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正因福音而产生谦卑的人

2019-07-15 19:31 浏览量: 648 作者: 主仆 来源: 网络
摘要:你难道不想成为一个这样的人吗?这条路线并不在一般的人生地图上,它是从福音而产生的谦卑,是一种蒙福的忘记自己——既不同于现代文化中所提倡的看高自己,也不是传统文化中所提倡的看低自己,而仅仅就是少想到自己。

“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哥林多前书43-4)。这段经文很有意思,因为这件事提供了一个看待自己这个人和自尊这件事的方式,教导我们要以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观点来看待自己。这个观点是相当不凡的,值得我们深入来了解!

让我们来看看保罗是怎么说自我观感的。他在《哥林多前书》41-2中说到他是一个传道人,有一个工作要做。然后他又说,因着那个工作的角色,他不在乎哥林多教会的人或任何其他人的论断(林前43-4)。

不从别人的观感来判决自己

保罗并不期盼从哥林多教会的人那里,或从任何人类的法庭,来得到他是个有分量之人的判决,因此他对哥林多教会的人说,他不在乎他们对他的看法,也不在乎任何其他人对他的看法。事实上,他的自我身份完全不在于别人怎么说。他的意思就好像是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并不在乎你或他人怎么想。”保罗的自我价值、自我观感以及自我身份,完全不受任何人或任何标准对他的判决与评估的影响。

虽然保罗的自我身份可以不受任何人的影响,但我们要如何才能达到那个境界,脱离别人对我们的观感的控制呢?你自己认为应该怎么办呢?大多数人的答案很明显。实际上,我所认得的每个心理辅导员都会说,不要在乎别人对我们的观感。他们会说,不要根据别人的意见来过生活,别人的标准不算数,别人怎么想也不重要,惟一要紧的是自己怎么看自己。不要管别人的标准,只要想好自己的标准是什么;自己的标准应该由自己来选择和订定。所以他们的建议是:“你自己决定好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然后就去做吧!”因为只有你对自己的想法才算数。

在现代的世界里,如果有人在自我评价上出了问题,那么似乎惟一的补救之道就是提升他们的自我评价。心理辅导员会告诉他们,要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很棒的人,要看看自己有多好,曾经有过什么伟大的成就;会叫他们不要担心别人怎么说,只要自己订出标准,努力达到那个标准即可——然后只要自己来评估自我就可以了。

不从自己的观感来判决自己

然而保罗的方法和那些心理辅导员不同,他乃是更进一步,不但不在乎哥林多教会的人或是人类的法庭如何判决他,他甚至自己也不判决自己!这个意思就仿佛是说:“我不在乎你们怎么想,我也不在乎我自己怎么想!对于你们对我的观感,我不觉得怎么样,就连我对自己的观感,我也不觉得怎么样。”

他之所以不在乎,乃是因为他有无亏的良心。请注意看他接下来说的话:“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林前44)他知道,即使他良心无亏,不觉得自己有错,也并不一定代表他真的无罪。也许希特勒的良心也不觉得他自己有错,但那并不代表他是无罪的。对于那些认为一切的标准都是由自己来订定的人,保罗会说什么呢?他会说那是一个陷阱,而他是不会掉进那个陷阱的。那个陷阱告诉你,不要管其他人的标准,只要订定出自己的标准即可。其实那不是答案。想要借着达到自己或别人订定的标准来提高自尊,看起来似乎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但其实这个办法不会解救,也没有能力解救你。

如果我达不到父母的标准,感觉会很不好;如果我达不到你的标准,感觉也会很不好;如果我达不到社会的标准,感觉会更不好。难道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就是订定出自己的标准吗?然而如果我又达不到,那感觉不是会更糟吗?除非我订定的标准是超级低的标准。难道超级低的标准就是解决之道吗?绝对不是!因为当我清楚知道自己只是个符合超低标准的人,感觉会是相当糟的。因此,想要用达到自己或别人所订定的标准来提升自尊,绝对是个陷阱,不会是正确的答案。

所以保罗并不期盼从哥林多教会的人那里找到自我身份;他不是从他们那里得到自己是重要人物的判决。他不但不在别人那里寻找自我身份,他也不在自己里面寻找。他知道,想要借着达到某种标准而寻找自尊,是一个极大的陷阱。现在我们开始发现保罗是如何找到他的自我身份的。请留意!从此刻起,他跳出了常规的路线图,走进了一个我们很陌生的领域。

不把罪或成就与自我身份相连接

保罗是一个超级有分量、超级重要的人物。如果我说他是人类历史中最具影响力的六、七名领袖之一,可能没有人会反对。他是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拥有极重的分量,极大的影响力,极强的自信;他勇往直前,不受任何事物的拦阻。

然而他在《提摩太前书》第1章却这么说:“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提前115)他并不是说:“我曾经是个罪魁。”而是说:“我现在是个罪魁。”意思是说:“我是个最糟糕的人。”这句话太超出我们的思想了!我们不习惯看到一个这么有自信的人,居然会自愿承认他是个最糟糕的人!我们不习惯看到一个完全诚实的人,一个能够坦诚自己所有道德瑕疵的人——而他居然还能说得如此优雅与自信。

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会判决自己,但保罗不会。当他说他不让哥林多教会的人判决他、而且他也不判决自己时,他的意思是说,虽然他知道自己有罪,但他不让这些罪与他的自我身份相连接。他的罪与他的自我身份是不连接的;他不玩这种连接的游戏。他不容许罪摧毁他的自我,他不作这种连接。他也不看自己的成就,不用成就来陶醉自己。他看到自己里面有种种的罪,以及种种的成就,但是他拒绝将它们与自我身份连接在一起。所以,他虽然承认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但这并不能阻碍他去做上帝呼召他去做的事。

我们和保罗简直有天壤之别。如果我自认为是一个很差劲的人,那么我就不会有任何的自信;如果我自认为是一个罪人,一个内心充满骄傲、情欲、愤怒、贪婪的人,也就是一个充满保罗所说的那些罪和软弱的人,那么我就不会有自我价值感,因为我已经判决了自己。我们订定了自己的标准,又用那标准来定自己的罪。如此,我们的自我就永远得不到满足与安息;永远得不到!

