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的时候

2019-05-26 20:42 浏览量: 602 作者: 约翰•芙莱维尔 来源: 网络
摘要:即使在最好的人的心内,苦难能引发出何等的匆忙和动荡!那么让我告诉你,基督徒在极大的受苦中应该怎样保守他的心,不至于在神的手下抱怨或消沉。

在基督徒的一生中,需要用超过平常的努力保守内心的时候,就是身处逆境的时候。当神的护理对你皱起眉头,吹走你外面的安慰,那时请察看你的心;要切切保守你的心,不要让它去埋怨神,或在神的手下灰心;因为苦难尽管得到圣化,却依然还是困难。约拿是一个好人,然而在苦难中他的心是何等烦躁!约伯是忍耐的一面镜子,然而因着苦难,他的心是何等不安!要找到在极大的苦难中平静的灵,这是难的。哦,即使在最好的人的心内,苦难能引发出何等的匆忙和动荡!那么让我告诉你,基督徒在极大的受苦中应该怎样保守他的心,不至于在神的手下抱怨或消沉。

我要给出几方面的帮助,在这种境况中保守人心。

1.神用这些逆境的护理,信实地去达成他加在他百姓身上拣选之爱的伟大目的,命定所有这些苦难作为达至该目的的神圣手段。

苦难不是出于因果关系,而是出于神的旨意。凭着这神的旨意,它们得命定,作为对圣徒成就极大灵里好处的手段。“所以雅各的罪孽得赦免,他的罪过得除掉的果效,全在乎此”等,“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等,“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等等。它们是神在我们心里动的工,为要拆毁我们心里的骄傲和属肉体的安全感;因着这样,它们的性质改变了,它们被变成祝福和益处。大卫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那么肯定你就没有理由去与神争辩,反而要惊奇,他竟如此关心你的好处,以致使用任何手段来成就你的好处。保罗感谢神,如果用任何办法他能得到死人的复活。雅各说,“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我的父在我身上有一个爱的计划,我向他发怒,这是应当的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达至对我的某种永恒,荣耀的目的,与之有关。神的计划让我与他争吵,这是我的愚昧。在这种情形下,正如他对彼得说的一样,他是对你说,“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

2.尽管神给自己留下自由去击打他的百姓,然而他却绑起自己的手,应许决不从他们身上拿走他的爱。

我能用一种埋怨,不满的灵来默想这节经文吗?“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但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哦!我的心啊,我这高傲的心啊!神给你了整棵树,还有在上面生长的一切安慰的果子,就因为他容许风吹下几片树叶,你就不满,这岂是对的吗?基督徒有两种的好处,宝座的好处和脚凳的好处;不可摇动的好处和可以摇动的好处。如果神已经稳稳为我取得那些,那么让我的心决不要为失去这些而忧愁:确实,如果他切断他的爱,或者与我的灵魂毁约,我就有理由沮丧,但他没有这样做,他也不能这样做。

3.想起你的父命定这些苦难,这对保守你的心免得在这些苦难中消沉有很大帮助。

没有他的许可,没有一个人能向你摇动手或舌头。如果这杯是苦的,但这是你父亲给你的杯,你岂能怀疑里面有毒吗?愚昧的人啊,把这种情形运用在你自己心上,你会给你的孩子那会毁掉他的东西吗?不!你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伤害他。“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更何况神呢!只要一想起他本性是爱,同情和温柔怜悯的神,或者他作为一位父亲,丈夫,朋友与你的关系,这就足以让你感到安全了,如果在这情况下他没有说一句话来使你平静,你也有他藉着先知耶利米说的这句话,“我不加害与你们。”你太贴近他的心,他不会加害于你;没有什么比你无端不配怀疑他的计划更令他伤心的了。一位信实,慈善心肠的医生,研究了他的病人的情况后,预备了最好的药物要挽救他的性命,却听见他喊叫说,“哦,他辜负了我,他毒害了我!”因为他在手术的时候使他疼痛,这岂不要使这位医生伤心吗?哦,什么时候你才会聪明起来呢?

4.你高升或低微,神看你都是一样的;所以你被降为卑,为此不必太担忧,不,在受苦的时候,他比兴旺的时候显出更多的爱,恩典和怜悯。

正如神一开始拣选你,并不是因为你地位很高,同样,现在你降低,他也不会把你离弃。你的境况改变,人可能不屑看你,改变他们对你的尊敬;当神的护理把你的产业吹走,你顺境时的朋友可能会变得疏远,怕你去麻烦他们;但是神会这样吗?不,不会,他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如果逆境和贫穷会拦阻你到神面前,这确实是很糟糕;但是远非如此,你可以和从前一样自由来到他面前。教会说,“我的神必应允我。”可怜的大卫被夺去了地上一切的安慰,可以在主他的神里安慰他自己,你为什么不能?假设你的丈夫或儿子在海上失去了一切,穿着破衣服来到你面前,你会否认与他的关系,拒绝接待他吗?如果你不愿意,神更不会这样。那么你为什么如此担忧?尽管你的光景改变了,你父的爱却不改变。

5.如果神使你失去外面的安慰,以此保守你的灵魂脱离试探那毁灭的势力,那么这会怎样呢?那么肯定你没有什么理由因着这伤心的念头而内心消沉。

地上的享受岂不让人在受试炼的时候受尽愁苦吗?因着对这些事情的爱,许多人在这样的时候离弃了基督。那位年轻的官“就忧忧愁愁地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如果这是神的计划,为此向他嘟囔抱怨,这是何等不感恩!我们见到海员在风暴中把最宝贵的货物扔出船外去救自己的性命,我们知道,很经常一座围城中的士兵会摧毁那没有围墙的最华美的建筑物,免得敌人以此为掩护,没有人会怀疑这样做是没有智慧。那些肢体生了坏疽(jū)的人,是很愿意伸出这些肢体让医生切除,他们不仅感谢医生,还要支付他金钱。神把那会让你在暴风中沉没的东西扔掉,拆毁在试探的围困中会帮助你敌人的事物,切除会危害到你的永生的东西,他就要受到埋怨吗?哦,不会思想,不会感恩的人啊,这些事情岂不是令你伤心,正正使得成千上万的灵魂败坏的吗?

