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玮文集

关注:0 粉丝:1
帐户设置 发表日志

[转载]你们要什么

亲爱的朋友,你们好!我是施玮。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是耶稣呼召他的门徒。

上次我们讲到耶稣的受洗,也讲到耶稣在旷野受试探。而今天那位在耶稣受洗的时候为他作见证的约翰又一次为耶稣作见证,用他自己所做的来表明他所说的,那就是愿他渐渐兴旺,而愿意自己渐渐衰微。

  亲爱弟兄姊妹,慕道朋友们,在《约翰福音》1:35-42节记录了这样一件事:那天约翰同两个门徒站在那里,这两个门徒其中一个就是安德烈。这两个门徒已经受了约翰的洗,并且也尊他为自己的宗教老师。那时他们站在那里的时候,约翰看见耶稣行走,就对他的门徒说:“看哪,这是神的羔羊!”两个门徒听见他的话,就跟从了耶稣。”

  我常常读到这里的时候,就觉得从约翰心中所出来的是何等美的诗歌。他不是嫉妒,他学习耶稣的榜样,不以自己为强夺。当他看见耶稣行走的时候,他就为耶稣作见证:“看哪,这是神的羔羊!”我们每一个人是将人带到自己面前,还是将人引向我们的救主耶稣?我们是否愿意让那些跟从我们的人转眼仰望耶稣,去看那神的羔羊。

  其实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在我们这些传道人或弟兄姊妹身上,我们都没有救恩,也没有可以帮助别人生命的东西,真正能够帮助别人生命的只有耶稣基督。只有耶稣他死在十字架上流出的宝血,他那荣耀、永恒的生命。

  两个门徒听见这话就跟从耶稣,然后就发生了一些事情。

  耶稣就问他们,“你们要什么?”因为他看见他们跟着,就像耶稣现在转回身来问:“你要什么呢?”也许我们有很多预备要的东西,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想问耶稣要的,是我们必需的。然而那两个门徒却说:“拉比(“拉比”翻出来就是“夫子”),在哪里住?”他们希望知道耶稣住在哪里。我们希望知道耶稣住在哪里吗?我们盼望和他同住吗?亲爱的弟兄姊妹,若是我们盼望与耶稣同住,我们才能够真知道他。

  那位走在人间的神子,世界都是借着他而造的,万物也是自他而出,他来到这世上,世界却不认识他。我想到当时除了这两位门徒,其他的人都在做什么呢?我们今天在做什么呢?

  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两千年前还是两千年后,人们都快乐着,却被快乐的短暂而惊惶不定;人们悲哀着,却又疑惑悲哀的虚谎,疑惑我们真的心灵中需要悲哀吗?我们需要为自己心里来悲哀吗?从我们心中涌出的悲哀是真实的吗?我们盼望麻木地活着,盼望快乐再快乐,盼望放纵再放纵,甚至我们盼望迷失。

  在认知的黑洞中,哭与笑是一些晃动在洞壁上的影子,成了世人的娱乐,慰藉那没有盼望的生命。而耶稣这生命之光在人群中行走,他如羔羊般默默无声。他走过哭泣的人,他看见哭泣背后的冷漠,因为这冷漠是人们对自己哭泣的冷漠,更是对自己心灵的冷漠。我们哭泣,却没有从心中发出;我们哭泣,是冷漠于真理、冷漠于照亮我们黑暗的光。他也向那干枯的白骨吹笛,枯骨中的喜乐却像一颗发不了芽的种子。

  亲爱的弟兄姊妹,亲爱的朋友,你知道耶稣在向你那死的骨头、死的心灵吹笛吗?你听见他的音乐而起舞吗?你里面的喜乐为何无法发出芽来?也许正是我们对生命的冷漠,我们对灵魂的冷漠,我们失去盼望,使我们的喜乐、使我们的平安只是种子,埋在我们灵魂最深处无法发芽,无法彰显在我们的生命中。耶稣也走过那些行乐者,却看见他们嘻笑背后的绝望,他正向着麻木肉体举哀,肉体中的灵魂却像一块石头无法回应。

  上帝的独生子在人间走着,在一群残缺的人中间不断地询问:“你们要什么?”

