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察个人属灵状况的五个问题

2019-07-04 07:09 浏览量: 728 作者: 主仆 来源: 网络
摘要:读经祷告很重要,但不是因为它们本身能让我们属灵,而是因为神能使用它们导引我们得着生命。神呼召我们天天经历保罗写信给以弗所教会时说的:“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4-5)

误解属灵真义对人类造成极大危害。我们可能愈来愈自满、愈来愈会论断人,却还以为自己愈来愈属灵,真是悲哀。假改变指的就像是马克·吐温说的,其为人处世不过是符合“‘好人’这个词所有意义中最基本的那一个”。

属灵的真义不易完全了解。这是攸关灵魂存亡的大事。薛尔顿·范恩·欧肯(Sheldon Van Auken)写道,基督信仰最强有力的证据是基督徒——当他们从神得着生命的时候。那么,最强有力的反证是什么?也是基督徒——当他们排他、自以为义、洋洋得意的时候。

达拉斯·韦拉德(Dallas Wilard)写道:有多少无情、僵化、孤高、枯燥、偏执、不满足的基督徒,让人彻底且永远地离开了神的真道?然而这样的基督徒四处可见。神“爱的律”的自由会带来活力,这样的活力会而流出生气蓬勃的生命,但他们错失了这样的生命。误解“属灵”的意义或追求方式的错误是人类悲惨痛苦和悖逆神的主要原因。

那么,我怎么知道自己是处在假改变的状态而不是真的改变了呢?耶稣在马太福音列出许多要留意的征兆,以下是其中一部分。

1、我在属灵方面是否虚伪?

“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太2325

“虚伪”指的是致力让人以为自己属灵。有一次有个人问我,是否认为我所服侍的教会可能是属世的。我问他:“你所谓的‘属世’是什么意思?”他说:“嗯,你们使用戏剧,这是世界在用的;你们使用现代音乐,这也是世界在听的。那么人们怎么会知道你们和世界不同?大家都知道基督徒应该和世人不一样,应该比较有爱心、比较温和,但大家都知道我们并不是这样,所以我们是否应该做些什么使我们与世人不同?”换句话说,他的意思是:“假如我们无法圣洁,那至少得怪异吧?”

我以前就是这样。我最近重读多年前写给朋友的信,信中大部分是在讲我那阵子的活动,读来轻松自然。之后我在信末几行讲到神和我的灵命,可是感觉很不自然,看起来极刻意、极做作,感觉上我好像是在讲我认为属灵之人该说的话。我发现,如果不去说服人们认为我“属灵”,我就很难谈到神。我尝试隐藏自己的罪,更努力地让人相信我很有爱心,表现得比实际上更爱他们。

有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个小男孩去上主日学,他十分了解主日学老师喜欢哪一种答案。那天老师问:“棕色,毛绒绒的,有长长的尾巴,会储存坚果来度过冬天的是什么?”小男孩很小声地说:“嗯,我猜答案应该是耶稣,可是我觉得其实很像是松鼠。”

我以前就是这样。即使我不了解自己所说的,还是会试着说些听来属灵的事:“我猜答案应该是耶稣……”

2、我是否愈来愈会论断、排外或骄傲?

“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太236

认真看待灵命成长的人都可能有骄傲的问题。一旦我们开始追求美德,就会开始奇怪为何别人不像我们这样。伟大的神秘灵修学家圣十字架约翰(St.John of the Cross)写道:初学者感受到自己在属灵事务和灵修操练方面的热情与勤奋,这样的追求使他们升起一种隐密的骄傲……他们想到自己所做的、想到自己的生命,就有一种满足感……当他们看到别人不像自己这样追求,就会在心中定他们的罪。

我在柳溪区教会的同工史特博(Lee Strobel)喜欢引用卡通人物辛普森(HomerSimpson)的邻居所说的话。有一次辛普森问他们去哪里,他们答道:“我们去参加一个基督教的营会,我们在学习如何变得更会论断人。”

那个营会在哪里?为什么那么多人参加?每当我进入一个团体,初见到其他人,我里面就会有小小的声音将他们分类:“这个人没钱、需要依靠别人,离他远一点。那个人聪明、有很多可以给,和他建立关系。”为什么我经常给人打分数,就好像他们是奥林匹克的参赛者,而大会指派我作裁判?为什么我常拿自己和他们比较,好像我们在比赛什么?

