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玮文集

关注:0 粉丝:1
帐户设置 发表日志

[转载]诗句也配不上你圣洁的美丽

朋友们好!我是施玮。

在前面三十三期的节目中,我们借着思想耶稣的话题来思想十字架上的耶稣,思想他为我们作成的,思想他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承担的,这是另一种情歌。

  我曾经写了三十三首十字架上的耶稣,前面三十三期节目都是按照这三十三首诗来讲述的,这些诗歌都是我先给耶稣的诗歌。是一种情歌,更是我人生经历中遇见耶稣认识他,被他得着的经历。在那些日子里面,我在诗歌与耶稣之间徘徊,也在诗歌与耶稣之间渐渐转变了我生命的重点。

  有听过节目的人,也许还记得几句诗歌。我曾经在开始的时候写过这样一句诗,我说“以纯净的诗行与你叙谈”。那个时候我觉得诗是最美丽的。而我在认为最纯净最美丽的诗歌中,才配与主与天地的神与我的良人——耶稣来叙谈。后来我又写“以诗句之喻配不上你圣洁的美丽”。那个阶段我就发现,即便我用诗歌我认为最美的东西织成我的衣服,穿上它的时候仍然不配嫁给耶稣。我仍然是污秽的,仍然配不上他圣洁美丽。那一段时间,我发现我认为最美的诗歌当它遇见了美的源头以后,它就变得污秽。我认为我心中最美的东西生命中最纯净的东西,当它面对神的时候,被光照的时候,就有了它的破绽,就有了它丝丝缕缕的皱纹,就有了它许多的灰尘。再后来我又在一首诗中写“当我在午夜书写诗行,在诗句中等待耶稣”。那时我觉得我的生命要在诗意之中,就像我们常常说的,诗意地叙及大地。

  在今天这样一个纷乱的世代,这样一个庸俗平庸的世代,这样一个吵杂的世代,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诗意地叙及大地,诗意地看待人生,诗意地做每一件事。然而,我也希望诗意中等待那诗的源头,那美的源头,那爱源头。仿佛一个初恋的人,仿佛一个新嫁娘等待她的新郎,等待她的爱人。

  后来在一首诗中我写了这样两句,那两句诗代表着我生命中巨大的改变,在人生中审美上的改变。我说,“诗句写了万行终将成灰烬,古旧的十字架却日日常新。”对一个从小就想做诗人,最后也以诗歌来成为自己生命状态的人,当我真正看见文学和诗歌的局限,真正看见因着认识主耶稣看那一切都是虚晃的时候,我发现诗句就像我们对生命中追求一样,无论我们的生命如何靠着自己来修炼得更美善,如何更有我们尽力而为的那些爱、那些美、那些善,无论我们修炼的多高的程度,无论我们的修养多么的好,但是那一切都会成为灰烬,因为我们的生命与生命的源头隔绝的时候,我们生命中的一切好跟一切的坏一样会成为灰烬。我们用自己的办来搭建起的宫殿都会成为灰烬。甚至我写再多的诗,若是里面没有基督的生命,若是里面没有那天地之间的道那光和爱来触摸着,我的听众、观众和读者,那一切都成为过去,都成为虚壳,成为不能够给人带来诗意的文字。而只有十字架,那古旧的并不美丽的十字架,那作为刑具的十字架,它却每一天每一天都充满了生命的力量常新。常常将我们这些仰望他的人将那些投在阴影中的人,将那些以十字架为避难所的人,那些与耶稣同钉在十字架上的人复活成全新的生命。那时候我开始迷恋耶稣的十字架,开始离不开那十字架,我才认识到只有耶稣的生命才是每一天新鲜活泼的,才是真正的诗情画意,才是生命中真正的高贵,才是生命中可以让我们不随波逐流的基石。

  于是,我们最后是几首诗中写道:“你的内室是我诗性的天空”。到那一刻耶稣他本身成为我的诗歌,我走入他里面就看见真正诗性的天空。宇宙在他的里面诗意在他的里面,人生在他的里面。因为耶稣是我们真正的诗歌,因此我想在接下来的一年中都来谈这位神,我想以“以马内利”这个题目来谈神与我们同在。是的,神与人同在才是天地中最美的事。