  哦,亲爱的朋友们,你要什么?上帝在问你:“你要什么?”你要耶稣吗?

  我写过一篇文章,以安德烈的角度来自述那一刻他遇见耶稣问他要什么之后他的心情。为何他会去跟随耶稣,为何他向耶稣问:你住在哪里?为何他就被耶稣得着,成为一个传讲福音的人。

  安德烈的自述:

  我跟随了人间最大的先知,他穿骆驼毛的衣服,吃蝗虫和野蜜。他用水为人施洗,他说的话深奥而经典,拥有着斥责人罪的权柄。

  全地的人涌向这位旷野中的先知,而我是他的门徒。虽然我只是个渔夫,但作为施洗约翰的门徒,令我与众不同。

  但我仍有烦恼,内心的空虚并未减少。虽然与他一同高呼“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我却并不知道天国在哪里,更听不见它走近的足音。而悔改,似乎是个难以完成的事情,也许因为悔改永远无法彻底完成,天国就似乎难以走近吧?

  我在传讲“真理”的时候心虚,老师约翰的看见并不能成为我的。他是和我不一样的人,他不能让我与他同住。

  几天前,老师在约旦河施洗。曾有鸽子从天而降,落在一位受洗者身上,那一刻,有光,照亮了河水,天上似乎发出过声音,但我回忆时总感到那是不是幻听。

  那人很平常,穿的和我一样,衣服也会被河水浸湿。你看!此刻,他正穿过街市走着,一双赤足满是泥污。他刚躲开一个妇人吵闹的推销,追逐的孩童又撞在他身上,难道这就是老师约翰说的,要用圣灵和火来施洗的人?

  “看哪!这是神的羔羊!”

  不与人同住的旷野先知要我跟随这位住在市井罪人中的普通人吗?我虽然疑惑,但深埋在心中的寂寞,让我的脚步跟随了他——一个看上去可以和我同吃同住的人。他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耶稣。太多犹太人用这个名字了,于是,就淡忘了这名字不寻常的意义:拯救者。

  亲爱的弟兄姊妹,亲爱的朋友,我们常常因着我们跟随人间的先知,因着我们跟随了人间的一个贤哲,或者因着我们去研究、了解一种伟大的理论,我们心中就有一种自得。人们看我们似乎也比别人高一些,好像我们有很好的道德或者有很好的悟性,然而我们的内心深处仍然是空虚的。我们所传讲的那些领悟、那些真理对我们自己来说,有的时候也仍然是虚谎的,仍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安德烈跟随了约翰,但施洗约翰他在灵里所认识的耶稣他并不认识,只有在那一刻,当他能够诚实的面对自己的寂寞,面对自己的空虚而来跟随耶稣的时候,他遇见了耶稣。

  你们要什么?耶稣回头问我。

  我的老师约翰像每个人间的大先知、大贤哲一样,永远是颁布律法和准则,对我们说的都是:你们要如何如何……

  律法与准则已经令我的残缺越来越大,让我深陷在虚弱与自卑中。而他,这位神的羔羊,却向我转过头来,安静、确定的目光,盯住了我的眼睛,仿佛凝视着我里面的残缺与空虚,凝视着我心灵中饥渴的伤洞,问我,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呢?他没有限定要求的次数,一切的丰富都在这位赤脚立于街市的人身上。我不禁在一瞬间由激动而至惊慌。

  什么是我要的?

  亲爱的朋友们,当安德烈在问什么是我要的时候,我的心也在问什么是我要的?你的心是否也在问你,什么是你要的?

  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深深地感到不仅仅是安德烈,也是我们每一位门徒,甚至每一位来到神跟前的人所遭遇的那一刻。那一刻耶稣不是颁布给我们一些律法,耶稣是看见我们心灵深处,问我们:“什么是你要的?”

