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圣洁是如此之重要

2019-07-07 20:31 浏览量: 621 作者: 莱尔 来源: 作者文集
摘要:或许你觉得祷告、读经和唱赞美诗是单调枯燥和无聊之事,做这些事让你感觉是在忍耐,而不是在享受。你觉得主日礼拜是个负担,让人疲惫;除了一天中的一小块时间,你绝不愿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敬拜上帝中了。但你记住,天堂是永不止息的敬拜。那里的居民昼夜不息地呼喊:“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并唱颂赞羔羊的歌。一个不圣洁之人怎能在这样的处境中找到幸福呢?

首先,我们必须圣洁,因为这是上帝的话语在圣经中对我们清清楚楚的命令。

主耶稣对他的百姓说:“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太5:20)“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48)。保罗告诉帖撒罗尼迦的信徒说:“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为圣洁。”(帖前4:3)“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因为经上记着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5-16)雷顿(Leighton)说:“在此,律法和福音是一致的。

第二,我们必须圣洁,因为这是基督到世上来的重大目的。

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信徒说:“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5:15)也对以弗所信徒说:“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5:25-26)对提多说:“他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2:14)简言之,若我们只谈论人从罪刑中被拯救出来,却不同时讲人心从罪的辖制中被解救出来,这是不符合整本圣经的见证的。不是说信徒是被拣选的吗?那是“照父神的先见被拣选,藉着圣灵得成圣洁”。他们不是被预定的吗?那是“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他们不是被选的吗?那是“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他们不是蒙召的吗?那是“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他们不是经历患难吗?那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分”。耶稣是一位完全的救主。他不只是除去信徒身上罪的刑罚;他做得更多——他打破罪的权势(被前1:2;罗8:291:412:10)。

第三,我们必须圣洁,因为这是我们在我们主耶稣基督里有真实得救之信心唯一确实的证据。

我们国教信纲的第十二条说得不错:“虽然善工不能除去我们的罪,也经不起上帝严格的审查,但是它们在基督里是讨上帝喜悦蒙上帝悦纳的,并且善工是又真又活的信心所必要发出来的;就像从果子可以看出树,借着善工,我们可以清楚看出活的信心来,雅各警告我们,有一种所谓死的信心,这样的信心只停留在口头上,而且对一个人的品格毫无影响(雅2:17。真正使人得救的信心是截然不同的。真实的信心总是结出果实来。这信心能使人成圣,能生发出爱,能胜过这个世界,能洁净人心。我晓得有人喜欢谈论人临死前得救的证据。他们信赖的是人在面对恐惧、痛楚和软弱那一刻所说的话,在亲人朋友去世之后,他们从这些最后的话中得到安慰。

但是我担心,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是,这些都不是可靠的证据。我怀疑,除了极少数的情形,人在世时是怎样生活的,他们死时就是什么样。真正显明我们与基督联合、我们在基督里的可靠证据是:圣洁的生命。那些为主而活的人,通常也唯独是这些人,他们是在主里安息而死的人。若我们想自己的死是义人之死,那么我们就不要安于只想不做懒惰闲散;让我们寻求活出基督的生命。雷尔(Trail)说得好:“若一个人对荣耀的盼望不能洁净他的心灵和生命,那么那人的信仰是徒然的,他的信心是不确实的。

第四,我们必须圣洁,因为这是显明我们对主耶稣基督有真诚的爱的唯一证据。

在《约翰福音》的14章和15章中,主耶稣把这一点讲得很清楚:“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你们若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约14:15212315:14)。没有比这更清楚明了的话了,忽略这话的人有祸了!若一个人知道基督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却不离弃使基督经历这一切苦的罪,他灵魂的光景一定是出了毛病的。是罪织成了那荆棘冠冕;是罪刺穿了主的手和脚,还有肋旁;是罪把他带到客西马尼园和加略山,是罪把他带到十字架和坟墓。如果我们不恨恶罪,不极力去除掉它们,我们的心该是何等的冰冷啊!   

第五,我们必须圣洁,因为这是我们作为上帝儿女的唯一可靠的证据。

在世上一般而言,父母怎样,儿女也怎样。无疑,有些表现得特别明显,有些不是那么明显,但无论如何,若找不到家族的相似性,是少见的情形。对上帝的儿女而言,也是如此。“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倘若神是你们的父,你们就必爱我”(约8:3942)。人若一点不像在天上的父,说自己是他的“儿女”,是徒然的。如果我们对圣洁一无所知,我们喜欢怎么说都可以,但是我们没有圣灵内住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是死的,我们必须重生;我们是失丧的,我们必须被寻回。“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且唯有那些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罗8:14)。我们必须借着我们的生命显明我们所属的大家庭。我们必须使人从我们的行事为人中看到我们是那一位圣者的儿女,否则儿子的名字对我们来说是徒有其名。格纳尔(Gurnall)说:“除非你能借着圣洁来证明自己的出身,否则就不要说自己有皇家血统,是从上帝而生的。”

