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的祷告,戴家的宣教士

2019-01-11 07:33 浏览量: 717 作者: 戴绍曾 来源: 网络
摘要:神在我们这家族九代中的恩典,要从戴雅各开始说起。他生长在英国,与约翰卫斯理同时期,父亲撒母耳是牧师。当时教会腐败,好像失去神的同在;另一方面神却兴起约翰卫斯理在各地举行露天布道会。

我的孙子戴承约出生时,我一直在想为他取个什么名字?我很想用“承德”这个名字。与亲家讨论后,我们作了一点点修改,“承”还是保留,更宝贵的是用了“约”这个字。神的约——戴承约。

神在我们这家族九代中的恩典,要从戴雅各开始说起。他生长在英国,与约翰卫斯理同时期,父亲撒母耳是牧师。当时教会腐败,好像失去神的同在;另一方面神却兴起约翰卫斯理在各地举行露天布道会。

有一次,约翰卫斯理到了约克,就是我家族居住的地方。当地非常反对这露天布道家,每次他来,有一个年青人必定要反对他,那人就是戴雅各。他要想尽方法扰乱聚会。可是,1776年那一天,神奇异的恩典在他还没有采取行动前临到他。约翰卫斯理的讲题经文是约书亚记2415节:“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神的话打中了他的心。过了几天,就是他结婚的日子。他清早起来安静预备,不料一坐下来,这节经文就在他的脑海里面打转-“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虽然他努力不去想,但神的灵一直在他心内做工,直到他跪下来,认罪悔改接受耶稣为他个人救主。祷告完后,他发现时间不早了,赶快回家穿好衣服,但已经迟到,幸好朋友把礼拜堂的钟调整了一下,才让他得以“准时”到达,顺利举行婚礼。婚礼后的茶会上,戴雅各分享了那天早晨所发生的事。最惊讶的可能是站在他旁边的新娘子。

婚后她很不高兴,每天脸色都不好看。终于有一天戴雅各忍不住,和她一起跪在床边,一手按在她身上,不许她离开,一边流着泪祷告说:“父神!那天我祷告时已经决志——‘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突然发现,新娘子也哭了,神的灵在她心内做了感动的工。那一天,他们正式站在神的面前说:“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主赐给他们一个宝贝儿子戴约翰。约翰17岁时父亲在冰岛被主接去。17岁的男孩便担负起家里很多责任,但在信仰方面,他越走越坚定,越走越爱主,成为一个带职的传道人。第三代是约翰的儿子名叫雅各,他是药剂师。

祷告的力量

戴雅各的妻子名叫阿美丽亚。戴德生的祷告生活,我想是深受他母亲的影响。戴德生早年在银行做事,学了很多母亲不喜欢他学的东西。母亲非常替他担心,常常为他祷告。有一次他母亲要到亲戚家,晓得戴德生那天会留在家里,就希望他会有些时间思想永恒的事。所以决定这一天为儿子的得救禁食祷告。祷告到下午,她好像觉得一个重担从身上卸下来了,深深相信主听了她的祷告。

戴德生那天没有上班,走进书房,在桌上看到一张单张,知道这些单张前面是一些有趣的故事,后面就开始传教。他心想只看前面,不看后面。谁知圣灵吸引了他的心。单张讲到,神的救赎已经完成,不需要我们再做什么,只要凭信心接受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的恩。他无法放下那单张,就跪在父亲的书房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做他个人的救主。后来他告诉妹妹自己信主重生的事,妹妹听了非常高兴,但他要妹妹不许跟任何人说,连父母亲也不可以。当母亲回来时,因十分确信神听了她的祷告,所以一回家就问戴德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是不是妹妹告诉您了。母亲说:“不是,是我为你祷告。有什么事情发生告诉我吧!”这样他才跟母亲说。戴德生常跟同工们分享:“感动人,单单透过祷告。”Movingmen through God by prayer alone)。

