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玮文集

关注:0 粉丝:1
帐户设置 发表日志

高山低谷中,让生命活出精彩

人生风风雨雨,我们大家都走过。我们说要活出精彩,活出意义,可是我的人生充满苦难,充满失败,怎么可能活出精彩?

    良好的心态,让我活出精彩

    我(萧宽志)是在台湾高雄的乡下长大的,是大山里面的孩子。我的人生也是这样,有高山和低谷。我一直想做一个音乐商人,因为我早期认为学音乐要花很多钱,就自己打工,赚了钱再玩我的音乐。岂不知绕了几十年,把我摔得浑身是伤。

    能够再爬起来,真是上帝给我很大的恩典。我的人生每次到谷底的时候,还是音乐帮助我。每次当我生意失败,或人生遇到很大挫败的时候,我都会唱一首诗歌,我很喜欢那首《炼我愈精》。诗歌里说,葡萄不经过压榨,就不能变成酒;橄榄不经过压榨,就不能变成油;哪哒不经过压榨,就不能流露芬芳。每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神从我们身上拿去的东西,他用自己来代替。他把你的事业、健康、成功拿掉,他是要给你另外一个事业、成功、健康和生命。所以我每次都在这样在起起伏伏里往前走。

    除了音乐以外,神给我一个良好的心态,让我勇敢地面对很多事情。环境临到时,你可以一蹶不振,也可以再起来;太阳还是要出来的,神还是要照亮你。你失败了,神还是没有离弃你,还是每天给你春风,给你阳光,告诉你,你还是可以再起来。所以我们在人生的低谷中可以重新面对。

    只有你带着良好的心态,你才有办法能面对生命,面对精彩,失败也是一种精彩。在我看,生命有高有低的变化,就好像音符一样,有高音,有低音。有时候低音的震撼力比高音的穿透力还要强。所以,人生有各种生活的色彩,才多彩多姿;如果一生平平淡淡,也是一种遗憾。

    法国哲学家蒙丹尼说:“折磨人的,往往不是事物的本身,而是人对事物的看法”,这个是很重要的。同样一件事情临到两个人身上,不同的反应与不同的心态,会带来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完全的倚靠,让我活出精彩

我(林鹿)的失败就是我的婚姻。在三十岁出头的时候经历了离婚。离婚对我的自尊心、对我作为一个女人的打击是很大的。当时我承认我的失败,接受我的失败,我也不能只到失败为止。当时我有个信心,就是我以后要比以前过得更好。因着我的有限、我的缺乏、我对感情的处理和我当时的不成熟,在那个年龄我接受。

    我记得有天晚上我祷告,说:“主啊,我现在失败了,我靠着我自己处理婚姻失败了,以后我若靠自己的话,我会不断地重复这种失败。但是我现在不愿意再靠自己,我要靠着你,求你来带领我!”

    所以离婚以后我走上一条靠着主的路,而这条路就是神让我不断惊喜的路。我们从来不知道前面的路,但是跟着神走,走到今天,我觉得非常感恩。

    人生有高山低谷,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打击、挫折和伤害。能够走过来,不仅仅是有正面积极的心态,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有主。因为有主我们才有盼望,才有勇气去面对明天。因他活着,我们就不再惧怕。

持久的苦难,让我活出精彩

    我的人生失败的次数比较多,但是信主以前,我的心态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样来激励自己。但是最后到我连续三次宫外孕流产之后,我基本上绝望了。我每一次都向神祷告,神都突破了我向他求的底线。我想至少神能让我不动手术,但这种“至少”神都突破了。

    我当时的感受就是说,我没有向神求富贵、财富,我只不过是求一个孩子,女人都很容易生出一个孩子,但偏偏我就是没有。我就觉得如果神连这点都不能给我的话,我不能信你了。一次又一次,我是要不信他,但神的信实超越了我们的不信,

    记得我要去动手术前一夜,神就将这首《炼我愈精》放在我们的心里,我们两个人不停地唱这首歌,“如果你拿去的,你以自己来代替” 。唱这首歌我就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可能第二天会是一个苦难的结果。但这个苦难结果来的时候,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会离神远去,反而离神越亲近。

    这个过程有十年之中,每个月都在等待、希望、祷告、失望……感觉好像遭到神的拒绝。但是心里却对神越来越明白,越来越爱,所以我经历了这十多年,我感受到在低谷中才能与神相遇,在低谷中我们与神的亲密度,能够让我们破除过去在宗教里面对神很多的误解。神可以拿去我们的健康、孩子、财富,等等,因为这一切真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是他将他自己给你,他成为你的一切,他成为你的盼望,而且他能够让你知道,凡天父交给他的,一个也不失落,即便我不想要主了,但是他却牢牢抓住我。

    当我最后一次流产的时候,我躺在床上,我查经班的肢体在我旁边,我们继续查经,完全没有觉得神让进入一个低谷,而且我们查经班也有生孩子的,我帮他们抱孩子,心里也没有难过。直到前些日子,我查经班的姊妹有一直不能怀孕,而现在怀孕了,我觉得很喜乐。过去觉得很不公平,现在很喜乐。每一有孩子的人有他的精彩,没有孩子的人也有他的精彩。

