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苦难中学到的牧职教训

2019-10-21 19:49 浏览量: 690 作者: Jeff Robinson 来源: 《十五件神学院教不了的事》
摘要:顶尖著名神学院的博士学位,并没有把我转变为这间教会所迫切需要的——一位敬虔、谦卑、有智慧、无私的领袖;我也很快认清:只有在事工的最前线受苦服事,才能把我转变为那样的一个人;我很快觉悟到:牧养教会犹如作战。

我警告过他们,但我想他们不信。毫无疑问,他们以为我只不过在表示谦虚,或者只是一般传道人的官方说辞。聘牧委员会锁定了我成为候选人,我名字后的头衔——博士——一直在打断我们的谈话。其中一人说:“我们应该以博士称呼您吧?”;另一个人说:“以您的博士资格,我肯定您会让我们的教会得到振兴!”我在座位上感到坐立不安。我不怀疑他们的爱慕是真诚的,但是我深深的感受到,我没有预备好扮演一个属灵英雄的角色。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期待。最后,我说:“你们这么看重我的学位,我很感激,但请不要把学位误认为成熟、有能力和适合服事,更不用说敬虔了。学位不能代表这些,只不过表示我坚持下来,达到了一些学术上的要求。”

从应聘的角度来看,这是个正确的答案,但是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神把这些话烙印在我心灵深处。教会很快任命我为主任牧师;我也很快学到:顶尖著名神学院的博士学位,并没有把我转变为这间教会所迫切需要的——一位敬虔、谦卑、有智慧、无私的领袖;我也很快认清:只有在事工的最前线受苦服事,才能把我转变为那样的一个人;我很快觉悟到:牧养教会犹如作战。

遗憾的是,我在这间教会的牧师工作只持续了三年多一点,主要是因为教会的经济危机才结束的。今天我很荣幸在另一间教会服事。感恩的是,因着在之前的教会犯下的错,和从愚蠢决定所学到的教训,如今我是个不再一样的牧师。

以下的三个教训是透过服事地方教会里的上帝子民,才可能学到的:学位不是能力;事工是争战;若没有神主动的恩典,牧师的一切劳苦都是徒然。

学业≠能力            

成为牧师之前,我讲过许多次哥林多前书13章,看见人家挂在墙上的经文十字绣至少也有上千次;然而在我开始牧养地方上的群羊时,这经文成了整本圣经里最困扰我的!为什么呢?要解释这段并不困难,问题是,做正统的经文解释要比行出经文所说的爱容易,难在这里。

加上“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林前8:1)。对一个看中神学、教会历史的人,这句经文说中了要害,因为若神愿以某种成功神学所说的方式祝福我,我会选择“知识”,而不是“爱心”。

神学院里的每一刻,都让我的灵饱尝了喜乐。神学院让我有了知识,也如他们的设计,装备了我有再获取更多知识的能力。但是我很快就发现,精通希腊文、希伯来文、或清教徒,都不足以让我在面对一位气愤会友对我做不实指控时,不爆发怒气。那些学问也不能保证在执事会告诉我教会没钱的时候,身为领袖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的确,我的神学知识让我能做明智的决定,能喂给群羊健康的粮食;但一个敬虔、卑微牧人的成熟却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主园里的劳苦工作而来。没有过多久我就发现,我和每个主日听我证道的会众一样,不过是一个正在成圣过程中的人。

爱>知识

我很快就发现,虽然我不能在正统教义上有任何妥协,但是我牧养的人对那个没有很大的兴趣,他们只想知道我爱他们吗?他们一旦知道我真心顾念他们,把他们当做基督里的家人,而不是传福音与门训的对象而已,他们才愿意听我解释正统教义。

而且,建立这种信任的唯一管道是:与他们共处。我记得有一个特别古怪的人,他一开始似乎不喜欢我,于是我效法巴克斯特的小书(指《新牧人》——译注)所写的,去到他家中探访。正值盛夏,我们坐在他家阳台上,我们讨论奥本对乔治亚的足球赛,我听他谈赛车选手达尔·恩哈,我听他妻子谈她的家和这所教会的创办历史。

没有多久,他们就似乎站在我这边。我要离开那所教会那天,他泪流满面的给了我一个大熊抱,告诉我他家人多么爱我的家人、将会想念我们,甚至会想念我的教导。这点,使徒在哥林多前书13:2警告我:“我若有……各样的知识……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如果我不爱我的会众,他们不会在乎讲台上有多少神学;当我证明对他们的爱,而且是一个可信任的、成熟的老师、和牧人,他们就会跟从我。

保罗·区普在他很好的一本书《危机四伏的呼召:教牧事奉独特而艰巨的挑战》里,指出一种两极化的症状是缺乏经验又自信满满的牧师容易犯的,区普很适切的称这危险症状为“神学的心脑重症”:当成熟与否界定于你的知识有多少,而不是你是什么样的人,事情就不妙了。危险来自于,你爱知识胜过那知识所要彰显的神、和所要释放的人……我渴望神学生都能明白,他们蒙召不止是教导他的会众神学,也要与他们一起把神学付诸行动。

保罗在长篇叙述了他的生平、神学、及优良履历之后,做的是相同的结论:“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8)。他具有一切作为一个无所不能的牧者资格,但比起认识耶稣、和爱众人,他把它们都看作粪土。

