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胜过了世界

2018-09-05 07:23 浏览量: 405 作者: 凯波尔 来源: 《教会是基督的身体》
摘要:从人的眼光来看,教会的荣耀是比不上世界的荣耀,世界是由压倒性的多数所构成,而教会仅是少数人中的少数而已。

从人的眼光来看,教会的荣耀是比不上世界的荣耀,世界是由压倒性的多数所构成,而教会仅是少数人中的少数而已;世界是富足的,教会是贫穷的;世界是大有势力的,教会是微弱的;世界以它的智慧夸口,教会则是传扬人认为愚拙的福音,但按着保罗在经上所说的却是何等真实:“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林前一2628),基督教会在外表上看来是受世界的摆布。  

令人惊讶的是,微不足道的教会却胜过了堂皇的世界,教会不但努力达成这件事,而且是继续不断地胜过世界;更令人惊讶的,教会的胜利不仅近在眼前,而且是个事实。

得胜的责任

当教会与世界发生冲突的时候,向来是以守势为满足,往往不采取攻势抵抗世界,尤有甚者,教会常以逃避世界,而非得胜世界为己任。这种看似敬虔的态度,实际上是犯了应当做而未做的大罪。而逃避世界与胜过世界间的不同,可以藉下面的一个比喻来帮助我们区分:

希腊神话中记载着一个小岛,岛上住着半人半鸟的女妖,她们的歌声充满着令人不可抵抗的诱惑力,以致航海的水手每经过此地,被歌声吸引,就不由自主地将船靠岸,当他们的脚一踏上岛,女妖立刻就将他们撕成粉碎。

有一个名叫奥德赛的人,因他事先就了解这个危险,当他的船只尚未接近这地带时,他就将同船摇橹之人的耳朵,先用腊塞住,并叫人将自己绑在船的桅杆上,这样他虽然能听得见声音,但却无法动弹。这就好比逃避世界,外面虽然控制住了,但是心里却依旧受到搅扰。另有一个人,是阿波罗的儿子奥非阿,也和他的同伴一同航行经过此岛,他也知道这个危险,但他采取的安全措施与前者却完全不同,他不逃避这个危险;他本身会奏一种非常优美的音乐,以致全船的人为其音乐吸引住,而没有听见女妖的歌声,这就好比胜过世界。

教会不要以为对世界的试探掩耳不听,或者令她的肢体不顺服试探就可以安然无事,她应当大声的宣扬神的道,来制压世界的声音更进一步他说,教会不但要对自己传福音,更要将神的道传给世界。教会必须尽力保守她的肢体不受世界的支配,但是教会也应当努力,藉着传福音,将世界中的男男女女带到教会。

由现今教会大肆宣传福音来看,人会想到教会为胜过世界的努力,乃在乎劝勉未得救的人信主归向神,当然这是得胜世界的好方法,但却不是彻底的办法;教会也必须传扬基督为主,要求各处的人在他面前屈膝,并在行事为人间服从神的律法。复活的基督岂不是对他的门徒,以及后世的教会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1820)。

圣经教导基督为中保的王,他不仅仅是信徒的王,从更广泛的事实上看,他也是世界的王,因为耶和华的圣仆在受苦,他将他的生命倾倒以致于死,神要使他与位大的同份,与强盛的均分掳物(赛五三12)。当神叫他的儿子从死里复活,并安置他在自己右边的时候,使他“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一2122)。

教会必须传扬她元首的王权,并要求各处的人,在他们的生活领域中承认他为万有之首、万王的主宰;简言之,不但坚持有基督教的教会,也要坚持有基督教的社会。神教会的行动像一支强大的军队,唱着“基督精兵前进,奋勇赴战场”

至于传福音所带来的结果,即便最有权威的解经家也是意见各不相同。有些人说,教会的努力将要引进千禧年国的黄金时代,普世的人要承认基督为主。还有的人主张,在基督再来之前,绝没有以上所说美丽的景象,只有在耶稣再来以后才看得见新天新地。但是无疑地,教会是神所拣选的器皿,向世界传扬基督为救主、为王,是与神同工的,并向着得胜世界的目标迈进,因为他是世上的万王之王(启一5)。