信心应建立在神的属性上

    很多时候,我们不应该将信心仅仅建立在神的作为上面,而是应该完全建立在神的属性里头。如果一个人的信心建立在神的作为上面,对神就有很多期待,你要赐给我孩子,你要给我美满的婚姻,等等,会期待神为我做很多事情。当我看不到神垂听我的祷告,为我成就某些事情的时候,我的信心可能因此会崩溃,但是神不可能每件事情都照着我们所求的答应我们,神他的智慧道路都高过我们。

    如果我们将信心建立在神的属性上就会不一样,神的属性是神对我们的爱是永远不改变的,神的智慧是无限的,神的圣洁、公义,等等都是完美的。我们把信心建立在神完美的属性上,我们的信心就不会动摇。

    但往往是人在低谷时,看不到神的属性,看到的是环境。在五六年前,我太太病重时,我妈妈先走了,接着是我太太走了,我一生中最爱我的两个女人同时到主耶稣那里去了,留给我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最小的不到十二岁,一个不到十四岁,一个不到十五岁,都是最叛逆的时候。那个时候,我问神: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我?突然间我的心里面听到一句神的回应:怎么不可以是你?难道一定是别人吗?为什么这个环境就不能临到你?这样的状况临到你就是错的?临到别人才对?我才恍然大悟,我感觉到那是神的拯救啊,让我真正地从生命里经历神,认识神,让我从抱怨里走出来。神有他的计划,只是我们还不知道,神在我身上的可能是很大的。你认为活不了了,主啊,如果你这样,我信你有什么意思?

    我曾经在事业失败时问神:神啊,我每次祷告,但是没用,那个不信你的人、拜偶像的事业还腾达?不信主的人什么事情都能做,我每天读经、祷告,到后来神也没有祝福,你不是说,没有一个好处不留给我们的,但是我看不到。

    人是很自私的,比如别人看到神给一个人很多恩赐,但他自己只看他所没有的。比如别人看到我有幸福的家庭,但是我永远只看到自己没有孩子。不是说我们不能将信心建立在神的作为上,而是我们不能将信心建立在神要按我们的命令来作为。就如《约伯记》里“你看我手所造的世界”,如果你看神的作为、神所造的世界、神对灵魂的救赎、神的爱、神的永恒,以及神在每个生命中有他自己的美意,你就不会像一个不成熟的孩子一样,永远想要那个你没有的东西。

我们在逆境中要回到神面前,这是最难,但又是必须的。最难战胜的并不是病,并不是真正事业的失败,最难战胜的是自己。

    有很多人白白地受苦,没有把受苦成为他生命一个弹跳的机会。生命本身是松松垮垮的,但苦难引起我们生命的敏感,就来问一些问题,就开始向神这个方向问,靠神的帮助,整个生命就弹跳起来了,就开始更结实了,然后你在生命中慢慢经历神,就越来越认识他。所以这样就成了一个造就你的机会。每一次的打击,都是真利益。如果白白受苦就不是真利益,当你回到神的面前,就会得到真利益。

    神当初让我(施玮)受那个苦的时候,其实是真正挪去我里面的靠自己和骄傲。我一直是禁食祷告向神求谦卑,但谦卑不下来。我觉得我什么都能干,但是当这个事情发生以后,第一,我作为女人的骄傲没有了;我属灵的骄傲没有了,当千分之一的宫外孕的几率我经历三次后,我开始对神愤怒,我觉得自己骄傲的灵命和亲近也没有了,这个时候再加上婆婆对孩子的事情非常在乎,也给我很大的压力,好像我在亲人中间作为一个妻子、作为一个儿媳是很羞辱的,在这种情况下,当我每次去传讲福音、布道时要很深很深的祷告,求神除去我里面对他的怒气,对人的怒气和对自己命运的怒气。我经过了这十年,我发现一切我都没有改变,但我再看别人时,确实比我强了。

    当我(萧宽志)重新面对自己,在最苦难、最低潮、最活不下去的时候,重新面对自己,面对神,我开始数算神的恩典。神给我音乐,给我创作才能,我为什么不去创作呢?所以,从那个手术开刀后,我就用我的恩赐开始布道,去传福音,去做见证,去分享我的生命,分享我的音乐。前面四十几年加起来的音乐创作的数量和质量抵不上那时我一个月的音乐创作,而且这时候的音乐创作就像天籁之音,很自然的就出来了,而且我发现刹不了车,所以我的音乐叫“音乐泉水”,像泉水一样冒出来。

    我发现当你走出低谷,重新面对神,对神微笑、顺服时,加倍的祝福就会临到你。如果没有经历那一段,我就不会回到神面前,我还想用自己的方法走自己的路,但是经过低谷我回到神面前,我把自己交给神,我重新面对的时候,发现是加倍的祝福。因为你走过那一段低谷,生命才能经历这一段的丰盛,所以你要感谢那一段。你走不过,就没有了,哪里还有接下来的这一段。我常常跟神讲,神啊,你的手段实在是超奇啊,所以你的名字叫奇妙。

    我们作父母的,都是自己想怎样宠自己的孩子,但是神不是,他永远想到怎样对我们最好。真正的信心就是在逆境里头,那种信心才是真信心。

    当我们经过生命中种种的考验、打击、伤害,我们的生命就不断地炼净,越来越完美,越来越有深度,越来越有智慧,越来越坚强。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