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玮文集

关注:0 粉丝:1
帐户设置 发表日志

拉住钉痕的手

 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绝对是不可能是处处平坦的。有人说刚刚信主的时候有蜜月期,很快就会进入旷野。其实我并不这样看,我觉得和神的蜜月是终生的。但确实不可能随时随地都感觉神拉着你的手,真的有那样的时候,觉得神似乎远离了你,觉得神的手似乎松开了你。我有一首诗就在那样的境况中、那样一个晚上写的。

虽然我仍然感觉到神与我同在,但似乎那钉痕的手不再拉住我了。其实我心中是非常依恋主钉痕的手,当祂钉痕的手握住我的时候,我能感受到祂手中的温暖,感受到祂的能力和祂的带领,心里就平静安稳,而且祂手上的钉痕时刻向我证明祂为我做了什么,也是对我心灵伤痕的一种安慰。

这个夜晚静得可以听见你,

虽然你不像往昔那般与我手牵手,

我仍确知我俩相互拥有。

只是我脚下看不见一条路。

 

遍地都是黑暗,力量离我远去。

内无美德,外无善行,

我裸呈着羞愧曾有的自夸与血气。

哦,是你,是你为我强行脱去了外衣。

 

不能明了你的旨意,你也不肯挪去苦杯。

不甘心放手世界,不想与你同去城外,

却又不忍任你独自走向各各他。

 

你背负十架的背影,让我醒时梦里哭泣,

恨自己为何不能与您相伴同行。

亲爱的主啊,难道见你必须在骷髅地?

亲爱的朋友,也许您此刻也在这样一个夜晚,静得似乎可以听见神。我不知道在我们的人生中这样的夜晚多不多,我相信在这样纷繁的世上,在这样忙碌的人生中静得可以听见神的夜晚是多么的宝贵,无论是在痛苦之中,还是在顺利或忙碌之中,还是在辉煌的时刻。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要保持心中常常有这样的夜晚,这样宁静听见神的夜晚,也许不在晚上是在早晨,甚至是在人群之中,在喧哗的闹市都可以在心灵中有这样的一个夜晚-----听见神。若是我们能听见神,虽然有的时候感觉神好像不像往常一样和我们手拉手,但我们心中都能确信我们相互拥有。

亲爱的朋友,究竟我们与神之间的关系是在乎我们的感觉呢?是在乎变来变去的我们的情绪呢,还是在乎祂所说的?我相信既然这个信仰是因着信而以至于信,那么我们与神的关系是在于祂所说的,而不在于我的感觉。因此,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无论你是否感觉到神拉着你的手,你都可以确知你和神是相互拥有的。那个夜晚,我心里确知我和主耶稣是相互拥有的。但是仍然在我的脚下看不见一条路,看不见我往哪里走,也没有那只钉痕的手拉着我。我所能看到的遍地都是黑暗,我所感受到的是我里面的力量和主的力量都离我远去了。

在刚刚信主的时候,我们曾经是骄傲的;在刚刚被呼召的时候,我们也曾经是骄傲的,那个时候最大的愿望是:主啊,你使我不再骄傲;主啊,你除去我里面的骄傲。但曾几何时,主真做了的时候,你就突然发现我不能服事祂了。因为主只是让我们见到了自己的本相,在我们的本相中,我们内无美德,外无善行,完全没有一点是好的,内外都没有可夸的,内外甚至也没有可被祂用的。

其实也有许多朋友,包括没有信主的和有信主的,甚至牧长和同工们有时候会对我说:“真是为你感谢神,神给你很多的恩赐,你可以来服事祂。”其实在我内心中,我想他们不知道有那样的时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我不能服事主。所有人以为有的那些能力、天赋、才华,主在那样的时刻主突然从我身上全部拿去了,我拿着笔写出来的都只能撕掉,自己都看不过去,我脑子里面想的尽是一些我自己都知道是低俗的恶念。我对外想做一些好事,可做出来的却是和别人的争执、争吵,我用血气为主发热心,最后得到的都是羞愧;我以血气要来服事主,却处处都是失败。

在一段时间里面,我人生到了一种心里的低谷,虽然外面的人看不出来。我曾经觉得作为一个女人,却在多次的生育过程中都是失败、流产,好像女人最起码的我也做不到。自己作为一个服事神的,我心里原来还好像自己不爱钱,但到一定的时候,自己在那样一个境况中觉得一分钱都很重要。

