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逼迫时当保守你心

2019-04-15 07:47 浏览量: 283 作者: 约翰•弗拉维尔 来源: 《保守你心》
摘要:毒害教会的不是逼迫和监狱,而是属世和任意妄为:教会的种子也不是它的信徒在地上的荣耀,而是它的殉道士的血。敬虔的大能没有比在受苦中更兴旺,也没有比在最大富足时更衰微的:当“我们成了可怜受苦的民,我们就学会去信靠耶和华的名。

要用超过平常的努力保守内心的其中一个时候就是锡安遇到苦难的时候。当教会就像基督和他的门徒乘坐的那条船,在逼迫的波浪中受制,准备要沉没的时候,此时好人在他们自己恐惧的巨浪之下也快要沉没了。确实,在这种情形下大多数人需要的是推动而不是约束;然而有一些人认识到教会遇到的困难,就坐下灰心。失去了约柜,以利为此丧命;耶路撒冷落在可悲的光景中,这使好人尼希米在宫中一切的欢乐和款待当中变了脸色。尽管神容许,是的,尽管神命令人要意识到这些灾难,“那日叫人哭泣哀号,身披麻布,”严厉警告人不要漠然处之;然而他却不喜欢看见你像愁眉苦脸的以利亚那样坐在罗腾树下说,“耶和华啊,罢了!求你取我的性命。”

不是的,你可以,你应当为锡安哀伤,但你却绝不可自己折磨自己;你可以向神抱怨,却不能抱怨神(尽管只是用你的行为作为言语发这埋怨)。

现在让我们看看,让人软弱的心因着锡安所受的苦难被重担所压,人当怎样让自己的心得到舒缓和支持。我认为,那喜爱锡安,以它为自己大喜乐的人,要保守自己的心,使之不下沉超过认识到它苦难的合理程度,这是一件难事;然而靠着这些坚固人心的指引,这应该,也是可以做到的:

1. 在你心中坚信这伟大的真理,就是落在锡安身上的苦难,都是得到锡安的神的许可;对于任何他不会最终使之大大造就他百姓的事情,他是决不容许这些事情发生。思想神许可的旨意,就像思想他命令的旨意一样,这能给人带来安慰。

“由他咒骂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看到是神的旨意容许这些事情发生,若不是他容许,这决不会是现在的样子,这要使我们的灵大大平静。想起这点,这就使约伯,以利,大卫和西希家安静下来。是耶和华做的,这对他们来说就够了,对我们为什么也不应该如此呢?如果耶和华让锡安像一片田地被耕,它美丽的石头倒在尘土中;如果他喜悦敌基督要再猖獗一时,磨练至高者的圣徒;如果他的旨意是主万军之耶和华使异象谷有溃乱、践踏、烦扰的日子,恶人要吞噬比他为义的人,我们是谁,竟敢和神争辩呢?

我们行事时当降服在他的旨意之下,他造作我们,可以按他欢喜的处置我们,这是应当的:他能做他看为好的事,而不需要我们的同意。可怜的人岂可与神同等,与他的创造主讨价还价呢?或者神应该在他任何的事情上向人交帐吗?无论神怎样处置我们,我们都当满足,这正如无论他怎样要求我们,我们都当顺服一样,这是理所当然的。

但如果我们进一步论证这件事,思想到神的许可最终都是为了他百姓的好处,这就更要大大平静我们的灵。敌人是否把百姓中最好的都掳走了呢?这看起来令人忧伤,但是神送他们去到那里,是为了他们的好处;神就像使用他手中的杖一样使用亚述人来击打他的百姓吗?他这样做的目的是“在锡安山成就他一切工作。”

如果神能从罪最大的坏处中带出极大的益处,那么更何况是暂时的受苦呢?他要这样做,这和他能这样做一样,是很明显的。如果一个普通人容许任何事情(是如果他乐意就能拦阻的)挫败他极大的计划,这是和他的智慧相矛盾;那么我们能够想象,最智慧的神会这样做吗?

我要对你说,正如马丁路德曾经对墨兰顿所说的:“由得那无限的智慧,能力和爱吧”,因为就教会而言,所有人都受这些控制,一切作为都受这些事情引导。我们的工作不是管治这个世界,而是顺服于管治这个世界的那一位。神护理的作为都是深思熟虑,其车轮是布满了眼睛:锡安的事情被大能者的手掌管着,这就足够了。

2. 请思想这支持人心的真理:不管锡安有多少苦难,然而她的君王是与她同在。什么!神已经弃绝了他的教会吗?他把他们出卖到了敌人手中吗?他岂不看顾落在他们身上的恶事,以致我们的心如此消沉吗?当神在我们中间,我们却害怕人,发抖,这岂不是可耻地低估了伟大的神,过高抬举了可怜无能的人吗?

教会的敌人众多,多有力量:这是肯定的,然而迦勒和约书亚那时鼓舞他们自己内心所用的根据,到现在也是同样大大有效的:“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

一位历史学家告诉我们,当安提古那偷听到他的士兵在计算他们的敌人有多少,彼此泄气,他突然走到他们当中问了这个问题:“你们把我算成多少人?”灰心的人啊,你们把耶和华算成是顶多少人?他岂不胜过他所有的敌人吗?一位大能的神岂不胜过许多大能的人吗?“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你怎么看基甸所作的那大大的审查?他求问,他求一个兆头,然后再求一个:这一切的目的岂不就是他能肯定耶和华是与他同在,他能在他的旗号上写上这句话,就是“耶和华和基甸的刀”吗?

