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给予家庭力量的人

2016-06-17 15:46 浏览量: 300 作者: 阿浅 来源: “无花果听歌”
摘要:当他软弱的时候,恩慈的上帝给了他力量。在希伯来语里,“父亲”这个词,第一个字母是牛的形状,象征着力量;第二个字母是家。组合在一起,“父亲”就是给予家庭力量的人。《圣经》里有一个很温暖的词组,叫“神的家”。怀特菲尔德真是神的家里的人。当他软弱时,天父给予他力量。

父亲,是给予家庭力量的人


1

 

  这两天,哪哒创作坊的微信群里在分享希伯来语。我看了几个词,着实震惊了。和中文类似,希伯来语是象形文字。比如,第一个字母是一个人举起双手,好像在说看呀;第二个字母是古代游牧民族居住的帐幕。组合起来,就像一个人站在帐幕前,举起双手,骄傲地说:看看这个家!

 

  这个画面,在我心里激发起特别复杂的情绪:在古代希伯来人看来,不是两个人的缱绻,而是和有关的。我从小没有很强的家庭观念。工作自己找,找到了,通知家里一声就行;女朋友自己找,谈婚论嫁了,通知家里一声,拿户口本就行。我认识几位南方沿海省份的朋友,好像都是这样。北方好些孩子被父母当作私人财产,从终身大事到吃喝拉撒,简直无所不管。或许他们会羡慕这种自由的状态吧。

 

  但这种状态也有个弊端,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漂泊感。这种感觉,在今天和你分享的这首《历历万乡》里,有很好的表达:

 

  她梦中的草原白茫茫

  列车搭上悲欢去辗转

  她尝遍了每个异乡限时赠送的糖

 

  她在异乡努力打拼,还尝到了一些甜头,可心里总像缺了一块似的。这种缺失,带来方向的迷茫和勇气的衰弱:

 

  若有天我不复勇往

  能否坚持走完这一场

 

  她拼命燃烧自己,却不确定能燃烧多久,也不确定这场旅程的尽头会是什么:

 

  踏遍万水千山

  总有一地故乡

 

  旅程的尽头,会是她日思夜想的故乡吗?好像有点希望,仔细揣摩,却是悲凉的。想想那些有故乡的人,何必踏遍万水千山?而那些渐渐失去了故乡的人,纵然寻遍全世界,心仍然是迷失的。毕竟,故乡是天生被赋予的,而不是自己找来的呀。

 

  我北漂快10年了,这种漂泊感其实已经淡化;或者说,心慢慢麻木了。可看见希伯来语里面的画面,想象一个人在帐幕前举手欢呼,我心坎上忽然涌出一股暖流。原来,我想要的不只是一个安身的小窝,而是一个:那种从深深的相爱、相系里生发的归属感、责任感和荣耀感。我想听人对我说,也想这么对人说:有你做我的家人,我感到很自豪!

 

 



2

 

  今生渐渐失去了故乡的人,怎样能够继续勇往,坚持走完这一场呢?我最近读了《怀特菲尔德传》,从中得到很多感动和启发。

 

  怀特菲尔德是18世纪的牧师和旅行传道人。自从21岁在恩典里重生,他就像上了发条一样,终其一生孜孜不倦地讲道。他13次横渡大西洋,往返于英国和美国,实在是个踏遍万水千山的人。他起初在教堂里讲道,后来听众太多,他就走入旷野,用洪亮的声音向几万人宣讲福音。他每天早晨4点起床,经过1个小时的祷告和灵修,5点开始第一场讲道。人们提着灯,聚集到沼泽地边,带着一张期盼的脸和一颗渴慕的心。

 

  但最触动我的,不是他强大的模样,反而是他软弱的时刻。当一生快要走到终点,生命的灯烛将要燃尽,他依然站上讲台。有人记录了这个场面:

 

  怀特菲尔德先生站起来,直立在那里,他的面容就是一篇强有力的讲道。他默立了几分钟,不能讲话,然后说:我在等候上帝恩慈的帮助……”然后,他做了一篇也许是他一生中最好的讲道。

 

  当他软弱的时候,恩慈的上帝给了他力量。在希伯来语里,父亲这个词,第一个字母是牛的形状,象征着力量;第二个字母是家。组合在一起,父亲就是给予家庭力量的人。《圣经》里有一个很温暖的词组,叫神的家。怀特菲尔德真是神的家里的人。当他软弱时,天父给予他力量。

 

 



  他这一生,踏遍万水千山,寻找的就是神的家。他一定是找到了。在《怀特菲尔德传》里,还有一个特别打动我的事件,就是他对约翰·卫斯理的退让。他们两个人都是英国循道会的领袖,但在教义上有冲突,循道会濒临分裂。怀特菲尔德有许多拥戴者,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选择将领袖地位拱手相让。这保全了当年的循道会,却导致今天很多人在提到英国复兴运动时,认为循道会的领袖是约翰·卫斯理,而忘记了怀特菲尔德。

 

  对于这件事,他的想法是:

 

  让怀特菲尔德的名字被遗忘,但让基督得荣耀。

  让我的名字在各地都被淡忘,甚至连我的朋友们也忘记了我,只要这样能促进基督耶稣的事业。

 

  他为什么能够这样选择呢?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生要的是什么。他要寻找神的家,并且已经找到了。他住在神的帐幕里,享受天父慈爱而自豪的目光。我想象天父举起双手,自豪地说:看看这个家!看看我家中的孩子!为了天父的这份爱与荣光,怀特菲尔德真是将万事当作有损了。

                                                  

3

 

 



  自从今年开始写这个公众号,我常常考虑自己在家庭中的角色。结婚前,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孩子,是软弱的,是要被给予力量的。但结婚后,我越来越感到自己要成为给予力量的那个角色。我时常期待吉吉能刚强:在我不想祷告的时候,她可以祷告;在我不能温柔的时候,她能够温柔。但我慢慢发现:这应该是对我自己的期待,而不是对她的。

 

  在希伯来语里,母亲的第一个字母是牛的形状,依然象征力量;而第二个字母是水的形状。组合在一起,是有力量的水。古代希伯来人,会在水里煮动物的毛皮,做成胶水。而母亲就像胶水一样,将一家人维系在一起。父亲给予力量,母亲维系家庭。当吉吉软弱时,我给予力量,她才能更好地维系家庭。这是我蒙召来承担的责任。

 

  那我软弱了,怎么办呢?天父是最大的家长,是最终的给予力量者。我们都是儿女,住在他荣耀的帐幕里,享受他恩慈的目光。我想:踏遍万水千山,找到自己的家庭角色,找到承担这角色的力量,也就是找到家乡了。

 

(插画:卤猫)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