因着我们有这种倾向,所以神有时会仁慈地使我们看不见自己的成长。高萨德(Jean Caussade)说,虽然神一直在我们里面动工,但许多时候神的工作是“在灵魂不知道的情况下形成、成长、无声无息地完成”。

3、我变得更容易亲近或更不易亲近?

“喜爱……人……称呼他拉比。”(太236-7

在耶稣的时代,人们以为拉比和神最亲近,因此麻风病人、妓女和税吏都特别谨慎避免靠近他们。那些拉比有一种错误的想法,以为灵命要好就得远离群众。讽刺的是,被弃之人惟一接触得到的拉比正是神自己。耶稣是他们所见过最容易亲近的人。当时的宗教领袖身上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东西,会使人远离他们。耶稣身上也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东西,但那东西却会把人拉向他。真正的属灵乃是这样!

4、我是否愈来愈厌倦于追求灵命成长?

“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人的肩上。”(太234

追求成圣的目标若不正确,那么这种追求一定会令人心力交瘁。史提夫·莫斯利(Steven Mosley)说,我们把“良善”变得没什么了不起,我们成了:“独特的人”,以怪异的角度看世界,而不是成为有吸引力的光,照亮世界。结果,我们的道德发声微弱:从教堂的一角发出,怪异地打断众人的欢乐,在派对中为自己的出席低声找借口,和别人不对盘,稍显落伍……因此世俗世界常认为良善是一种狭隘,甚至是不重要的追求。

他深谙界线记号的动力;“可悲,传统宗教所讲的善兼具‘令人生畏’及‘无挑战性’这两个特点。”兼具“令人生畏”及“无挑战性”,这是根据界线记号来作定义的属灵生活的特征。令人心生畏惧——光是守安息日就可能有三十九个规条;无挑战性——我们可能投入生命观察所有规则却不曾打开心门去爱、去享受喜乐。

这就是基督徒经常对追求灵命成长感到厌倦的原因。“观察界线记号”和“顺应信仰内的次文化”这样的异象绝对不足以掳获人类心灵——这本来就不是人类心灵的目的。

5、我是否以肤浅的方式评量自己的灵命?

“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太2324

假如有一个人这样问你:“你最近灵命怎么样?”你脑子里最先想到的是哪件事?很多年来,我只根据某几种活动衡量灵命。如果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每天灵修(读经和祷告)的情形。若我连续几天都有读经祷告,我可能会说我的灵命挺好的;若否,我可能会内疚而垂头丧气。祷告和研读圣经变成衡量灵命的标准,只要有做这两件事,我那天就会放心,相信神喜悦我。

我常在灵修时写属灵日记。可是当我真的很赶,不太想花时间和神在一起时,仍然会拿出属灵日记潦草地随便写上几句,表示那天有写(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做。难道我以为日后必须给谁看吗?)。我以是否规律地写属灵日记来衡量灵命。为了解决有时两次记录时间相隔甚远的问题,我甚至想出一个办法,就是使用两本日记,在一本里面写上“看另外一本”。

但是神对我们生命的主要评估不是我们写了多少属灵日记。我最近收到一本书,它的主旨是让读者能“一年灵修三百四十天或三百五十天”,仿佛那就是重点。我猜想,如果有人问使徒保罗或约翰他们的灵命如何,他们想到的第一个问题一定是:“我在爱神和爱人方面有没有长进?”真正重要的是我们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读经祷告很重要,但不是因为它们本身能让我们属灵,而是因为神能使用它们导引我们得着生命。神呼召我们天天经历保罗写信给以弗所教会时说的:“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4-5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