所以,如果你能很肯定耶和华与他的百姓同在,你就会脱离你一切的灰心;他确实是如此,你不需要求一个来自天上的兆头;看,你面前已经有了一个兆头,就是百姓被敌人包围,他们仍奇妙地蒙保守。

如果神不是与他的百姓同在,他们怎不会快快就被吞灭了?是他们的敌人缺少恶毒,能力或者机会吗?不是的,而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落在他们身上。让他这同在赐我们安息,尽管大山要被投进海里,尽管天地要合在一起,不要惧怕;神在锡安当中,她必不致摇动。

3. 思想神的百姓在受苦光景中与他们相随的极大益处。如果在世界上地位很低,受苦,这其实对教会来说是最好,那么你的沮丧不仅是不合情理,而且还是毫不感恩。确实,如果你用教会在世界上的安逸,辉煌和兴旺来衡量教会的福祉,那么这些受苦的时候看上去就是不好的;但如果你看它的荣耀在于它的谦卑,信心和对天上事情的思念,那么没有什么光景是比受苦的光景更有益处。

毒害教会的不是逼迫和监狱,而是属世和任意妄为:教会的种子也不是它的信徒在地上的荣耀,而是它的殉道士的血。敬虔的大能没有比在受苦中更兴旺,也没有比在最大富足时更衰微的:当“我们成了可怜受苦的民,我们就学会去信靠耶和华的名。确实,圣徒被切断对缠绕人的地上虚空的爱和喜悦;得复活,被敦促更快快奔向天上;更清楚明白自己的内心光景;得教导更热切,更经常,更属灵地祷告;更渴求期盼安息,这些都是为了他们的益处。

如果这些是为了他们的益处,经验告诉我们,没有光景能像受苦的光景一样,一般来说更蒙福带来这般的果子。那么你的父是为了你灵魂的益处,而不是为了满足你的喜好,你就抱怨沮丧,这合理吗?这是因为他要带你走一条你不愿意走,但却更快去到天堂的路吗?他如此乐意亲自关心你的光景,愿意为你做更多,超过对待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对他们他不会为他们的益处施加杖罚,让他们受苦,你就这样报答他的爱吗?但是哎呀,我们用感觉来判断,按照我们现在的喜好看事情是好是坏。

4. 小心不要看不见神的百姓在他们一切苦难中所享受的如此多的宝贵怜悯。多么可惜,我们为自己受苦所流的眼泪竟是如此遮蔽了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看不见我们所受的怜悯。我不去强调你得生命的怜悯,或者你所享受的许多外在安慰,这些安慰甚至是超过基督和他宝贵的仆人所享受的,他们都是这个世界不配有的人。但你会怎样看罪得赦免;在基督里有分;应许的约;短短一些日子过后,在神面前得永远的幸福?

哦,有一种人可以得到像这些一样的怜悯,却在暂时的受苦中颓丧,如此关心人的轻看和微不足道的损失。你得不到大人物的赞许,但却有伟大的神的眷顾;你也许在眼前的事物上亏损,但你因此在属灵和直到永远的好处上得加增。你不能像从前那样生活富裕,但你可以永远有属天的生活。你会为这些光景如此伤心,以致忘记了你实在的好处吗?轻微的受苦要使你忘记极重的怜悯吗?

要记住教会真正的财富是所有敌人无法碰到的。神在他外在的作为上不区分看待他自己的百姓和其他人,这怎样呢?是的,他的判断挑出最好的,免了最坏的,这又如何呢?亚伯在爱中被杀,该隐在仇恨中活下来,这是怎样呢?嗜血成性的迪奥尼西死得安祥,而好人约西亚却死在战场上,这怎样呢?恶人的肚腹充满隐藏的宝物,圣徒的牙齿却吃泥沙,这又如何呢?然而这还有大得赞美之处;因为神拣选的爱已经把人分别开来,尽管普遍的护理没有;兴旺和免受惩罚把恶人杀死,而杀害和逆境要使义人得益,拯救他们。

5. 要相信不管教会被投入多深的逆境苦水,她必然要再次兴起。不要怕,正如基督确确实实在第三天复活,尽管有封条,有卫兵看守着他,同样肯定锡安要兴起脱离她一切的愁苦,昂首得胜她的众仇敌。一种人因着损失得兴旺,因着被减少而得加增,我们无须担心他们会被败坏。

教会还没有死,不要太急匆匆就把她埋葬;要等候直到基督尝试了他的作为,然后你才好放弃她,看她是失去了。荆棘可能都烧起来了,但却绝不会被烧尽,这是因为那住在其中的他的美意。

6. 要记住在从前困难时神看顾,怜悯他百姓的例子。因为有超过一千八百年的日子基督教会一直在受苦,然而却没有被吞灭;许多逼迫的大浪淹没了它,然而它却没有被淹死;有许多诡计要对付它,却没有一样是成功的。

这不是第一次众多的哈曼和亚希多弗要设计败坏它,众多的希律要伸手迫害它;然而它还是被保守脱离它一切的苦难,在当中得到支持,被救脱离。它岂不仍像从前一样为神所亲爱吗?他现在岂不仍像从前一样有能力施拯救吗?尽管我们不知道拯救何时出现,但“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的日子。”

7. 如果从这些你都无法得到安慰,那么尝试从你自己的愁苦中得一些安慰。肯定的是,你的愁苦很好证明你的纯全。合一是同情的基础:如果你不曾在那条船上作过某些收获甚丰的探险,那么当它落入危险,你就不会像你现在这样颤惊。

另外,这种灵性的光景也能给你安慰,就是你如此明白锡安的苦难,耶稣基督比你更明白,更为此发热心,他并要恩慈看待那为它忧伤的人。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