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的荣美

2018-10-09 07:22 浏览量: 455 作者: 爱德华滋 来源: 《爱德华滋选集》
摘要:在基督身上而且只在祂身上,才兼具着无限量的荣耀和极卑微的谦卑。

 如此相反的优美,除在基督身上以外,似乎不能会合于任何一身。无论是人,是神,或天使,都不兼具这种相反的优美。这种极相反的优美,若不是在基督身上看见了,任何世人,甚至天使都不会想到它们能够会合于任何一人身上。下面我要举例来证明。

  1)在基督身上而且只在祂身上,才兼具着无限量的荣耀和极卑微的谦卑。此二者世人不能兼具,因为被造的人不能具有无限的荣耀。在神一方面,除基督以外,也不能兼具二者,因为谦卑只属于人性的优美,其中含着在神前卑微,或与神相距遥远之感,若说神也有谦卑,那是自相矛盾的。

  但耶稣基督是神也是人,所以祂美妙地兼具这两种不同的优美。祂有无限的荣耀和尊贵,正如腓立比书(2:6)说,“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基督与圣父享有同等的尊荣。所以约翰福音(5:23)说:“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神自己也对祂说:“神啊,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来1:8)。本章六节又说:“神的使者都要拜他,”所以,众天使对基督,如对父神一样,表示最高的尊敬和崇拜。

  但基督虽然是高于万有,却在万有中是极谦卑的。在世人和天使中,从来未曾有过这样的谦卑。从来没有人像人子基督耶稣一样,觉得自己与神如此遥远,在神前如此谦卑。(请看太11:29)。祂在世的时候,祂的一切行为表现有何等美好的谦卑精神!祂在卑微简陋的生活中,是何等知足,住在木匠约瑟家中,以马利亚为母,三十年如一日,以后又选择卑微,贫困,和被人轻看的生活,而不愿享受世上的豪华。祂在言行上对门徒是何等谦卑,且为他们洗脚。祂终生甘作奴仆,且受极端的羞辱,以至于死。

  2)基督兼有无限量的尊严和超乎寻常的温柔。这也是除基督以外,没有别一位能同时兼有的。严格地说,温柔只是人的一种德性,经上很少提到这是神的德性;至少在新约上未曾提到;因为温柔乃指那被狂风暴雨的世界所打击所激怒的无常的世人,从谦卑而生的恬静精神。但基督是神也是人。祂兼有无量的尊严和最高的温柔。

  基督是无限尊严的。诗篇(45:3)所载:“大能者啊,愿你腰间佩刀,大有荣耀和威严。”乃是指祂说的。祂是大能者,驾临诸天,天上满有祂的荣美。祂从祂的圣地出来,威严可畏;祂强于百川的奔流,海中的大浪;祂发出烈火,烧毁周围的敌人;在祂面前,地都要震动,诸山归于消熔;祂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都好象蝗虫;祂斥责海,使海干了,使一切江河干涸;祂的双目如火焰;祂的权能所发的荣光,要使恶人受刑罚,永归灭绝;祂是惟一有福的掌权者,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天是祂的座位,地是祂的脚凳,祂是至高者,居于永恒之中,祂的国是永恒的国,祂掌权,永无穷尽。

  然而祂有最温柔谦卑的安静精神,正如先知所预言的。马太福音(21:4-5)说:“这事成就,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要对锡安的居民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这正与基督论祂自己的话相符:“我心里柔和谦卑”(太11:29)。这也与祂在世时一切行为上所表现的相符:世上再也见不到像祂在一切毁谤侮辱之下,对敌人那样温柔。祂受人辱骂,从不回口。祂满有奇妙的饶恕精神,随时饶恕祂极可恶的敌人,且热烈迫切地为他们祷告。祂对那些辱骂讥笑祂的兵丁,表现出何等的温柔,祂静默不开口,像羊羔被宰杀。由上可见基督威猛像狮子,温柔像羔羊。