如果你曾在地方上的教会服事过,第二个教训会很快不证自明:事工如同打仗;也就是说,对基督的牧人而言,受苦是正常的。

事工是战争

陶恕有一句名言:“我怀疑神是否会在深深伤害一个人之前大大祝福他。” 在牧养的职事上,与基督徒的生活一样,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冠冕。圣经里的伟人都是在患难的鞭打之下被塑造成的——约伯、但以理、大卫、彼得、保罗,当然还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教会历史上的伟人走的都是加略山的苦殇路。路德和加尔文被迫逃命;约翰班扬因为传讲好消息被囚禁在贝德福德监狱12年;查尔斯·西缅被他所牧养的易怒会众锁在教会门外;我的一位朋友被他的教会开除,只因为他未经委员会许可,在自己的牧师住宅门口种草皮;另外一位朋友在被选为执事后被解职,只是因为在帮他搬家的车上发现他的藏书中有一本被禁的神学书籍。

能有多糟呢!司布真差一点在22岁时放弃事工。1856年,1019日,在敬拜当中有人喊道:“失火了!”在场的12,000人蜂拥奔逃,造成7人死亡,28人受伤;这场灾难带来的沮丧让司布真崩溃好几天,“甚至连看一眼圣经都让我的泪水不止、思绪混乱。”他的事工从此抹上了阴影,他也终生对抗焦虑与黑暗的抑郁症。

神学院没有教过我,事工可以造成多深的伤害,它也无法教我;因为神学院之于事工,好比基本训练之于战役;神学院只是个训练场,一个安全的地方学习使用工具——希腊文、希伯来文、解经学、释经学、系统神学、教会历史,加上其他的。基本训练与打仗不同,神学院不是牧养的工场。除了实际的战场之外,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为前面所要受到的伤害装备我。

如果我读圣经够仔细的话,应该注意到其中的警告。透过保罗的事工来看,哥林多后书是牧师的受苦手册。只要读几节经文就会看到,长老的职份不是为胆怯的人预备的,那是个危险、甚至致命的职位,能重伤一个在基督里新造的人,能扼杀那个过去的老我——除非神的恩典猛烈冲击我内心的争战。长老职分是来自慈爱天父之手的荣耀死刑宣判。

也是内心的争战

服事中会有困难的日子。你会怀疑你的呼召;你会质疑神的良善;在信靠神圣主权的事上,你的心会有挣扎,尽管那是你口口声声所宣讲的;你会害怕你的会众;你会对在事工上看来显然比你成功的朋友怀恨——虽然骄傲让你公开的恭贺他们;你会想要挂冠求去,特别是在星期一。结论是:你将跟你自己摔跤。

你的耳边会响起魅惑的声音,引诱你尽你所能找个安舒成功的地方,甚至借着神学、伦理上一点小小妥协!在那个事奉的中土世界,你就可以远离那恼人的执事会议、远离那个婚姻就要崩溃的会友、远离那一家人——他们认为教会快关门了,都因为你只教导圣经而不致力于青少团契。这就是以弗所书6:17节里的内在争战,而在牧师的心中,因为所蒙的呼召,就更被强化了。要想在这争战中存活,你需要每天被神的话喂养;你必须成为不住祷告、勇于自省的人;你必须时刻警醒、意识到自己完全依靠恩典。“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林前4:7),对保罗提出的这个问题,你必须学会给出正确的答案。

在事工中受苦是常态。保罗受了很多苦;我们历史上的英雄受了很多苦;神使用与敌人的外在、内在争战,让我们更像他的基督;借以斩断我们的骄傲,以福音的安慰护卫我们,好叫我们可以安慰我们所牧养的、受苦的人;或许更重要的,让他的新娘看见受苦人子的画像。尊荣之前必有羞辱,耶稣和他的子民都必如此(林后4:7-12),这是福音之路。

苦难或许会让神的仆人学到下面这第三个教训,或许会让他们离开事工。

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

每一个传道人都应该镶在心坎上的一句经文是,耶稣在约翰福音15:5说的:“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你若要蒙保守持守忠心,唯有靠神主动的恩典托住你。不同的统计显示出一个残酷却又一致的资料:有高比例的神学院毕业生,在五年内永久退出服事的工场。你需要蒙恩、蒙恩、再蒙恩。

在叙述他曾被提到三重天的语境里,使徒解释,神对能力的评估,与我们不一样:“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12:9-10)。

第一次担任牧师职位之后没有几天,我就明白只有主借着他的话和圣灵才能叫枯骨复活,我能做的就是传讲、祈祷、和牧养他的群羊;庆幸的是,改变人心的压力不在我们身上,神借以拯救的力量不是我们,而是福音。

在辛辛那提附近的王岛公园,之前有个300英尺高的木制云霄飞车,入口处有个牌子写着:“胆小者请勿搭乘”。牧养的事工正是如此,是个高潮迭起的有趣事工,是个具有许多叫人丧志低落的危险呼召,一路上会震碎你全身的骨头。

然而,成为神话语的执事,看神如何使用自己转变人的生命,是何等的奇妙,不是人间言语可以形容的。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