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兹对中国教会的意义

2017-10-10 07:52 浏览量: 864 作者: 颜新恩 来源: 《杏花》
摘要:依我看来,要回答爱德华兹对中国教会的意义这个问题,需要了解两件最基本的事情:爱德华兹的主要属灵遗产以及中国教会的基本状况。但这两方面都不容易了解。就爱德华兹而论,看他浩瀚

依我看来,要回答爱德华兹对中国教会的意义这个问题,需要了解两件最基本的事情:爱德华兹的主要属灵遗产以及中国教会的基本状况。但这两方面都不容易了解。就爱德华兹而论,看他浩瀚的著作以及对其汗牛充栋的研究文献,就可知其复杂性及丰富性;而就中国教会而言,我们甚至不知从何说起。但我希望先问另外一个问题:爱德华兹究竟有何特别之处,以致对中国教会具有特别的意义?

像非洲的奥古斯丁与欧洲的加尔文一样,北美洲的爱德华兹也是一位普世性的伟大神学家。浏览教会历史可以帮助我们看出爱德华兹的独特之处。爱德华兹作为美国大觉醒时期的领袖,同时也被誉为“清教徒神学王子”,这两点使得他超越了大多数奋兴家和神学家。教会历史上,有些时候虽有一些灵性的复兴,却伴随着反智、反律法及反秩序的结果;有些人虽促进了某些神学贡献,却产生了教条化的法利赛派的副作用。爱德华兹却在二者之间取得了罕见的平衡。这绝不是简单的中庸之道而是超越。所有尝试过理智研究和属灵操练之间张力的人,都能体会这其中不偏左也不偏右的艰难。几乎很少有人像爱德华兹一样,同时在科学、哲学、神学、牧养(讲道)、灵修、宣教、家庭生活、子女教育上都有着卓越的贡献。他为牧者树立了一个典范:一个牧师是可能在学术研究、属灵操练、牧养教会、家庭生活、文化爱好之间取得平衡的。在这里,我要特别指出他在教义和灵修之平衡关系方面的杰出贡献。显然在这个平衡关系方面,他的著作对于中国教会而言,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爱德华兹的广博令人印象深刻,但这一切在他的生命中非常和谐。因为他思想的核心是三一上帝的荣耀。在此框架下,他从圣约的角度理解上帝的作为。他认为这就是全本圣经所见证的。在此亮光下,创造与救赎、天国与世界、心灵和肉身就不会被割裂。这是基督徒整全生命的基础。相应地,在实践层面,他建构并见证了宽广的属灵生活模式:圣道与圣灵并行。虽然这是加尔文的主张,恕我妄言,加尔文本人并没有展现出这种平衡 。爱德华兹身处复兴时代,他驳斥一味追求奇迹的狂热分子,不要迷信经验而要回归圣道的规范;同时,他也严正地警告那些不相信奇迹的“理性派”,要相信上帝的作为并去体验圣灵的大能。现在我们要来思想:他的这些主张对中国教会有何价值?

就具体的状况而论,可能一百个人就有一百个中国教会的印象。尽管如此,但就思想模式而言,却也并非不能做些宏观的总结。事实上,中国教会的神学传统还远谈不上丰厚,即使从普世新教教会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思想也显得十分单薄 。虽然还未经过严格的研究,但我接受这样一个经验判断:中国教会的思想主要是改革宗和灵恩派这两个阵营,外加一个比较糊涂的所谓福音派。思想狭隘就容易偏颇乃至偏执,这是中国家庭教会相对分散的原因之一。很多人认为是政治因素造成的,我的看法恰恰相反,中国家庭教会有现在的联结(尽管不深)正是政治的环境所维持的。把我们拴在一起的,不是神学与异象,而是共同的困境和磨难。如果哪天有机会展开自由的对话,恐怕只会更加分散。这主要的原因,是很多传道人在完全没有宗派的神学和权威的约束下迷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个人”的亮光和体验以至权威。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约束,不过仅是一点可怜的福音派信念维持(大多时候就是指个人得救部分)。自然而然地,我们会滑向二元化的世界观,这是中国家庭教会最主要的传统之一。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应该算倪柝声和王明道二位前辈吧。随着近年改革宗信念拥护者在城市教会的兴起,这一根深蒂固的传统逐渐改变,一些城市教会开始以文化使命消解教会与社会的分离。依我有限的观察,虽然现在仍然只是一个“入世”的起步,但已露出似乎有矫枉过正的征兆。因为二元化世界观虽然偏颇,但圣经的确描述了“二元”对抗的存在:心灵与肉体、光明与黑暗、良善与邪恶⋯⋯完全取消二者的张力,很容易世俗化,这同样是错误的。而另一方面,在二元化道路走得更远的则是灵恩派。而这个群体(包括极端和温和)占据着中国信徒相当的份额。无论是哪一派,如果我们愿意聆听爱德华兹的教导,那么将在不同程度上得到调整。

宗派是必须的吗?很多研究神学的人会给予肯定的回答。很多人认为中国教会的下一步也必须是宗派化。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最初几个世纪的教会(使徒、教父时期)并没有类似的宗派,但却以正统神学维系着教会的大公性(合一)。但为什么今天的教会做不到?其中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神学太过于狭隘,以至于争执一些不太重要的东西而忽略了最重要的教义。中国教会的建造少不了神学的重建,但真正的建树必须是核心的神学论题。在圣经和教会传统中,没有任何其他教义比三一论更直指基督教信仰的本质 。教父们竭力探索的教义神学正是三一论。有一点值得提出,和爱德华兹一样,教父们也都是教会的牧者。如果中国的牧者愿意学习爱德华兹以三一论作为思想的总纲,这将是中国教会之幸。这个教义的宏大,可以包容中国的复杂,也可以平衡执于一端的偏激。这有助于中国教会未来的合一。因为三一论,也只有三一论,才能统摄一切:多与一、同与异,避免无谓的纷争。这个教义中圣道与圣灵的关系,也能有效平衡“理智”与“心灵”的偏好,使改革宗人士更多留意圣灵,灵恩派人士更严谨地研读圣言。学习三一论,特别如爱德华兹那样去寻求三一神的荣耀,能使我们摆脱个人主义、英雄主义与功利主义,去建造健康的教会,在圣约的框架下,建构一元的世界观,以及整全的生命。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