  3)基督兼有对神的极高尊敬,和与神平等的地位。基督在世的时候,对天父表示圣洁的尊敬,祂对天父表达极敬虔的崇拜,以敬虔的姿态向祂祈祷。路加福音(22:41)记载说:“他跪下祷告。”这是与取了人性的基督相符合的;但同时祂具有神性,因此在各方面都是与父平等。凡圣父所有的属性与完全,圣子也同样有,且有同等尊荣。除耶稣基督之外,从来没有人兼有这一切。

  (4)基督兼有无量的德行,和受苦的极大忍耐。祂本是完全无罪,不当受苦难的。祂自己没有过犯,既不当受神的处罚,也不当受人的恶待。祂不但无害,不应当受苦,而且有无量功德,配接受天父无穷的爱,享有无限的福,且当受众人最高的敬拜。然而祂却极其忍耐,受尽世上的极大苦难。正如希伯来书(12:2)说:“他……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祂从天父受苦,不是因自己的过犯,而是因我们的过犯;祂受人苦害,不是因自己的过失,而是因那些当为人所无限爱重的事。这样,主的忍耐就更为奇妙更为荣耀了。彼得前书(2:20-24)说:“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你们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他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除基督以外,世上没有别人清白无罪,富有德行,同时却忍耐承受一切的苦。

5)基督兼有绝对顺服的精神和管理天地至高的权柄。基督为万有之主是在两方面:祂是神人和中保,所以祂的权柄是由天父委任的。因为父神授权于祂,所以祂是父的代理者。但在另一方面基督为万有之主,那就是,按本性说,祂即是神,那么按照固有的权利,祂就与父一样,为万有之主,掌管万有。这样,祂掌管世界,就并不是由于父的授权,而是由于祂固有的权利。祂并不如亚流派所说,是亚于神,祂乃是至高的神。

  然而基督对神的命令和规律都有至高的服从精神;这是由基督在世时的服从表现出来了。正如约翰福音(14:31)所载:“父怎样吩咐我,我就怎样行。”约翰福音(15:10)又说:“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他的爱里。”基督服从精神的伟大,表现在祂的完全顺服里面,在祂顺服了那极难服从的命令里面。世上从来没有人像基督一样,从神那里领受那么艰难的命令,那种命令实在是对服从心的最大试炼。神对基督的一个命令,就是要祂自甘承受祂所受的那种种可怕的苦痛。请看约翰福音(10:18)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基督对神的这一命令十分服从了。希伯来书(5:8)说:“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腓立比书(2:8)说:祂“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世人或天使从来没有基督那样的服从,然而祂却是天使和世人的最高主宰。

  6)基督兼有绝对的权威和完全的顺受。这又是从来不能兼有的。基督是神,是世界绝对的掌权者;祂有权处理万事。神的一切命令,都是基督的至高命令,神的创造和保存作为,也即是基督的作为。祂随自己的意旨行作万事。所以歌罗西书(1:16)说:“万有都是靠他造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约翰福音(5:17)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马太福音(8:3)说:“我肯,你洁净了吧。”

  然而基督也是世上最能顺受的人。当大难临头,将要喝那苦杯的时候,祂绝对完全顺受。祂一想到这事,祂的心灵就极其伤痛,几乎要死,以致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然而在这种情形之下,祂还是完全顺从神的旨意。马太福音(26:39)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祂在卅二节曾说:“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旨意成全。”

7)基督兼有自足和对神的完全依靠;这也是只有在基督里面才有的奇妙会合。基督既然是神,祂就是自足的,毫不缺少什么;万物都依靠祂,祂却绝对独立而不依靠什么。祂之从永恒由父所生,并不证明祂依靠父的旨意,因为那是自然的,必须的,而不是任意的。然而祂却十分依靠神,正如祂的仇敌所说:“他依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太27:43)。彼得前书(2:23)也说:“他只将自己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