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传道人的生命与事奉

2019-04-17 07:14 浏览量: 575 作者: 徐四浪 来源: 新浪博客
摘要:只有根据圣经的原则来作神的工,才可得到主的赏赐。农夫的特徵是努力耕耘,经常等待农作物的成长,不能一曝十寒,也不能揠苗助长。不辞劳苦的勤垦,是获得粮食的先决条件。所以,传道者事奉的成绩,全视乎他是否专一、合规和勤奋而定的。

引言:传道人的职份是很特殊的,他是由上帝亲自的呼召与拣选,又因为其职事的内涵不是仅仅宣讲上帝的道而已,他也必须是为道所得着的人。因此,传道者追求生命的成长与事奉操练就是天赋的责任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本文将试从教牧书信中的信息来探讨传道人的生命与事奉的原则;虽然保罗的时代距今甚远,但这些原则都是超时空性的,必然也适用今天的传道者。以下将就传道人的生命与事奉两方面来思考:对于传道人生命方面的问题,教牧书信提供我们一些重要的观念,使我们了解到传道人在生命上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

1.他有美好品德的修养与追求。

保罗说:「但你这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提前六11)、「凡称呼主名的人总要离开不义。」(提后二19)、「你自己凡事要显出善行的榜样」(多二7)。从这里我们知道传道人有了属灵的生命,必然有属灵的生活;生命是内藏的,生活是外显的。这两个印记有先后之别,但绝不能分开,传道人的灵命不应亦不能缺乏外显的生活表现,就像他讲道时,他自己也要活出道来。保罗进一步用大户人家的器具作比喻,教导提摩太要操练自己,重视品德行为的修养。他说「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二20)大户人家是指神的教会;器皿与服务有关,金器银器和木器瓦器,都是比喻在教会中事奉的工人,这些器具,有作贵重之用,也有作卑贱之用。工人若要被主重用,有一个先决的条件就是「自洁,脱离卑贱的事」,这「卑贱的事」是指前节的木器瓦器,而木器瓦器亦暗示好像许米乃和腓理徒这等人。

怎样可以「圣洁」,并「脱离卑贱的事」呢?保罗之意显然不是叫提摩太离开当时沾染罪恶及异端的教会,这是不可能的,如果离开又怎能服事教会?保罗大概是劝导提摩太脱离教会内那些假先知,因他们违背良心,传讲谬误之道,并且行为卑劣,其中许米乃和腓理徒是他们的代表。提摩太必须摒弃错谬的道理,手洁心清地服事神。除了一般性的教导之外,保罗特别针对提摩太个人的软弱而作出呼吁,叫他「逃避少年人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提后二22)这私欲不仅是指情欲的事,也泛指少年人各种不正当及以自我为中心的野心和念头。提摩太必须快跑离开这些事物的缠累,「逃避」(pheugo)原意是急速离开,以策安全。逃避是比较消极的;积极的方法就是追求属灵的美德。这里的「追求」(dioko)是指在战场上追赶敌人,或在打猎时追踪野兽,其迫切的程度是可以想像的。保罗认为成圣的操练不单是个人的事,也应与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从别人获得帮助。栽培属灵的质素是传道人被主使用的必须条件。

  因此,传道人在教会内必须先作好榜样。保罗勉年轻的牧者提摩太说:「不可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提前四l2),好的牧人一定走在羊的前面,因为他要作羊的榜样(彼前五2)。牧童与牛童是不同的,牧童不是赶羊的,牛童才是赶牛的,因为羊和牛有不同的性格;羊富有模仿性,牛性却刚烈。所以牛童必须用牛鞭和牛索去赶牛或绑牛,把牛只驱逐制服;但牧童就不必,只要他有好的榜样,羊群就会跟随了。

