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对比世界标准

2019-07-18 19:44 浏览量: 620 作者: 斯托得 来源: 作者文集
摘要:耶稣的新团体是按另一种原则组成的,模式截然不同——是谦卑服侍,而非强迫压制。领导和统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观念。真正的基督徒领袖的象征,不是帝王的紫袍,而是奴隶的粗布手巾;不是象牙金宝座,乃是洗脚的水盆。

否定自我(拒绝我们的罪)与肯定自我(欣赏神的恩赐)都不是专注于自我的死胡同。相反的,这两者都是自我牺牲的途径。了解自我应当导致舍弃自我。十字架的团体基本上是具舍己之爱的团体,藉敬拜神及服侍人表达出来。十字架不断呼召我们来达到这个目标。

十字架与世界标准的差距,最戏剧化的表达,可见于雅各与约翰的请求及耶稣的回答。

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约翰进前来,对耶稣说:“夫子,我们无论求你什么,愿你给我们作。”耶稣说:“要我给你们作什么?”他们说:“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耶稣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他们说:“我们能!”耶稣说:“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赐的,乃是为谁预备的,就赐给谁。”

那十个门徒听见,就恼怒雅各、约翰。耶稣叫他们来,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尊为君王的,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待,乃是要服待人,并且要含命,作多人的赎价。”(可十35-45

35节(“我们无论求什么,愿你给我们作”)和第45节(“人子来……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各自引入与总结了这段故事,也刻画出西庇太的儿子和人子之间,差异太大,无法协调。他们的话语不同,精神不同,志向不同。雅各、约翰想要在能力荣耀中坐在宝座上,耶稣却知道,他必须软弱地挂在十字架上,承受羞辱。这对比太强烈了。

1、自私与牺牲的对比

第一,是自私的野心与牺牲的对比。两兄弟所说:“我们无论求你什么,愿你给我们作”,无疑是一切祷告中最恶劣、最明显的自我中心式祈求。他们似乎预期,在天国中将有一场不圣洁的权利地位之争,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先下手为强。

他们所提与耶稣“同坐”在荣耀里,将“人类的虚荣暴露无遗”。“这与真正的祈祷完全相反,真祈祷绝不会让神听我们的,总是让自己能顺服神。可是世界(甚至是教会)充满了雅各、约翰,想要争名夺利,抓权把位,以成就论生命,一心梦想成功。他们一切的野心都是为自己。

这种心态与十字架的道路完全不符。“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他放弃天上权力、荣耀,自己卑微,成了奴仆。他舍己毫无保留,也不惧怕,为受鄙视、被忽略的人献上自己。

他一心所求的,是神的荣耀与有神形像之人类的益处。为了这些,他宁愿忍受十字架的凌辱,现在,他呼召我们来跟随,不要为自己求大事,而要先求神的国与神的义。

2、权力与服侍的对比

第二个对比是权力与服侍。雅各、约翰所要的似乎不只是荣誉,也是权力。他们要求在耶稣的荣耀里“坐”于他的两侧,这个梦绝不是想坐在地板上,或垫子上、凳子上、椅子上,而是坐在宝座上。他们幻想各自坐于一宝座上。我们知道他们的家庭环境不错,因为父亲西庇太在湖上打渔的事业,还请了雇佣。也许他们怀念有仆人伺候的滋味,可是愿意暂时放下这项奢侈,只要最后有宝座可坐便得补偿了。

世界热衷权势。耶稣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尊为君王的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42节)。也许他在想着罗马,皇帝将像印在钱币上,并且刻着“当受崇敬”。也许他在想着希律,虽然只是个分封的王,却像暴君一样。权力欲是堕落性情所特有的。

这也与十字架道路完全不符,这道路以服侍为标榜。耶稣令人震惊的宣告:“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在但以理书中的异象,人子得了权柄,万国都要侍奉他(七13-14)。耶稣以此头衔自称,却将角色更换了。他来并不是要受人服侍,而是成为仆人之歌中的“耶和华的仆人”。

他将这两幅图合而为一。他既是荣耀的人子,又是受苦的仆人;他进入荣耀之途是经过受苦。他也要我们如此跟随他。在世俗社会,统治者任意辖制、剥削、虐待他人。“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43节),耶稣加强语气地说。

耶稣的新团体是按另一种原则组成的,模式截然不同——是谦卑服侍,而非强迫压制。领导和统治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观念。真正的基督徒领袖的象征,不是帝王的紫袍,而是奴隶的粗布手巾;不是象牙金宝座,乃是洗脚的水盆。

3、舒适与受苦的对比

第三个对比,是舒适与受苦,自古至今皆然。雅各、约翰要求荣耀的宝座,等于在名誉、权势之外,还要求舒适。他们跟着耶稣到处漂泊,成了流浪汉,是否曾想起舒适的家呢?他们立刻敏捷地答道:“我们能”(38-39节)。但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而是在做白日梦,以为弥赛亚筵席上有高脚玻璃杯,荡漾着美酒,在筵席之前还有极尽奢华的沐浴,正如希律所爱的作法。可是耶稣所指的,却是他的受苦。他说,他们当真会分他的杯和洗,却没有指明内容为何。后来雅各在希律安提帕手下遭斩首,约翰则受长期放逐之苦。

雅各与约翰的精神绵延不断,特别是在我们被丰裕的物质冲昏头的人当中。不错,通货膨胀、失业等,令一些人失去了安全感,可是我们仍然以为安全是应当与生限来的,“安全第一”是最睿智的格言。冒险精神,不计代价站在缺乏权益者一边的精神,都到哪里去了?不顾安危甘心去服侍,重怜悯轻舒适,肯吃苦不享福的基督徒,在哪里呢?成千的拓荒工作等着人去从事,向我们自满的生活挑战,要我们去冒险。

安全第一与十字架的道路也不相符。道成肉身与赎罪,是多大胆的冒险!全能的神竟然放弃他的特权,取了肉身,担当人的罪,这完全与习俗、规范背道而驰!耶稣除了在父里面,没有其他安全感。因此,跟随耶稣就是接受可能不稳定的事实,为他的名承受危险与弃绝。因此,雅各、约翰贪图名誉、权势、舒适、安全,但耶稣的经历却以牺牲、服侍、受苦为记号。

马可,这位愈来愈被人肯定为神学布道家,而不仅是位历史学者的作者,将雅各与约翰的请求,夹在两则明言十字架的经文当中。基督十字架的荣耀,更衬托出他们出于自私的野心所要求的东西,是何等卑劣、不值、破烂。这手法也强调出,每一个世代的基督徒,都要面对一项抉择,或是选众人的道路,或是选十字架的道路。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