得胜的实际

有的人说,教会在世界历史的末了会得胜世界,因为教会的元首基督,至终要完全得胜。但圣经也教导,教会在现今得胜世界也是一个实际,基督教会的荣耀在这方面需待详细的解说。不可否认的,基督教会的肢体常常受到世界罪恶的试探,且时常向罪屈服,然而他们最终必要胜过罪恶,因为那在他们里面动了善工的,必要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一6)。然而,这并非真理的全部,在他们与罪抗争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得胜了罪恶,这也是事实:不拘他们本身多么不完全,但在基督里他们是完全的。由于基督为他们所赚得的,并为圣灵应用在他们身上重生的恩典,在原则上他们已经完全了。

因此使徒保罗坚持说,信徒实际上是与基督一同埋葬进入死,他们的旧人已经与他同钉十字架(罗六46)了。在保罗控诉他自己之后说:“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接着他又说:“既是这样,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罗七141517)。

使徒保罗一项稀奇的教训,说基督徒是拥有万有的人,他写信给哥林多教会的人说:“或保罗,或亚波罗,或矾法,或世界,或生,或死,或现今的事,或将来的事,全是你们的”(林前三22)。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用不着详细的解释这段经文,但是在这里我们只想说一件事。历史告诉我们,世界上的人在艺术、科学界往往是卓越的,该隐的后代是乐器的祖师,而又从事农业、冶金(创四2022);据一般所知,古希腊最见长于艺术与文学,古罗马人精通律法。若基督教会人士也精通这些,那他们也可以说这些出于神普通恩典的产物是自己的。虽然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但世界属于光明之子,不属于黑暗之子,这是事实。

基督徒使用艺术、科学乃为彰显基督的荣耀,因他们是属基督的,又是属神的(林前三23),若说列国的荣耀尊贵也都要归与新耶路撒冷城,这也没什么值得惊讶了。

使徒约翰说:“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五4)。希伯来书第十一章提出了那些凭信心胜过世界者的名单,例如摩西轻看了世界的财富、地位与尊荣,却选择了为基督受凌辱(来十一2426);也论到那些“因着信,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堵了狮子的口。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软弱变为刚强,争战显出勇敢,打退外邦的全军”(来十一3334)的人,明显可见,这些人也已经胜过了世界。虽然似乎令人难以相信,但是那些胜过世界的人,的确“……忍受严刑,不肯苟且得释放,……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来十一3538)。

那我们要问,到底这些人是不是被世界所胜呢?这问题的答案就在38节,他们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他们远超过世界以上,是这世界不配拥有的人,他们所以被世界遗弃,这就证明他们胜过了世界,在这一切的事上,他们已经得胜有余了(罗八37)。许多的殉道者在火焰中受刑,或活埋的时候,他们能唱出胜利的凯歌,这也就不足为奇了。所谓“殉道者的鲜血,是教会的种子”这句老话,是何等的真实。

当死亡的阴影临近主耶稣的时候,他说:“现在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约十二31),在他被钉十字架的前一日,他说:“我已经胜了世界”(约十六33),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在那个时候,世界和世界的君王岂不是胜过了他,使他在世界面前一败涂地吗?

似乎是如此,其实不是。当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蛇的确伤了女人后裔的脚跟,但女人的后裔打伤了蛇的头(创三15)。当撒但在旷野试探耶稣的时候,撒但应许耶稣说,只要耶稣俯伏拜它,它就把世界的万国给他(太四9)。

假如耶稣当时降服了,那他就是被打败了,但是他没有降服,他选择了顺服以至于死的路,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二811)。如今他坐在神的右边,掌管着世界,这世界和其上的君王,若没有他的允许,他们无法有丝毫的作为,他秉着他的王权统管他们所作的一切事,直到他荣耀的国成就的时候。

教会不单只传扬基督中保的王权,并且也要参与他的统治,约翰“看见几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那些已经得胜的灵魂,“……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廿4),似乎这个异象是描写胜利与荣耀的教会,在现今治理世界,在地上争战的教会也与基督作王有份。

彼得说到基督徒是“君尊的祭司”,即有王权的祭司(彼前二9)根据权威的圣经注释家所说,这是“具有王室性格的祭司,因为这不单只限于献祭,也掌管世界。”使徒约翰写信给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对耶稣的肢体说,基督自己在地上是万王之王,使他的肢体们“作父神的君王与祭司”(启一56)。这的确是信徒的荣耀。

教会是否完全体会到这方面的荣耀呢?如果体会到的话,教会就不必畏首畏尾,惧怕世界,也不必凡事以世界为马首是瞻;教会当胜过世界,她要大声喜乐地欢呼:“感谢神,他常率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林后二14)。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