我记得那时正在读神学院,读神学院的第一个学期,我突然知道我的学费是我的先生借的,他没让我知道。但当我知道这事以后,我半夜都睡不着,会惊醒,我就觉得我不能继续读了,于是就把书停了去打工。之前我们家不需要我去打工,我在打餐馆的过程中,虽然没有去做多么艰苦的活,我在做领座,但非常辛苦,非常累,因为要穿着高跟鞋一直走。我记得在下午的时候,对着餐馆玻璃窗外的夕阳,心中就在流泪。晚上要洗厕所的时候,看到厕所里面这么脏的时候,我心在流泪,眼睛也在流泪。我想,为什么为了读神学院要落到的这个地步,难道读神学院不应该是神有供应的吗?祂不给我学费那我就可以不读了,等祂什么时候给了再读吧。但是那样的一个环境中,神的呼召是明确的。于是,每天下午或晚上洗厕所的时候,我都在唱一首歌:我不知道明天的道路,但是我知道有主拉着我的手。

我记得歌词说,一个一个台阶都走向云端。因此,在那样的时刻,我仍然相信主和我相互拥有;但在那样的时刻,我觉得我实在是没有力量的,因为心里从不爱钱的人变成非常看重钱,很想去赚钱,虽然我觉得我是赚钱去服事神,读神学院,我对神说:“你让我去挣钱吧!在美国还是很容易赚钱的,若赚了钱我奉献给你,不是也行吗?” 但主都说:我不要你那些钱,我要你的命,我要你按照我的意思来做。

所以我觉得那个时候,自己里面也有很多的恶,很多的贪婪,很多的计较,自己外面女人也做不好,传道人也做不好,我没有什么可以奉献给祂,更别说做个诗人,做个文学家,这都是天方夜谭。我整天羡慕的都是别人可以去读书,羡慕去学美容、理发,因为这些在美国都很挣钱,我尝试去做这些事情,主都一一阻拦。我觉得很多时候像个废物一样,别人可能以为我还在骄傲,其实我内心已经被主击垮了。

在那样的时候,我觉得主就像为我强行脱去了外衣一样。什么样的外衣?就是自己以为好的外衣。曾经标榜着自己是个不爱钱的人,这件外衣被脱掉了;曾经标榜自己是百分之百的女人,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件外衣也被剥掉了,连最普通的女人做到的我也做不到;曾经标榜自己是一个在象牙塔里生活的人,这件外衣也被脱掉了;曾经标榜自己是很有爱心、很有耐心的人,当生活的忙碌、压力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的爱心,我的耐心都没了。

一件件外衣被主脱掉了,我成为一个裸呈的人与主同钉十字架。即便是教会之中,外衣也在被一件一件的剥掉,在团契中也被一件一件的剥掉。我们的本相就是这样,其实即使我们信主后,我们承认自己是罪人以后,我们仍然害怕自己的罪人本相被人看见。但当主强行脱去我们外衣的时候,一种自由,一种轻松,一种真实就进入我们的信仰。

亲爱的弟兄姊妹和朋友们,不要怕你身上的美丽衣服被神脱去,不要怕你生命中的遮盖被神剥去,祂是来还你自由。因为那些盔甲、那些华美的衣饰都一层层裹缚着我们,让我们不能进入信仰的自由,不能进入真理的自由,不能进入生命的自由。当被神一件一件的脱去的时候,虽然有时候甚至连皮带肉撕下了的时候,新的人生就来到我们里面。

当我不再是一个所谓百分百的女人,当我不再是个象牙塔的女人,当我不再是个往来无白丁的人,当我不再是个自以为聪慧的人,当我能够理解为了一分钱而计较的时候,我才知道我过去那所谓有一点点修养都在于神所给我的环境,给我的恩典。其实人本身是没有什么善,没有什么修养的,到一定程度人都为了本能而疯狂,而犯罪,只有神的能力能够拯救我们,神的能力就是祂成为一个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需要吃喝,一样在局限之中的人,祂不犯罪,祂成为那位圣洁的,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

我曾经在神面前哭泣,曾经为自己有过的自夸和血气而羞愧,但我也哭泣祂为什么一定要剥去我的外衣,为什么又不肯挪去面前的苦杯?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包括现在我也无法完全对世界放手,即便放了手,心中也是多有不甘心,恨不得去向人证明一下。我记得很有意思的是,我在读神学院之前,我最后的挣扎就是读了计算机系,因为在美国读计算机系很好找工作,我虽然知道我丈夫不喜欢我读计算机系,他说:为什么我找一个诗人又变成了计算机同行。但是我要去学,原因就是我要向人证明我可以学这个。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可笑,经常我们的人生若不是神,我们就浪费在一次又一次向别人证明我可以,我能,我行。