2.他对神话语有认识。

什么是我们追求品德修养的根据呢?保罗说:(全部)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三16-17)这里说明了圣经的来源及目的,圣经是属灵操练的蓝本。(原文在「神所默示」与「有益的」之间有「和」(kai)字,故此不能译成「凡神默示的圣经都是有益的」。故上面的翻译较为准确。)保罗在第十五节说提摩太从小明白「圣经」(hieragrammata) 然后在第十人节又说「全部圣经」(pasagraphe),两者有何异同?前节所讲提摩太从小明白的圣经,是指旧约而言,后节「全部圣经」除了包括旧约,也包括其他有同等资格、神所默示的书卷。这些书卷极有可能是指保罗对提摩太的教训,如第十四节说:「你所学的,所确信的,要存在心里,因为你知道是跟谁学的」。

不错,保罗从没有说他的书信就是圣经,但他曾在圣经的几处地方指出自己是奉主的名说话,且带看主自己的权威(林后二17;加四14),甚至认为他的信息就是神的道(帖前二13)。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申辩说,他所讲的「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林前二13),换言之,他是自称有神默示的帮助。后来彼得在书信中也称许保罗的信,认为与旧约书卷有同等的价值(彼后三16)。神默示圣经的目的,是使人「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三15),无疑这是至终的目的。属灵的操练是以救恩开始,而圣经乃是使人得救的书。信徒在重生之后,一生之久的属灵生活,也须以圣经的要道为皈依。在信仰方面,圣经可生「教训、责备」之效;在行为方面,圣经可「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若按照这途径来培养品德,「属神的人」便能获得充足的装备,去完成各样的善工。这里「属神的人」是指教会中有职责的工人,保罗曾用这名词称呼提摩太(提前六11)因此,传道人常常会在预备信息传讲神话语时忘记他自己也要先被道所感动、改变。除非传道人先被神的道得著,对神的道有认识,否则他无法成为一个宣讲救恩之道的人。

3.他是一个祷告的人。

  传道人必须是一个祷告的人,保罗劝提摩太「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提前二1)。传道人应该是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的(徒六4),所以,传道与祈祷是分不开的。传道人缺少祷告,心中自然对人的需要,神的心意迟钝,一个祷告的传道者必然是一个心中热切传道,且关心人需要的仆人。

4.他是一个对家庭有责任的人。

  牧师应该是一位爱家庭的好家主、好丈夫、好父亲,圣经说:「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提前三4)因为他知道怎样管理自己的家,所以他就晓得怎样照管神的教会。换言之,牧师应该有一个很理想的家庭,使妻子生活幸福,对妻子体贴入微,协助她打理家务等;牧师的儿女也相当幸福,因为他们有一位好父亲,肯花时间在他们身上,与他们一起生活,当他们有甚么人生问题时 他也能作儿女们的辅导,甚至组织家庭礼拜。牧师的家庭就像教会的缩影,若以同样态度管理教会,教会也必然蒙恩。善于管教儿女「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提前三4)牧师如果要儿女顺服,他必须以身作则,在此原文的意思是指作父亲的,先要端庄正直 才能使儿女顺服。

  第二方面,保罗对于教牧人员在事奉上也有一些提醒及勉励,他认为一个传道人应该在事奉上成为忠心有见识的人。保罗谈事奉,特别强调话语的职事。他说:「你要吩咐人,也要教导人….要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提前四11-13),「但你所讲的总要合乎那纯正的道理」(多二1),「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二2)这些经文除了强调传道者必须注重话语的事奉外,也论到真理传授的过程。保罗的教训是从主所领受的,在大马色的途中,他获得耶稣基督对他的启示,使他明了原来旧约所预言的弥赛亚,就是被钉十字架的耶稣;福音的真义现今显明了。这是提摩太从前所学的「纯正话语的规模」(提后一13),也是保罗交托他的「善道」(提后一14)

现在,提摩太的使命就是将这福音要道传递给教会中的其他教师。保罗亦简单指出这些教师的资格:品德忠诚和有教导恩赐。惟有这样将福音真理代代相传下去,才能保存使徒的遗训,并把它发扬光大。事奉神的工人的首要任务,是在传授真理的过程中,竭力持守真理的纯正和完整。因此保罗吩咐提摩太必须「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原文的动词是orthotomeo,意指开垦出一条直路以抵达目的地。这就是说,在诠释神话语的时侯,应当深入浅出,不偏不倚,让听道者能直接了解真理的整全意义。