要勇敢、要坚持

戴德生的身体不是特别强壮,但往往在他身体最软弱的时候,却是他最有能力的时候。神在这时给他新的异象和托付。有一次他病倒了,朋友请他到山东烟台去,因为那边气候好,适合休养。他发觉这地方不错,若在这里设一所医院,同工在内地因工作过于沉重生病了,可以到来休养。他也想到自己的子女,也就是我的祖父和叔公,因为没有适合的学校读书,被送返英国求学,有时一两年,甚至三、四年都见不到面,何不在这_设一所学校?在整个宣教历史上,这是第一所在工场上设立的宣教士子女学校。

那时我的祖父戴存仁在伦敦学医,戴德生就写信问他可不可以考虑放弃学医,来中国从事一件很重要的工作。经过一段时间祷告,戴存仁放弃了他的学习来到中国,在山东烟台与同工成立了内地会宣教士子女学校。我在山东烟台求学的时候,爷爷虽然已经退休,仍继续留在烟台。当我们被日本人俘虏关在集中营时,爷爷亦一起被关起来。然而80多岁的他,每天早晨起来都会唱诗。虽然当时我并不是很欣赏(因为我想睡觉),但他的歌声一直到此刻仍清楚地在我心内回荡:“要勇敢、要坚持”。

亲身经历神的救恩

我父亲戴永冕在苏格兰出生,他是双胞胎,而且早产。医生说这双胞胎可能活不成,大概六个小时就会过去。可是半年以后,他们便上船来到中国。童年在内地会学校读书,毕业以后到上海学药剂。那时他还不认识主,刚好有一个日本宣教士到上海布道,神的灵大大做工。宣教士讲罗马书第一章,罗列了很多种罪,其中一项是不孝敬父母。当时戴永冕的老板不准他女儿跟戴永冕来往,可是他们还是偷偷见面。圣灵那天在我父亲心_说:“你说要孝敬父母,他们叫你看圣经、祷告、做礼拜,你都听从,但你却叫一个女孩违背她父母的命令?”那天我父亲在神面前说,“主啊!除非老板允许我们来往,否则我不再和她见面。”那一天我父亲真的得救了。

先求神的国与义

后来我父亲到美国念大学,认识了我母亲,俩人结婚后一起返回中国河南传福音。1937年“七七事变”时,父母还在河南开封。日军占领开封后,我父亲决定要把全家带到美国,也订了船票准备离开中国。我相信任何一个负责任的父亲都会有同样决定,要保护他的家人。但是,他后来祷告:“神哪!到底这个决定是出于_还是出于我?”经过祷告,他觉得不是出于神,便毅然决定把票退了。把我们送回山东烟台学校,他和妈妈则到陕西,在那边继续训练神国的工人。这样一别就是五年半!父母于大后方先后在西安、宝鸡、凤翔工作。在凤翔内地会创建了西北圣经学校。

那五年半当中,是我母亲一生最痛苦的日子,因为她晓得她的四个孩子(二男二女),都在日本占领的山东烟台。她跪在房间痛哭,祷告也祷告不出来,因为太难过了。在极度痛苦中,她听到主的声音说:“你为什么哭呢?难道忘了我给你的应许吗?马太福音633说:‘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就在那一刻,她听到神的声音,把眼泪擦干重新站了起来。神有奇妙的恩典。虽然我们全校师生都被日本军队俘虏,但基督徒老师们在那三年集中营的生活尽力保护我们。我母亲实在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安排!

世代的祈祷-中国归主

我曾经站在戴德生的墓碑前祷告说:“主啊!我只有两句话,巴不得袮给戴德生的中国归主异象,早日实现。主啊!但愿感动戴德生的灵也感动我们中国教会!主啊! 袮怎样拣选戴德生,求主今天在我们中间也拣选爱袮的青年人。愿华人教会爱主的弟兄姊妹,完成主给我们的大使命。”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