在那样的时候,我觉得不甘心放手世界,放手了世界,我心里多有不甘心,我常常想去证明。在那样的时候,我发现不愿意同耶稣去城外,我愿意在人的喧哗之中,在舒适之中,在主流社会之中,不愿意出到文化的边缘,到城外。当我们成为基督徒以后,当我们的思想、人生观、价值观被主改变以后,我们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属于主流社会了,我们所说的要么人以为是傻子,要么人以为是伪君子。我们所做的妈妈非常担心,我每一次回去,妈妈会担心我这样的人不能回国了,我这样的人会被骗的,连我出去坐出租车妈妈都担心我会被骗了。妈妈就对我说:“你不能有好心。见到人跌倒,你不能去扶他;有人向你要钱,你不能给他的,一给他,就有很多人涌上来。”我也确实遇到过这种事情。

渐渐地,我越来越怕与神一同出到城外。这个出到城外,中国人最有体会了。就是城市户口变成了农村户口,从大城市去了小城市,去时容易,回来难。但是当我不愿意放手世界,不愿意出到城外,不愿意离开舒适,不愿意离开繁华人的掌声的时候,神就让我的眼睛,让我灵里面的眼睛看见祂的背影,看见祂背负十字架,独自走向各各他的背影。虽然我不选择城外,虽然我不选择骷髅地,虽然我不选择那样的苦杯,但是我的心没法不选择与耶稣同行。

当我看着祂背影的时候我在问自己,主也在问我:我可以差派谁呢?我就听到主在《圣经》中对我们说的:“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下自己,背负十字架来跟从我。”在我心中,我常常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伟大的宗教的情操,也没有什么信仰的理想和力量,我只是爱这位主,只是越来越因为祂的启示,因为祂的同行,而认识到祂为了我做了什么,体会到祂为了我做什么。我不愿意祂独自走向各各他。

我相信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很多人和我一样,我们似乎并不是为宗教而生的,没有什么伟大的理想,但我们只是知道这位主,我们想陪祂同去,想与祂同行,就像被他赶出七个鬼的那位马利亚,她虽然不是十二门徒之一,在复活节的早晨她带着香料到坟墓那去,她只是舍不得她的主,离不开那位救她脱离罪污,救她脱离鬼的缠累那位。她在空墓面前仍然久久不肯离去,向里张望,也是和我们同样的心态,就是:祂到哪里去了?谁把我的主挪去了?我要把祂找回来!

因此,主那背负十架的背影,常常使我醒时梦里哭泣,我渴望与祂同行,我恨自己不能与祂同行,我在心中一遍遍问:我的主,亲爱的主,难道见你必须在骷髅地?我曾经看过一张照片,是以色列那边拍回来的照片,就是那个骷髅地的山,确实像一个骷髅一样,在以色列当时那个地方被认为不洁净的地方,因为那个山长得像骷髅地。就像中国有的时候把一个地方认为是非常不吉利的,被弃绝的。所以被钉在骷髅地,是个被弃绝的的地方,是个要倒霉的地方,是个不洁的地方。我问主:我为什么不能和你相遇在花园呢?为什么不能见你在荣耀的宝座呢?为什么不能见你在耶路撒冷、欢呼的城门下呢?但是每一个被主真正呼召的,每一个被主真正爱的人,都见祂必须在骷髅地。因为你若不在骷髅地和祂一样别剥去里衣和外衣,若不在骷髅地和祂一样被钉死,你就不能复活。

哦,亲爱的主,虽然有的时候,你似乎和平常不一样,似乎没有与我手牵手,但主啊,我相信我们相互拥有;虽然有的时候,我们脚下看不到一条路,但我们相信你就是我们的道路。主啊,虽然有的时候,遍地都是黑暗,但这遍地的黑暗使我们更知道你就是我们的光,你就是我们的力量。

当我们的身上一件件外衣被剥去的时候,当我们心中的一件件的内衣被剥去的时候,当我们赤露敞开的时候,我们的疼痛你都知道,我们的羞愧你也知道,但是主啊,你也告诉我们:若不剥去这些,我们就不能变成你的样式。

主啊,也许在很多的时候,我们将那捆绑当作自己的衣服,将那囚牢当作自己的壁垒森严,我们将那些不属于我们的盔甲当成我们华丽的衣服,我们在那样的重压下不能自由,今天你的圣灵来的这里,你的圣灵使我们得自由,你的圣灵释放我们,让我们进入你的真理。

主啊,若是见你必须在骷髅地,我们求你赐给我们你的能力,求你不放手我们,带我们走到骷髅地。主谢谢你,因为你常与我们同在,谢谢你听我们的祷告。

奉主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