地在他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并对他们说:「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你们去吧!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群。」(路十2-3)愿主耶稣的话,点亮我们的差传心!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