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教徒信仰生活的9个特点

2019-07-14 21:08 浏览量: 521 作者: 主仆 来源: 网络
摘要:整体而言,清教徒认为信徒的标记可见于对罪的恨恶,和有否为神的荣耀而活,也可见于是否爱守信仰本分和爱弟兄姊妹。清教徒十分关注良心。这关注可反映于他们对其他方面的着重:圣经为首、个人化信仰和专注于讲道。

如果“完美主义使人痛苦”,那么这也许正是清教徒的写照。他们尝试以最复杂和艰辛的方法,以取回最纯正和最简单(回到圣经)的基督教信仰。他们的整个生命都沐浴与信仰之中,并在其中畅泳!

巴刻曾这样说,清教徒“基本上是教会改革、牧养更新和福音化及属灵复兴的运动。它是(作为直接表达对神荣耀的热心)一种世界观和全然的基督教哲学。从理性的观点来看,它是‘更正教化’和更新版的‘中世纪主义’。从属灵的观点来看,但它是已改革了的修道主义,但却是在修道院以外,和不需要立一般修士所立之誓”。为说明清教徒对更正教是何等重要,Glenn Hinson用比喻说:“清教徒对更正教的重要性,就如默观和苦修对中世纪教会的重要性一样。

一、神是生命的全部;在日常生活中看到神

清教徒相信神是生命的全部。他们相信不可见的世界与物质的世界同样真实。生命不应分为神圣和世俗,因为整个生命都是神圣的。科顿(John Cotton)说:“不单是我的属灵生命,就连我在世上的日常生活和我的整个生命,都是因信神儿子:他不让任何生命离开对他的信。”清教徒重新相信生命是完整的。巴刻认为清教徒的信心是“拥抱所有”,他们的生活是“整体的”。

因为清教徒相信神的供应,并相信整个生命都是他的,在日常生活中,清教徒看见神在其中。他们将生命每一件东西都看为是“指向神和带着神的恩典”。“他们透过掌权的神,以宽广的目光看生命。”

二、实用和可经验的信心:实践“在地若天”的生命

清教徒坚持真正的基督教会使人在实际生活中产生改变。马发(Eleazar Mather)劝告基督徒,要“以生命和言词来宣讲,不单活出信仰,也要讲述信仰”。欧文也说:“他们的快乐不是在于‘知道’福音的事物,而在于‘活出’它”。

清教徒强调基督教教义的经历性层面。史柏特(Thomas Shepard)教导说:“圣徒对恩典有经验性的知识,藉着实践美德,晓得恩典是十分真实……就如感受到热便知道火是热的;尝过蜜糖便知道它是甜的。”

清教徒强调现世和来世。跟据加尔文的看法,清教徒不同意中世纪的修道主义只对他世的关注。清教徒将现今所活的世界看为“旷野”(传统上认为是与神相遇的地方),而他们的目标是在地上实践“天上的生活”,并确信他们对邻舍、社会、国家和人类都有责任。

三、活出平衡的基督徒生命:强调知识与好行为并重

Perry Miller正确地观察到“清教徒活在(虽然不常感舒服)矛盾的生活中”。这就是说,清教徒可以同时肯定两种彷彿矛盾的概念,所以能活出平衡的生命,就是能活出不同层面的基督徒信仰。这些层面在教会历史中已被分隔开。

这些矛盾的概念包括:头脑和心灵,理论和实践、接受和拒绝这世界、积极和默想的生活、人的工作和神的恩典及个人和群体。

清教徒坚持,知识要与信仰上的委身和好行为相配合。柏金斯定义神学为“生活的科学”。巴刻也说:“对清教徒来说,真正的基督教包括认知、感觉和遵守真理。徒具知识没有顺服、单有感觉而没有行动或只有感觉与行动而没有知识,都当被定为假宗教和对人的灵魂有害。”

四、强调家庭

清教徒看家庭为社会的基本单位。他们一方面减低神职人员的权力,另一方面又强调一家之主的重要性。在解释信仰上,美利(J.Mayne)说:“父母和家主,在子女和仆人当中代表着神自己。”对清教徒而言,纪律的基础是“家庭”,不是牧区。例如Greenham写道:“若要让神的教会在我们当中延续下去,我们必须将她带到家庭中,在家庭中喂养她。”

典型的清教徒会结婚和组织家庭。丈夫或父亲是家庭的头,他要向家庭负责,尤其是在信仰的操练上。教育儿女和家庭崇拜(特别是读圣经和祈祷),对每一个清教徒家庭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本地教会是家庭过宗教生活的地方,每个家庭都会在主日出席教会两次。