  在约翰福音一开篇就这样写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约翰福音1:1-2)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这句诗是多么的美,多么的壮阔,又是多么的实在!太初有道,可我们终日在寻觅道。中国人从老祖宗开始从先者们都在寻道,渴望听道。孔子说:“朝闻道夕思可也。”你也曾经对这样道有追求吗?然而,在我们的历史文化中,我们闻道却不问。我们自己创道,道却不管用,并且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最后只能避而不谈。然而,道却不肯离开我们,常在人心中成为诗,成为美,成为我们生命的基石。而这些道不是因为我们的存在才有的,不是因为我们思想才有的,是太初就有的。是在太初起初神在创造天地的时候就有的,因着宇宙中的大道,因为神的话万物就借着他而造。

  亲爱的朋友,你知道这道是谁吗?这道就是耶稣基督,这道就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道是光是生命,万物都是借着他造,我们难道不是借着他造?因为我们是借着宇宙中的至美、至善、至真而造的,因此人才会向往诗意,才能够诗意叙及以大地。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哦我常常在想,究竟什么是我生命中的诗意呢?究竟什么是我们在这样日复一日平庸生活中的诗意呢?我们这个栏目是《诗情细语话人生》,难道我们的人生真的有诗意吗,真的可以有诗意吗?当我读到这句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时,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诗代表着美,代表着真。只有我们里面有那来自于光的真和美,我们就有诗意。而人被造的时候生命的光耶稣基督的光,那太初就有了道就在我们的里面,无论我们感觉是否已经被那个造物之抛弃不在乎,还是我们感觉被光远离成为黑暗,

  不!他没有远离你,他都在你里面,只是有的时候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因着惧怕不接受光,因着不适应不接受光,因着心中对黑暗的习惯而沉沦而不接受光。诗歌是何等美好的,但是今天的生活中、习惯中,今天的社会中越来越排斥诗歌,就像我们心中越来越排斥真诚,排斥美善、排斥爱和柔软,当我们的心灵不敢柔软不能柔软的时候,我们在排斥光的照耀,但是那光却仍然来了,他在你的门外叩门。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他就在这个世界。耶稣曾经道成肉身此刻仍然道成肉身,他升天后他的肉身也是复活的,他活在天地之中他也活在我们中间。无论这个世界我们看为多么的污秽和多么的绝望,但这个世界任何的一个地方任何的一个时间段都是借着他造的,也被他掌管。虽然这个世界不认识他,虽然他来到自己的地方来到我们中间,我们常常不接待他,我们不认他是主,因为我们里面的诗意死亡,因为我们的里面对光绝望了。但如果你的心此刻能够想到你里面是因道而生,怀有道的。你的生命是因光而来去向往光的,你就可以柔软的来接待这光,来信他的名,来因着十字架上他温柔的眼神来向他敞开,那你就被他赐予一个权柄,这个权柄就是做神的儿女。在我的心中再也没有比这事更有诗意,再也没有比这件事更能让我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不在乎这个世界的漩涡,不在乎这个世界是如何评断我的,而诗意的活在爱中活在光明里。因为我不再是从人的血气中生的,不再是从情欲中生的,不再是被血气和情欲的捆绑,而是从神生的成为神的儿女,成为单单讨主喜悦的人。亲爱的弟兄姊妹,这道成为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和真理。

  亲爱的阿爸父,你知道我心中所涌流的诗意实在是因为我遇见了你,是因为我真正触摸到了诗的根源、美的根源那光那生命。亲爱的阿爸天父,今天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我们里面的美和光被拒绝和淹没,但是那道,不离开我们,道在我们这残破的瓦器里面发出生命的光,是我们这瓦器里面的宝贝,你是我们至善至美的诗歌,愿我一生的生命都来歌唱你,愿我一生的信息就是耶稣你这一首纯净的诗!主,谢谢你,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