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才付托

2019-01-04 07:53 浏览量: 448 作者: 于中旻 来源: 《金灯台》
摘要:“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罗12:3)意思是说,神赐给人的恩赐,是经过祂量过的,合于各人工作的需要。

天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仆人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就往外国去了。那个领五千的,随即拿去作买卖,另外赚了五千;那领二千的,也照样另赚了二千;但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太25:14-18

  主耶稣告诉门徒,要他们儆醒,作智慧的童女,随时准备祂再来:“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接着,就说一个有关天国的比喻,好比一位主人往外国去,按仆人各自的才干,交托他们银子,分别为五千,二千,一千,要他们经营运用,到回来的时候交账。

  神给人的恩赐,并不是均等的。李白诗有云:“仙人持玉尺,量君多少才。”后人就用来称典试作玉尺量才。这里,主人把银子交托仆人,数量各有不同,也是经天上“玉尺”量过的。因此,“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罗12:3)意思是说,神赐给人的恩赐,是经过祂量过的,合于各人工作的需要。

  那领到五千银子的仆人,果然不负所托,因对主人有爱,不避劳苦,勤奋不虚耗时日,主人前脚离去,“随即”去作买卖,百分之百的尽职忠心,以智慧投资运作,在本银之外,又赚了五千。另外一名受托二千银子的,也照样的勤奋经营,选择冒险,另赚了二千。他们恩赐不同,却都是百分之百忠心于主的托付,所以领受完全的赏赐。只有那领一千银子的仆人,懒惰假聪明,负托似谨慎,知道多作多错,少作少错,不作不错;没有爱只有惧怕,不愿冒风险出错到时求饶恕。也许,他看到自己领受的只有一千,跟别人比起来,微不足道,心生埋怨,何妨埋藏?埋起来算了,看能不能生出更多。也许,他意气消磨,雄心壮志沉埋在地下。又可能他想主人要出门很远,自然不会忒快回来,且大睡一场再说。或许,日久就忘了。无论如何,有一天,主人回来了;比某些人想的更早。

    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和他们算账。那领五千银子的,又带着那另外的五千来说:“主啊,你交给我五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五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那领二千的也来,说:“主啊,你交给我二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二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那领一千的也来说:“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你的原银子在这里!”主人回答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你既知道我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19-30

  那受托五千银子的仆人,交出经营的盈利;另赚五千,百分之百。受托二千的,也照样另赚二千。二人的盈利数额不同;不过,主人对他们同样的嘉许:“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2123节)语句完全相同,字字相同,百分之百的相同。不是赏罚不明,而是因为他们各自尽上了自己的心力,百分之百!

  那受托一千银子的也来了。他没有低头羞惭,双手捧着一千银子,还有些得意:百分之百的完整交回,毫厘无损!但主人却对他百分之百的失望!主人不加称赞;定他是“又恶又懒”。他心有不甘的辩解,认为主人苛刻,堆砌托辞说:“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你的原银子在这里!”(24-25节)

  掘地藏银,能掘多深?有人藏宝,把自己也埋下去,加上武士守护?有人立碑:“动土不利!挖掘者受咒诅!”也许,他会刻上:“此地无银一千两。”安全吗?热心的盗墓贼为利而来!很难使其止步。

  仆人只是托辞为受托的银子安全,听来像是忠心。可是没有哪个主人需要仆人评判自己的品格,他不仅识透那仆人懒惰成性,还知道其恶;所以以己度人,把自己的恶反射在主人身上。主人会“度德量力”:衡量其有没有尽力,断定其人的品德。因此,责问他,如果你怕为自己经营失败负责,至少应该去作定期存款,坐享利息;仆人竟然连存款都不肯作,显明是懒惰不忠心;主人宣布他严肃的判断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28-29节)追迹其基本的原因,是因他根本就没在意主人有回来的时候,所以不作一事。观念错误,所以没有作为;因为人不仅“不当作为”要受罚,当作为而“不作为”也要受罚。

  在当时的文化设境,主人有绝对的主权,作自己的决定,不必征询什么人的意见,没有谁能够质疑其公与不公;现代人,才会有平均的观念,认为“不公”。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层,公平不等于平均。这里所说的“有”和“给”,都是交托的意思。受托的人如果自私,不管不顾别人,有负主的托付,就是不义。不义的管家,和不理解主人处分原则,都在于自私的障蔽。

  所有的人,和人的所有,都不是自己的,是主所交托的。不论才干,或财物,所有的每一分,主都有完全主权。忽略这一点,就会生出骄傲。亚奎那(Thomas Aquinas, c.1224-1274)才识渊博,有人问他怎能保持不骄傲。他回答说:“因为我有常识。”诚实有常识;无论谁,都是不知道的事物多于所知道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古“知”与“智”通;可以解释为:知道自己知道;不知道,知道自己不知道;就是真智慧。在财物方面,要承认不属于自己的,永远多于属自己的;就会知足。

  受主托的必须要正确运作,不论其才具如何,才干或大或小,总是要想到别人。自私的人,只想到自己,不想到主人,不想到别人,才会掘地埋金,那跟不出于地又有甚么差别?今天仍然不乏这样的人物,有主所托付的恩赐,或财物,知而不为;坐拥亿万之富,死寂的沉埋,对于人类也没有任何利益。美国工业家和慈善家卡耐基(Andrew Carnegie, 1835-1919)说:“人死而富有,死而蒙羞。贻子孙财富,速即成为咒诅。”

 忠心的仆人,应当及时善用主所托付你的!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