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卑的真与伪

2019-11-11 19:07 浏览量: 663 作者: 陶恕 来源: 作者文集
摘要:那些忘我的基督徒,他们把一切的事情都交托在主手中,不再浪费时间妄想改良自己。这类基督徒,在奔跑属灵道路时,会较前两种更先抵达目标。

基督徒必须谦卑,这是绝对需要的。没有谦卑,也就没有自知之明,没有悔改的心意,没有信心,因此也没有救恩。

神的应许是给谦卑的人。骄傲的人,不会得着神应许予谦卑的人的一切福气;他们只能从神手中接受公义的审判。

但我们可别忘了,谦卑也有假装的,几乎可以乱真;因此,许多基督徒都不能把这种假装的谦卑分辨出来。

真正的谦卑,对人大有裨益。谦卑的人认识自己的本相,深知自己的犯罪天性中没有良善,也承认自己若离开了神,就算不得什么,将会一无所有,一无所知,也不能作什么。但他并不因此灰心失望,因为他知道在基督里,他是受到重视的。神看重他,就如看重自己眼中的瞳人;他也知道因着那位加给他力量的主,他凡事都能作,也就是说:他能完成神一切的旨意。

伪装的谦卑,其实是以另一个姿态出现的骄傲。试看看那个在神面前彻底为自己的软弱、罪孽和无知而认罪的人,如何因为自己的妻子指责自己软弱无知而大发雷霆。

这个人其实也不一定是个伪君子,他认罪的祷告可能完全出于至诚,在妻子面前为自己辩护也可能是诚意的。这两种表现虽然看似彼此矛盾,但两者都是出于自爱自怜和过份的自信。

自信心强的人,自然以为自己能成大事,一旦失败,他就极度灰心。自信心强的基督徒,通常都有很高的道德理想,纵或不至于自认是当代最伟大的圣徒,但至少也认为自己是教会中最圣洁虔诚的,可以高谈阔论人的堕落、神的恩惠,以及基督徒的信心等问题。他在不知不觉中,常常单靠自己的能力,高举自己,为自己而活。

正因为这样的人有太高的理想,一旦理想不能实现时,他就失望、厌烦,然后把良心上的不安,误以为谦卑,其实那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失望,兼且不能原谅自己而产生的表现。举一个比方:作父亲的,骄傲自满、雄心万丈,盼望儿子成龙,能够完成他自己不能达成的理想,然而当儿子令他失望时,他便无法宽宥儿子。作父亲的感到痛苦,不是因为疼爱儿子,而是因为自己太自私和自怜。

其实,真正谦卑的人,从不以为自己有什么好处,所以当他果真发现自己一无是处时,也就不会感到失望。他深知他若能行善,那不过是神在他身上显明祂的工作;如果工作是出于他自己的话,尽管工作看来做得妥善,但实在是有缺点的。

当人有了这个认识以后,在他里面就产生一种不自觉的反应,使他内心得到释放,不再因为竭力要自己达到完全的地步而背负重担;相反地,他会全心倚靠圣灵作成他当作的工,结果他生活的重点,就不再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放在基督身上,基督原该是我们的生活中心。如此,人才能摆脱一切拦阻和捆绑,得着自由,可以照着神的旨意服事那世代的人。

这样的人,如果不慎得罪了神,心里自然因为感到难受不安而痛悔;但绝对不会徒然自责。他会像劳伦斯弟兄那样对主说:“假如你由得我去作主,我就永远不会成事;只有你能保守我不至于跌倒,亦只有你能补救我的错误。”之后,他们“就不再让自己烦躁不安”。

尤其是当我们读到圣徒的传记和著作时,虚假的谦卑就份外作祟。读到奥古斯丁的书时,我们自知远不及他的明智;读克勒福的圣伯纳德生平时,我们就感染到他灵里的火热,反映出自己里面的冰冷;读怀特菲的日记时,我们在相形之下,就显得自己何等浅陋——在属灵的事上,自己就像初入行的新丁,而在自己所谓“忙乱的生活”中,也是一事无成;读罗哲夫所写的书信,更叫自己自惭形秽,在爱主的热切上怎也追不上他。

在这些心理压力下,虚假的谦卑就会蠢蠢欲动;外表装成真诚的谦卑,使自己匍匐在尘土中,其实满了自怜和自责。我们的自爱会反面无情,严严责备自己太不像样。因此,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就要格外小心。我们的所谓痛悔,可能只是一种变相的嫉妒而已;我们不过是嫉妒这些属灵的伟人,同时也自愧不如,在痛心之余,便自以为也很属灵了。

我见过两种基督徒:一种是骄傲自满,却还自以为谦卑;另一种是自卑的,常常担心自己会自高自大。除了这两种以外,应该还有第三类,就是那些忘我的基督徒,他们把一切的事情都交托在主手中,不再浪费时间妄想改良自己。这类基督徒,在奔跑属灵道路时,会较前两种更先抵达目标。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