然而保罗的话让人震惊:“我不在乎你怎么想,我也不在乎自己怎么想。”他在此带我们进入了一个我们完全不认识的境界。他的自我不是被吹胀的,而是充满了实质的东西。他是在讲谦卑——虽然我极不愿意用“谦卑”这个词,因为保罗所说的谦卑与我们对谦卑的概念完全不同。保罗的意思是说,他已经到了某种境界,他的自我不会比身上任何其他的部位,更能获得他的注意;他在这个境界中已经不再想着自己了。无论他做了什么对的事,或是做了什么错的事,他都不再将它们与他的自我相连接了。

从福音而产生的谦卑

神学家路易斯(C.S.Lewis)在《返璞归真》中讲到骄傲的那一章末了,对于从福音而产生出的谦卑,有一个很聪颖的观察。路易斯说,当我们遇见一个真正谦卑的人,通常不会觉得他很谦卑;他不会再三地告诉我们,他不是什么大人物。当我们遇见一个真正因福音而谦卑的人,我们会记得他对我们有很大的兴趣,因为真正从福音而产生的谦卑,其本质并不是把自己想得太高或太低,而是更少想到自己。

从福音而产生的谦卑,就是不需要想到自己,不需要把事事都与自己相连;它使得以下这类的思想停止:“我和某些人在一起,是不是让我看起来还不错?还是我不应该再待在这里了?”真正从福音而产生的谦卑,就是不再把一切的经历、一切的谈话,都与自己相连;事实上,那就是不再想到自己,就是忘记自己。如此,我们便能享受到一种福气——忘我的自由。

因福音而产生谦卑的人,其自我不是被吹胀的,而是充满了实质的东西。那是一种非常独特的特质。那是指很高的自尊吗?不是的。那么就是低自尊了?当然也不是!它与自尊毫不相关。保罗不玩这类的游戏。他说:“我不在乎你怎么看我,我也不那么在乎我自己怎么看我。”是的,那就是他的秘诀!一个真正因福音而产生谦卑的人,不是个讨厌自己的人,也不是个爱恋自己的人,他乃是一个因认识福音而忘记自己的人。他的自我就如同他的脚趾一样,虽具有特定的功能,但不会把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上面。脚趾就只是做它该做的事,自我也就只是做它该做的事,它们都不会把注意力吸引到自己上面。

我们在这里可以做个小测验。通常你对于别人的批评,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一个忘记自己的人不会因为被批评而受到严重的伤害。别人的批评不会把他们压垮,不会让他早上不想起床,也不会让他感到不安宁。为什么呢?因为会被批评压垮的人,是把别人对他的观感和意见看得太重要了。

然而这个世界教导那些脸皮薄、容易受到批评伤害的人,要如此回应别人的批评:“谁在乎他们怎么想?我知道自己怎么想就可以了。随便那些家伙怎么批评我,我才不管呢!”一般人不是被批评而受伤,就是根本不理会别人的批评。他们不在乎别人的批评,所以不听批评,也不从中学习。他们只管自己和自己的想法,这就是自傲。但这根本不是解决办法;对于我们的未来和我们周遭的人来说,自卑与自傲都会造成可怕的问题。然而忘记自己的人却截然不同。一个自我充满了实质内容(而不是被吹胀)的人在遭受批评时,并不会受到破坏或伤害,甚至被压垮;反之,他们会仔细聆听,把批评当做改变的契机。

这听起来是不是太理想化了?然而当我们愈了解福音时,我们就愈想要有所改变。朋友们!难道你不想成为一个既不觉得需要别人尊荣自己、又不害怕被别人尊荣的人吗?或是成为一个既不恳求别人认可自己、又不害怕被别人认可的人吗?难道你不想成为一个在看到橱窗玻璃或镜子中反映出自己的身材时,既不会洋洋得意又不会处处挑剔自己的人吗?难道你不想成为一个既不会坐在那里白日做梦,想象自己有多棒或比别人更成功,又不会把自己看扁,不断在后悔中痛苦的人吗?难道你不想脱离这类的捆绑而得到自由吗?难道你不想像某位溜冰比赛的银牌得主那样,能够真心赞赏金牌得主所完美展现的三转跳吗?

他的赞赏就像你对日出之美的赞赏一样,只是赞赏那件事实,而不论那是谁做出来的,或那是属于谁的成功;你是因为看到事物的本身而欢喜快乐,所以即使是别人完成的,你也会像是自己完成地那般快乐。

你可能会说:“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人。”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一直朝着保罗所教导的方向去走,就可能成为这样的人。我们可以开始学习不把事物与自我相连接,但仍然能享受它们,例如我不把工作与自我相连接,不把溜冰与自我相连接,不把恋爱与自我相连接,不把约会与自我相连接;如此我就可以真正享受那些事的本身。我做那些事情不是为了资历表,不是为了申请学校或工作,它们也不是填补我内心空虚的方式。你难道不想成为一个这样的人吗?这条路线并不在一般的人生地图上,它是从福音而产生的谦卑,是一种蒙福的忘记自己——既不同于现代文化中所提倡的看高自己,也不是传统文化中所提倡的看低自己,而仅仅就是少想到自己。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