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教与十字架

2019-10-22 21:50 浏览量: 722 作者: 陶恕 来源: 作者文集
摘要:“管教”是神的动作,“背起十字架”是基督徒的动作。“管教”是神在不愿意宽恕的情况下,在“爱里”,将他的惩杖置放在他儿女的背上。没有一个受惩罚者是自愿承受的,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例外,就是一个基督徒他愿意接受神的旨意,而且明知道该旨意包含着神的惩罚,这时候等于他主动选择神的管教。

十字架呢?很明显的那不是罗马帝国对于罪犯处以极刑的工具。基督徒所背负的十字架,是当他愿  一个基督徒“背起他的十字架”与“被神管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时下的基督徒却经常将两者混合通用。这两者有极大的分野,因为我们对这真理的模糊不清,以致丧失许多该得到的恩惠与喜乐。

  “管教”是被迫性的,不需要经过被管教者同意,即可执行。“十字架”是出自背负者的拣选,没有一个十字架是强迫你背上的,即使是基督背负他的十字架也是出于他自己的拣选。当他论到即将被钉在十字架时,他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约十:18)。他有许多的机会逃脱他的十字架,但是他面如坚石地走向耶路撒冷,直至死地。如果说十字架是一种强迫性,那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产生,就是“爱的强迫”;正如基督“爱”强迫他背起十字架来,此外再无其他因素了。

  “管教”是神的动作,“背起十字架”是基督徒的动作。“管教”是神在不愿意宽恕的情况下,在“爱里”,将他的惩杖置放在他儿女的背上。没有一个受惩罚者是自愿承受的,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例外,就是一个基督徒他愿意接受神的旨意,而且明知道该旨意包含着神的惩罚,这时候等于他主动选择神的管教。“你们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来十二:7)

       “假如任何人愿意跟随我,他必须舍己,并且背起他的十字架,跟随我”,在这里非常地清楚,你不需要去祈求一个十字架来背。十字架是一个人在神面前的一个选择,一个决志,一个深思熟虑后的选择。在通往天国的窄路上,没有一个人不是摇摇晃晃,连拖带爬的背负着十字架。

  什么是基督徒的意在跟随基督的道路上,拣选对基督“完全顺服”所产生的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是他必须忍受的,这就是十字架。基督并非挂在十字架上时才是背负十字架,而是当他拣选那通往各各他的道路时,他已开始背负十字架了。今日,我们这些他的跟随者,当我们愿意走上这条窄路,才是背起十字架的时候。

  所以只有顺服的人才会有“十字架”,不顺服的人所拥有的是“管教”,不是“十字架”。父神从来不会惩罚一个完全顺服的小孩子,我们地上的父亲,当我们顺服时,他绝对不会惩罚我们,所有的惩罚都是在我们不顺服时。

  当我们感到神惩罚的杖时,我们可以确定,我们已经暂时离开正确的道路了。相反的,当我们受到十字架的痛苦时,这意味着我们是准确地行在他的道路上。我们无论是落在管教的痛苦里或是在十字架的痛苦里,请记得,我们都是在神的爱里。神管教我们,并非管教以后我们才能被他所爱。不!管教的本身就是爱,当我们未受管教前已经蒙受神的爱,管教只是显明我们是他的爱子。在一个有良好家教的家庭里,一个不顺服的孩子会有接受处罚的机会;同样在神的家里,一个决心跟随的基督徒,在他的不顺服处,都愿意接受神的处罚。

  我们如何分辨所临到的痛苦是出于十字架或是出于神的管教呢?在这里我们所注意的是,到底我们的痛苦是从何处来?而不是在解释痛苦的本身。

  约拿跌落到大海深处,保罗的船在大海中漂流三日三夜,同样都在受苦。同样都受到风雨的威胁,但是前者是逃避神的旨意在受苦,后者是拣选神的旨意在受苦;彷佛都在受苦,而且是受同样状况的苦,其实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苦。

        当钉子深深扎入耶稣的手中,他所受的苦,与旁边二个强盗所受的苦完全相同,但是耶稣为世人的罪受死,两个盗贼是为自己的罪在受死。

       由这里我们可以看得非常地清楚,痛苦的答案是:当这个苦难临到我们身上时,请注意,这到底是出于我们的拣选,或是出于被迫来承受。主耶稣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的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由这字里行间,我们看出背负十字架所受的苦,是出于你的自愿,为着拣选基督与他的公义,这愿意受苦,就是十字架。假如控告我们的人,他们所说的是真的,那我们被毁谤的受苦还是没有祝福可言。

  我们会自我欺哄,而将神的管教说成我们在背十字架,将本来需要为不顺服而悔改的,转成是在为神受苦而喜乐。“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能忍耐,有什么可夸的呢,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彼前二:20)只有在义的道路上,才有十字架,只有因着我们的选择,而为基督的缘故受苦,这才是十字架的苦。

  痛苦的来源除了神的管教与十字架以外,尚有其他的来源。有些痛苦是来自大自然或世界的递变与我们所继承的这个必朽坏的身体。这些临到我们身上有许多不同的程度并且没有明显的属灵意义;包括许多现象诸如:火灾、水灾、亲人死别、受伤、意外、疾病、世界逐渐呈现的混乱与纠纷等等。我们如何去处理这些事务呢?

  是的!许多伟大的圣徒之所以伟大,就是能将这些突发性(而又是必然性)的不幸转换成益处。他们在不幸的灾害里祷告与自卑,而将不幸的损失培养成他们的朋友,可怕的灾害成为他们的导师,教导他们得到“属天的老练”,我们要效法古圣徒走的地方,就是在这里。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