五、强调人的罪和神的恩典;强烈的属灵争战感

清教徒同时强调人的罪性和神的恩典。巴克斯特强调基督徒当“尽最大的努力,在神的恩典里成长,加强和增多在灵魂里对基督的兴趣,并减弱和克制肉身的喜好”。人要先认定他的罪,然后藉基督进入与神的约,这约要保存直到未了。

清教徒也十分清楚基督徒历程中的障碍。有关清教徒对属灵争战的关注,巴刻解释道:“属灵争战孕育了清教徒。他们诚然接受他们是被召争战的,并看自己为主的朝圣军队(就如班扬的喻象),明白每前进一步,都会有抗衡的阻力”。

在短文《旧英国清教徒或不妥协者的性格》中,John Geree 写道:“清教徒看他的一生为属灵争战,基督是他的元帅,他的武器,他的祷告,他的眼泪。十字架是旌旗,而他的格言是‘那能忍受苦难的,便能得胜’。”

六、着重讲道

清教徒对讲道有四个前提:理性重要。“所有恩典都是从了解(明白)而来”; 讲道最重要,因为当真理被正确地宣讲,以顺服的心聆听,神便会真正地得荣耀;圣经有赐生命的力量。圣经不单“包含”神的话,其本身就是神的话; 圣灵有权能。唯有神工作,人心才会被感动,人的言语是无用的。

清教徒牧师的讲道有以下步骤:引述经文; 分析经文的内容、架构和组成部分: 解释经文所提出或引伸出来的教义或论点;运用其他经文以澄清其意思; 听众被告知经文的应用,这些应用通常包括信息、劝告、安慰和自我省察。

七、着重读经

清教徒十分强调读经。Glenn Hinson称他们为“圣经人”(peopleof the Book)。在《天路历程》中,主角“基督徒”要回去取回所忘记和遗下的“书卷”(圣经),因为它是“他生命的确据”和所期望的避难所之入场证。贝雷(Lewis Bayly)具体地指导基督徒每日早晨、中午和晚上都阅读一章圣经,以求在一年内读完圣经一次。

清教徒鼓励基督徒当默想圣经的教训,就是有关生活、对罪的审判、神对基督徒所应许的美德(忍耐、贞洁、仁慈、慷慨、服侍的热心、爱心、信心及对神的信靠等)和他的拯救。基督徒当看圣经为神直接寄来的信,而不仅仅是历史。基督徒当以尊敬的心读圣经,就如神站在身旁,为要使他们行义和悔改,而向他们说话。

马特甚至提议“熟读式”(porismatic)读经法——“以虔诚的专注,在圣经的每一节中都得着最少一个观察(observation)、一个祈求(supplication)、一个笔记(note)和一个愿望(wish)”。

八、着重祷告

祷告是清教徒的心脏。关于祷告,约翰·班扬教导说:祷告“是人以认真、敏感和感性的态度,借着基督,透过圣灵的能力和帮助,向神献上心灵或灵魂。这些祷告是为着神已应许的事物或根据圣经的话,又是为着教会的好处。这都是凭顺服和信心,以遵行神的旨意。”

巴克斯特坚持基督徒要一天祷告多次,安息日就更多。较虔诚的清教徒更会整天祷告。情况需要时,突然祷告也常可听到。他们相信自己正在实践圣经的要求——“不住的祷告”(帖前5:17)。清教徒因着对祷告的逼切,甚至建立“私室”(closets)作为配合。

清教徒在家里和教会中都会作可见的祷告,诗篇常作公祷之用。而且他们的祷告常常充满圣经的经文。他们看眼泪为心灵祷告的主要元素。

九、自我省察

清教徒相信“自我省察”的重要性,因为他们看重保罗向哥林多信徒所说的话:“省察你们自己,看看你们有信心没有”(林后13:5)。他们以神的话省察内在与外在的经历:

“圣经是基督徒省察的准则。‘空想’与‘意见’都是错误的准则。当以圣经正典判断灵性。这正是大卫所说“脚前的灯”(诗119:105),让神的话作为公断,以衡量我们有没有得着神的恩典。人以太阳来判定颜色,也当以圣经的亮光,来判定灵魂的状态。”

整体而言,清教徒认为信徒的标记可见于对罪的恨恶,和有否为神的荣耀而活,也可见于是否爱守信仰本分和爱弟兄姊妹。清教徒十分关注良心。这关注可反映于他们对其他方面的着重:圣经为首、个人化信仰和专注于讲道。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