6.思想神使用这些使人降卑的护理,可以成就你祷告和盼望已久的事情,这岂不要在逆境中给你的心大大支持吗?

你要为此愁苦吗?基督徒,你岂不是在多次祷告中在神面前求这些事情,就是求他保守你脱离罪,向你表明物质的空虚,求他治死杀灭你的私欲,使你的心除了在基督里以外,不能在其他享受上找到安息吗?通过如此使人降卑和贫穷的打击,神可能正在实现你的愿望。

你岂不想得保守远离罪吗?看,他用荆棘堵塞了你的道路。你岂不要看到物质的虚空吗?你的受苦就是一面发现这事的美好镜子,因为物质的虚空没有比在我们自己的经历中更能有效,让人明白地被我们发现。你岂不要治死你的败坏吗?就是用这办法:除去维持它们的食物和燃料,因为正如兴旺滋生,喂养这些败坏,同样,当逆境得到圣化,这就成为杀灭它们的手段。你不是要你的心只是在神的怀中得到安息吗?神的护理还有什么比从你头下抽走你从前安歇其上,对物质喜悦的那柔软枕头更好的方法,来成就你的心愿呢?

然而你为此烦恼,脾气乖张的孩子,你是如何试验你父亲的忍耐!如果他延迟答应你的祷告,你就会说他不看顾你;如果他行事,其实是答应了这些祷告的终极目的,尽管不是按照你所期待的方法,你就为此对他抱怨,仿佛他不是答应了,而是与你一切的盼望和目标作对。这明智吗?神如此满有恩惠,行你所愿的,这岂不就足够了吗?你竟如此无礼,要他按你所定的方法行事吗?

7.思想在这些苦难中,神正施行他的工作,如果你能看到它的目的,你的心必以此欢喜,这要给你的心带来支持。

我们被极大的无知所遮蔽,不能分辨具体神的护理是如何成就神的目的;所以我们就像旷野中的以色列人常常埋怨,因为神的护理带领我们走进旷野荒凉野兽吼叫之地,在其中我们遭遇困难,尽管他那时带领我们,现在正带领着我们,通过正道进入所住之城。如果你只要能看见神在他隐秘的旨意中是如何精确制订了拯救你的整个计划,甚至连最小的手段和情形都定好了;只要你能看见神的作为是如何令人羡慕地和谐,它们互相之间的关系,以及为了达到最终目的它们所拥有的共同之处;如果你真的有做自己决定的自由,你就会在全世界一切的境况中选择你现在的处境。神的护理就像一块奇妙的挂毯,由数以千计的丝线编织而成,这些单一的丝线看起来无用,但是放在一起,它们让人看到一个美妙的历史。神按他自己旨意的计划行万事,当然他是制定了最好的方法来作成对你的拯救。一个有骄傲的心的人,神就为他命定如此多令他降卑的护理作为;一个心思念地上的事的人,神就为他安排如此多令他穷困的护理。只要你能看见这点,我就无须再多说来支持最沮丧的心了。

8.思想你烦躁不安,这要比你所受的一切困难给你带来更多的伤害,这就要大大帮助你安定自己的心。

你自己的不安是用一根毒刺来武装你的难处,因着在负担下挣扎,你就使得你的负担沉重。你只要安静躺卧在神的手下,你的光景就会比现在的轻松得多。“生病烦躁就是逼医生下重手。”这要使得神惩治得更厉害,就像父亲对待那不受管教倔强的孩子一样。另外,这要使人心不能为它受的苦祷告,或者认识到神藉着这些受苦要加给人的好处。受苦就像一粒药,被忍耐和安静地顺服包裹着,就很容易被人吞咽下去;但不安嚼碎这药,把人心弄苦了。因着沮丧和不安,神看到一些舒适会伤害你,他把这些扔掉,你就要跟着把你的平安扔掉;他射一只箭扎在你的衣服上,本意决不是要害你,只是要把你赶离罪中,但你就要把它扎得更深,一直刺透你自己的心。

9.如果你的心像拉结一样仍是拒绝安慰,那么请再做一件事:把你现在所处的光景,你极为不满的光景,和其他人所处,你本应当处在的光景作比较。

其他人在火焰中嚎叫,在复仇的报应下哀号,我本来是应该和他们在一起的。哦!我的心啊,这是地狱吗?我的光景和那些被定罪的人一样糟糕吗?现在在地狱里成千上万的人不知道会付出多少和我交换所处的光景呢!一位作家说过,当他看到康德伯爵自愿身处贫穷不便的故事,他就看到这点。有一天一位意大利的勋爵看见他,心生怜悯,此人出于好心,希望他能更好照顾他自己。这位好人伯爵回答说,“先生,不要担心,以为我因缺乏而受苦;因为我派一位先锋走在我前面,他预备我的住处,保证我要受到王一般的待遇。”那勋爵问他的先锋是谁?他回答,“对我自己的认识,思想我因着自己的罪当受什么,就是那永远的折磨;认识到这一点,我要来到我的住处,尽管我看见它是多么简陋,这比我当受的要好的多。活人为什么要埋怨呢?”这样,在逆境中人心就能得到保守,免得沮丧或是埋怨。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