第六,我们必须圣洁,因为这样我们最可能使他人得着益处。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可能只自己活着。我们的生活总会对那些观察到它的人造成影响,无论是好,还是坏。我们的生活对看到它的人,是无声的讲道。如果这样的讲道帮助了撒但而不是上帝,那真是一件悲哀之事。我相信,圣洁生活对于扩展基督国度的重要性远超过我们能想到的。在圣洁生命中有某些东西,能够使人们感受到,并且促使人不得不去思考。圣洁生活的力量与影响力,是别的事物所不能带来的。它使信仰显为美丽,并且吸引人去思索它,就像一个灯塔从远处被望见。在末日审判时会证明,有许多原本不信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却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彼前3:1)。你可以向人谈论福音的教义,但是可能少有人聆听,更少有人明白。但你的生命作为一个论据,是人无法否认的。圣洁生命所传递的那种信息,即使是受教育程度最低的人也能够领受。他们或许不懂什么是称义,但是他们能够明白仁爱。

我相信不圣洁的生活自、相矛盾的基督徒所造成的伤害,远远超过我们想象的。这样的人是撒但最好的帮凶。传道人用口所建立的,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拆毁。他们使得福音战车之轮步履维艰。他们给了今世之子不肯改变自己的一个无尽借口。不久前一个不信的商人说:“我看不到信仰有什么益处。我注意到,我的一些客户,他们总是在谈论福音、信心、拣选、蒙福之应许,诸如此类,然而就是同样这些人,他们一有机会就从我这里行欺诈,占尽所有便宜,却一点儿也不觉得什么。”当我不得不写下这些的时候,我觉得很悲哀,恐怕太多的时候,基督的名因为基督徒糟糕的生命受到了亵读。我们要当心,以免失丧之灵魂的血归在我们手上。仁慈的主啊,救我们脱离因我们的生活言行不一、自相矛盾而令灵魂沉沦的罪!哦,若不是为着别的,单是为着别人的缘故,让我们竭力成为圣洁吧!

第七,我们必须圣洁,因为我们此生的安慰很大程度上在于此。

在这一点上我们无论怎么提醒都不为过。可悲的是,我们倾向于忘记:罪与愁苦、圣洁与喜乐、成圣与慰藉,是紧密相联的。上帝智慧地定规,我们的福乐与我们的所行是连在一起的。他满有怜悯地设定,即使在今世,圣洁也是为着我们的益处。我们的称义不是出于行为,我们的蒙召与被拣选也不是靠着我们的行为,但是我们若以为,我们忽略善工,不努力活出圣洁生活的同时,却可以有对称义的活泼的感受、有对蒙召的确据,那乃是虚妄的想法。“我们若遵守他的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从此就知道我们是属真理的,并且我们的心在神面前可以安稳”(约一2:33:19)。一个信徒不全身心地跟随基督,却想要得到在基督里充足的安全,就好像是在幽暗、乌云笼罩的日子里盼望阳光。当门徒离弃主,逃散之后,他们虽然脱离了危险,但他们是悲惨和哀伤的。不久后,当他们放胆地在人面前为主作见证,被投入监狱、被鞭打,他们却“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5:41)。哦,若不是为着别的缘故,为着我们自己,也要让我们竭力成为圣洁!那最全心全意跟随主的人,在跟随主的道路上也是最得安慰的人。

最后,我们必须圣洁,因为若我们在地上没有圣洁,我们就绝没有预备好以天堂为乐。

天堂是一个圣洁的所在,天堂的主是圣者。天使们是圣洁的被造。圣洁刻在天堂的每一个地方。《启示录》清楚地说道:“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憎与虚谎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启21:27

我郑重地向本文的读者发出呼吁。如果我们是在不圣洁当中死的,我们如何能在天国感觉自在,并且感到高兴呢?死不能带来改变,坟墓也不能更新。一个人在死的时候性情如何,在他复活的时候也是如何。如果我们现在与圣洁无关,那么我们将来会在哪里呢?

假设,你没有圣洁,但是你被允许进入天堂,你能做些什么呢?在那里,你能享受些什么呢?你会和哪些圣徒相交,又会坐在谁的旁边呢?他们的喜乐不是你的喜乐,他们的品位不是你的品位,他们的性情也不是你的性情。如果你在地上不曾圣洁,那时你怎么可能幸福呢?今日,或许你喜欢与轻浮和放纵的人为伍,你的朋友是爱世界、内心贪婪的人,是荒宴醉酒者和享乐主义者,是不敬虔和亵渎的人。在天国,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今日,或许你觉得上帝的圣徒们太严肃了,太刻板和太特别了。你宁愿避开他们。你对他们这个团体毫无兴致。在天国,除了他们没有别的伙伴。

今日,或许你觉得祷告、读经和唱赞美诗是单调枯燥和无聊之事,做这些事让你感觉是在忍耐,而不是在享受。你觉得主日礼拜是个负担,让人疲惫;除了一天中的一小块时间,你绝不愿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敬拜上帝中了。但你记住,天堂是永不止息的敬拜。那里的居民昼夜不息地呼喊:“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并唱颂赞羔羊的歌。一个不圣洁之人怎能在这样的处境中找到幸福呢?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