  我飞速地想了许多,越想越多,却没有一样能使我里面充满。就算耶稣给了我一切想要的,下一分钟,饥渴仍会使我有新的要求,使我重新变成残缺,重新深深地陷在饥渴当中。

  “老师,你在哪里住?”这句话一出口,心便奇妙地安静下来。

  那一天,我与他同住,他的声音、他的举手投足,他脸上的喜怒、他心中的哀乐,都被我一一地看见了,都被我一一地记在心里。他的恩典与真理,借着同住,就这样充充满满地使我领受了幸福的饱足。

  但我还是离开了,带走了一些记在纸上的“真理”,这些曾经让我幸福饱足的话,一离开说话的羔羊,竟成了让我更为饥渴的东西,甚至成了定罪的规条。而那一缕被我偷走的光,竟也成了心灵中将残的灯火,无法供给我足够的温暖……

  亲爱的弟兄姊妹,亲爱的朋友,你也是这样吗?当我们与耶稣同在,与基督同在,借着与他的同在来领受他话语之后,当我们把这些话语记在纸上的时候,当我们带着这些话语离开耶稣之后,这些话语就成为自我定罪也定罪别人的律法,无法供给生命和温暖。

  后来安德烈又成为了一位打渔的人,他将饥渴随着网抛向了大海,当他和西门一起在加利利海边打渔时,他心中又无法忘记耶稣,无法忘记那一天与他的同住。就忍不住地向西门谈起了耶稣。

  “我遇见弥赛亚了。”我说。

  弟弟抬眼望着我,挑衅而怀疑。我知道他的想法,是啊,整个民族期待的救主,能是这样瘦弱普通的人吗?与他同住的那一夜,他并没有在我面前行什么神迹,让我看见他来自天上的能力,他甚至没有超凡的体魄和异与常人的特殊生活习惯,是什么使我离开祖辈先知们都预言过的约翰大师,要去跟从耶稣呢?

  西门吆喝了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维,我俩合力将网撒向天空。当渔网笼着喷薄绚丽的彩霞罩向大海时,我心中一颤,猛然明白,那一晚的同住,令我像条小鱼般被光网住了。我虽然还没有亲眼见他行奇事的能力,却感受到了他对我生命和心灵所拥有的能力。

  我一边和西门将网住的鱼拉上来,一边词不达意地和西门说着这些事,西门并不怀疑我这哥哥说的话,却仍是糊涂的……直到耶稣沿着海边走近我们。当西门也和我一样看着他时,我从弟弟的脸上,看见他的心灵的饥渴以及光给他的满足,也看见他与我一样被耶稣网住了。

  这时,耶稣对我们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说实在的,我那时不太懂这句话,只是感受到耶稣对我所拥有的绝对权力;并且他给了我饱足,令我不再对鱼感兴趣了,令我和弟弟西门立刻舍了渔网,因为我们不再担心,也不再以为这肚腹的满足是我生命的至高。当我们跑向耶稣的时候,湿软的河滩上留下了两串深陷、坚定的足迹。

  我成了耶稣的门徒,一个一步不离跟随他的人。回想当初耶稣问我要什么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要的不是一网鱼,也不是一条船,甚至也不是梦想中完美的自我,也不仅仅是亮光或关于光的知识。我要的是耶稣自己,是光的源头,是真理本身,我要的是被他得着,被他网住。

  虽然,我对真理的认知仍是残缺的,生活行为也还是残缺的,但我里面的幸福感却因为与他同住,而超越了这残缺达到了满足,甚至满溢出来。

  神的羔羊在人间行走,世上拥挤着不得满足的人。

  哦,亲爱的阿爸天父,我们向你不断地要神迹,哦,主啊,我们不断地向你要求那些酒使我们快乐,要求那些饼使我们饱足,但是你告诉我们神迹只有一个,那就是羔羊的替死。看不见你,我们怎能看见神迹吗?我们心若不与你同住,又怎能明白天国呢?主啊,愿你不断在我们心中向我们问:“你们要什么?”让我们知道我们要的是你,而你所要的也是我们这些不配的、流浪在外的羔羊。奉主耶稣基督名祷告。阿们!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