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明的门徒

2019-01-29 08:21 浏览量: 727 作者: G. H. Knight 来源: 网络
摘要:神叫我们接续基督在地上发光,这是莫大的荣誉。这是荣誉、福气及责任集于一身。

「耶稣又对他们说:人拿灯来,岂是要放在斗底下,床底下,不放在灯台上吗﹖」(4:21)

我们首先要接受光,然后我们才能发光。除非基督在我们里面先发光,我们不能为主发光;当我们一接受了主圣神的光照,祂就期望我们照亮四周的黑暗。作主门徒首要是真实,其次就是要显明。主对门徒说:「你们是世上的光。」神的计划就是要用人来拯救世界。其实神可以用其他方法。祂可以不借人手,全然交托基督来表达祂的生命之道;祂可以将基督继续留于地上,直至所有的工作完成。祂也可以将任务委托天使之手;牠们在受造之物中最配作这伟大之工。但从来没有一位天使被派去传福音给一个罪人。神只差遣那些蒙恩被赎的人,用他的说话及生命,去传福音给失丧的人。死亡是从人而来,死而复活也要从人而来。神叫我们接续基督在地上发光,这是莫大的荣誉。这是荣誉、福气及责任集于一身。

让我们记着,在基督徒的生命里,蜡烛唯一的目的就是给那些在黑暗里的人光亮;因为太多基督徒彷佛认为他们所要着重的只有他们的个人生活。他们只追求保存他们的光,结果自然是他们在斗底下想要保存的光渐渐变得微弱,最后因缺氧而熄灭。一个独善其身的门徒没有甚么用处;但最大危险是他不久之后将会停止作门徒。一位旧约先知说到将来会有一日人「不再教导自己的邻舍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耶和华,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肯定地,「不再」这词即是表示神期望每一个基督徒现在仍要如此作。

然而,大部分基督徒实际的生活尤如那日已经来到!这岂不是解释了为何这世界这么黑暗,教会这么死寂吗?有多少曾被光照的人承认他们的灯已经熄灭!天文学家告诉我们,一些星体已经失去它们的光亮。它们曾经熊熊火热地燃烧。现在它们却是冰冻和黑暗。它们的存在只能在数学的公式中计算出来;因为肉眼已经看不到它们。许多基督徒已经失去发光的能力;恐怕只有天上那位伟大能数点繁星的「天文学家」才可认出他们来。「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主这话是非常严厉的,因为不作工的人的刑罚就是被褫夺作工的机会。

我们的主所提出的问题强烈暗示,每一个被光照的人该照亮的黑暗,乃是指直接在他身边的黑暗。祂将祂的灯台放在祂蜡烛该照耀的地方。关于我们作工及发光的环境,我们无须作甚么,神自会安排。我的任务只是简单地在所处的地方发光。每一个地方都需要光;在皇宫及茅舍,在富有人的家及贫穷人的家,在受过教化的学校及文盲聚集之地,同样需要光亮。感谢神,祂在各阶层中,无论是高尚的及低下的,都点燃着祂的蜡烛。祂期望他们照亮身边的黑暗。萤火虫在草丛中燃亮牠微弱的灯,与那些在天上发光的星星同样是忠心地遵行神的旨意。那借着圣洁、甘甜、言行一致的生命,在卑微的家中发光的人,与那些最高的天使被差遣去作的事同样尊贵。我不须要抱怨自己的光太微弱,不能将光送往非洲、中国或日本。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发光,直到我们离世的那日,或许已是神所要求的了。我们要在神安排我们所处的地方稳定地发光,并将其余的事交托神。若某一天神想我去非洲发光,祂自会在那里为我预备灯台。

