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为何如此残暴

2016-07-28 04:39 浏览量: 196 作者: BYA. LARRY ROSS 来源: 基督邮报专栏
摘要:法国国庆日发生的大屠杀似乎表明,受伊斯兰国(ISIS)鼓动的暴行将没完没了。所有这一切都汇聚到这个问题上:ISIS为什么这么做?他们怎么可能如此暴虐不仁、残酷成性?最近发布的一项名为《伊斯兰国:恐怖大军内幕》(ISIS: Inside the Army of Terror)的研究了这个问题。作者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认为在这类暴行之后确实存在着一个残暴的逻辑。

法国国庆日发生的大屠杀似乎表明,受伊斯兰国(ISIS)鼓动的暴行将没完没了。周二,伊斯兰国圣战分子在晨间弥撒期间闯进法国诺曼底一所教堂,残忍地杀害了一位84岁的老神父,并劫持修女和敬拜者为人质。与此同时,还有报道指出,法国官方扣押下了一些对酷刑折磨的新闻报道,其中就有去年巴塔克兰(Bataclan)剧院里发生的砍头、剜眼、性酷刑等内容。

ISIS声称对此暴力事件负责并继续声明:“昨天在安斯巴赫(Ansbach),之前是在尼斯,今天在鲁昂。欧洲到处是屠杀、持刀伤人、猛烈撞击和杀戮。这就是你为自己所带来的,你们这些十字军。”

所有这一切都汇聚到这个问题上:伊斯兰国为什么这么做?他们怎么可能如此暴虐不仁、残酷成性?

最近发布的一项名为《伊斯兰国:恐怖大军内幕》(ISIS: Inside the Army of Terror)的研究了这个问题。作者哈桑·哈桑(Hassan Hassan)是位于阿布扎比德尔玛(Delma)机构的分析师,他说在这类暴行之后确实存在着一个残暴的逻辑。

哈桑提到了一份题为Idarat al-Tawahush(残酷手段管理,Management of Savagery)的著名圣战文本,其作者是署名为阿布·巴卡尔·纳吉(Abu Bakr Naji)的圣战理论家。这本书是伊斯兰国核心文献之一。纳吉认为,当初击败十字军并不是因为正规军之间的大规模战争,而因为漫长的消耗与疲劳战过程。

用哈桑的话来说:“伊斯兰国的想法是,暴力事件一定要平稳上升,持续不断地去震慑、去恐吓。在这个意义下,随机的暴力行为已经远远不够。要不断变本加厉,变得更加残暴,要有创造力、令人瞠目结舌地残暴……重要的是要强调伊斯兰国在关键时候增加了其残暴程度,而不是在特殊情况下才这么做。”

这就是为什么暴行必须曝露给世界看的重要原因。伊斯兰国的首要创始人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在2004年杀害美国人尼克·伯格(Nick Berg)的时候已经为此设定了先例。

在论及具体的暴行时,哈桑发现在伊斯兰国一个具有相当可操作性或者说显而易见的神学手法,他称为“能动的”(kinetic)伊斯兰教法。伊斯兰国并没有将自己的暴力建立在他们的神学篇章之上,反而倾向于使用描述早期有权威性穆斯林人物叙事、故事和传记作为榜样,以此来指导如何执行圣战。

哈桑写到:“伊斯兰国利用这些故事与主流概念、观念向结合,作为其正在形成中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架构的组成部分。穆斯林教士在理论领域里高谈阔论,而伊斯兰国则诉诸故事和行动。”

伊斯兰国的“天才”在于,这么做不会触发他们行为与圣战“理论”之间的对比,而是将自己的行为与伊斯兰创教时期的榜样们相提并论。

从政治人类学的角度说,政治行为总伴随剧场效应。具体到伊斯兰国的神学而言,似乎全世界还将继续观看那些难以言表的暴行。

针对此次暴行,教宗方济谴责此次袭击及哈默尔遇害,称其为“荒谬的暴力”。

鲁昂大主教多米尼克·莱布伦(Dominique Lebrun)于周二傍晚回到法国,并到访这所教堂。他说:“教会只有祷告,以及弟兄之间的友爱,” 莱布伦说。“我会留下这里的数百名年轻人,他们是人类的未来,真正的人类。我请他们面对这种暴力时不要放弃,而是成为爱之文明的使徒。”

基督徒人权组织“保护基督徒”(In Defense of Christians,以下简称IDC)回应这起袭击,发布声明称,“牧师和修女成为特别的袭击目标并不是意外。”

“世界各地的神职人员是当地社区、基督徒和穆斯林的非暴力公仆。ISIS及其附属的暴力极端分子的目的是制造目前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斗争,”她补充说。“恰恰相反,这是善良的人们与暴力极端分子、邪恶与仇恨的始作俑者之间的斗争。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