这样,话语的执事便可蒙神悦纳,自己亦无愧于主。保罗在提摩太后书二章三至六节采用三个榜样来描绘一个事奉的人,藉此劝勉提摩太。这些榜样包括士兵、武士及农夫。作士兵的基本条件是专一,不被世务缠累,这才可达到当兵的目的。军队平时所接受的训练,是非常严格的,惟有高度的克己自律,才能预备在战场上对敌。事奉神的工作就是一场属灵的战争,工人必须专一从事。第二个榜样是竞技场上比武的人,他若想获胜,必须按照规矩比武,才有得著冠冕的机会,否则便徒劳无功。同样,只有根据圣经的原则来作神的工,才可得到主的赏赐。农夫的特徵是努力耕耘,经常等待农作物的成长,不能一曝十寒,也不能揠苗助长。不辞劳苦的勤垦,是获得粮食的先决条件。所以,传道者事奉的成绩,全视乎他是否专一、合规和勤奋而定的。

5.他对时代要有透视。

  「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提后三l)。这是保罗对提摩太的一个命令,就是身为时代的工人,必须对时代有清楚的洞悉,对人心有认识,才能带领教会,喂养他们,攻破仇敌的计谋,领人归主。

  当时的时势对福音极为不利,保罗自己亦身受其害,为福音之故身系囹圄,提摩太应当效法他,愿意与他同受苦难(提后二3)。「末世」不是指将来才临到的日子,乃是基督两次降临之间的时期。换言之,我们今天就是生活在末世之中。自从耶稣基督第一次降临,教会便在末世里见证福音,基督的降临,结束了旧约时代,打开了新约时代,亦即末世的日子。保罗用「危险」描绘末世,原文是chalepos,用作描写凶恶的野兽或波涛汹涌的海面,因此末世是一段满有危险、难以应付的时期。作为福音的使者,提摩太必须早作准备,不致为势所胜。

  故从第二节开始,保罗刻划末世的光景:无论是个人、家庭或社会,道德生活都是败坏不堪,「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 、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提后三2-4)。而在宗教生活上,不少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三5)。这可能是指教内的不良份子,借宗教的名胡作妄为,这情形真实的表达出今日台湾的宗教乱象来,保罗叫提摩太逃避他们。

  在这些害群之马当中,甚至有人偷进无知妇女的家,从事欺骗诱惑的勾当,像昔日摩西时代 在埃及法老宫廷中的两个魔术师雅尼和佯庇,他们敌挡摩西(出七1l,八7,九11),在犹太的传统中,他们被看为反叛神旨的人。以弗所那些假冒为善之徒也照样抗拒真道。保罗将自己与摩西比较。摩西是神人,传上帝的律法;保罗是使徒,传基督的福音,他的信息能救人脱离末世的危险。提摩太的时代使命,就是坚守使徒的遗训,对时势有清晰的透视,作出中流砥柱的见证。

6.对事奉有末后的盼望。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看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四7-8) 保罗认为他一生的事工好像打了一场胜仗,又好像跑完了一段路程,他已到达人生的终站。他渴望并深信可以获得的,是神所赐的奖赏,就是「公义的冠冕」。一个传道者对他的事奉一定要有盼望,没有盼望的事奉,就像没有目标的赛跑一样。所以事奉神的人,是带著信心出去工作的,并且盼望将来的结果,就是能得神的喜悦。

  综合保罗在教牧书信中给传道者的一些生命与事奉的原则,我们都能很清楚的看出:一个传道者他的生命状态与事奉的能力是息息相关的。所以,作为一个传道人不是只有恩赐就够了,他也需要追求灵命的长进,如此他才能成为一个合神心意的时代工人,为主所用。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