主的话进一步暗示这燃亮世界的工作是一项简单的工作最少在这方面看是如此:一盏燃着的灯不需付出劳力使它发光。它只需要空间让它发放光芒。主说:「让你的光照耀。」它自然会发光,只要你让它发光。你只需把它修剔,除去阻碍它的东西,让它发光。所以,不管蜡烛在甚么的灯台上:不管它是高尚的或低微的;华丽的或是粗糙普遍的;铜制的或是土制的,是银造的或是金造的,它对于那光毫无分别。金灯台上的烛光不会比锡灯台上的更光亮。若我的灯光亮,那么不论我是在皇宫的但以理,或是在朝门的末底改,同样有着相同的效果。

但让我们记着燃点火光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维持及供应那燃着的灯火:若头一部分是神的工作,第二部分则是我们的工作。那公开照耀的光需要暗地里得着供应:因为它需经过一个秘密的过程,一个眼睛看不到的过程,就是火焰以脂油作为燃料来延续它的寿命。这个过程是持续不断的,但它常常是秘密的。若我的灯要常常稳定地发亮去荣耀主,它必须常常从基督的丰盛中得着供应。多少与神隐密的灵交,多少向神对话的祷告,我魂与天上不间断的交通除了这些事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维持我的灯光,就算我的灯是主亲自燃点的也是如此。若世界不再认出我是为主发光的门徒,我可以确知原因就是我私下与基督相交受到打扰,甚至是中断了。在隐密处靠主而活是公开为主生活的方法。只有在「至高者的隐密处」我才能获得丰盛的恩典,才能使我的蜡烛稳定及光亮地燃烧。

我当儆醒,恐怕因我的懒惰,或是疏忽,或是爱世界,使我的祷告生活变得易变及不稳定,使我的烛光太弱而变得无用。我也当儆醒,恐怕我容让阻碍之物阻挡了它的光。世界不能把它的光焰熄灭,但我能将它隐藏。虚伪的羞耻能隐藏它。效法世界潮流能隐藏它。惧怕人能隐藏它。若我要完成主期望我作的所有的工,在世上发光,我须在个人生活上更言行一致及更勇敢在人前承认主名。只在主前被认出我们是门徒,这是不足够的。祂也希望我们被「所有人」认出。我们的天父不应是唯一一位能看见我们好行为的。祂不能「得荣耀」,除非世人也看到这些好行为。所以让我注意那些妨碍我发光的事:不要让爱世界、惧怕、羞耻、虚伪的保守,并那张该为主说话却保持缄默的嘴巴,破坏我生命的见证。

我的主提出的这个问题深深的触动我的良心,当我诚实的问问自己:「有多少人感受到我与基督相交所带来的恩惠之影响?有多少不信的朋友因我的品格及言语印象深刻?有多少罪人我曾经寻找拯救过?许多走向灭亡的人从我门前经过,这些每日在街上我所认识的人,我却没有警告及劝导他们,因为懦弱的缄默及虚伪的礼貌使我成为哑巴。与我同一屋檐下,与我有深入接触的亲朋挚友一个一个的往远方去,有的甚至进入了那去而不返之地;我从来没有在那些至大至重要,关乎永远的事情上,向他们打开我的心,亦没有令他们向我打开他们的心。」将来当我看着主的脸告诉祂此事的时候,必然感到十分羞愧。

那我当怎样弥补过失呢?我该怎样作一个更真实的光来照亮身边的黑暗呢?我需要与基督有更亲密的灵交。我需要跟祂说话及求祂向我们说话,好像主在以马忤斯路上向门徒所作的一样:「他们彼此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给我们讲解圣经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之后,也只有在这个之后,我才能成为「发热照耀的光」。我当更认识祂、更加爱祂、更多关心祂的荣耀、更全面的接触祂为我被赎的人生最大之目的,就是在各处为救赎我的主作见证。之后,我就能为祂发光,而我的光将为祂作见证。

我这样为主发光要付出代价。所有的光都是能量的消耗。脂油及灯芯都会在燃烧中耗掉了。但我可以因这些消耗而抱怨吗?我不当因在服侍主的消耗过程中,我自己也被火焰改变形象而夸耀吗?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