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书总论

2018-01-10 09:14 浏览量: 440 作者: 主仆 来源: 《圣经新译本》
摘要:基督教的先知书共有十七卷,传统上分为大先知和小先知书两类。大先知书五卷(以赛亚至但以理书)通常较长,小先知书十二卷(何西阿书至玛拉基书)则较短。

一、先知书的书目

    基督教的先知书共有十七卷,传统上分为大先知和小先知书两类。大先知书五卷(以赛亚至但以理书)通常较长,小先知书十二卷(何西阿书至玛拉基书)则较短。每卷书都取名自一位先知,但并不表示该先知一定是那卷书的作者;这些先知因此称为“著名先知”,或“经典先知”。

二、先知书的历史背景与信息

    按先知工作时期,先知书大致上可分为四个时期

   1.以色列亡国(主前722-721)前:这时期的先知书包括以赛亚书、何西阿书、阿摩司书、约拿书、弥迦书。这时以色列和犹大同遭亚述侵略,前后合共五次之多。然而两国都不图革新,以振兴国民的灵性,让神管治;反而卖弄聪明,勾结敌伪,以图自保。这时期的先知,除了约拿,无不以审判为主题,预告以色列将要灭亡、犹大将受苦难。

   2.以色列亡国后,犹大仍存:这时期的先知书包括耶利米书、耶利米哀歌、约珥书(这书的写作日期未有定论)、那鸿书、哈巴谷书、西番雅书。这时亚述国势日衰,巴比伦渐渐取而代之,犹大在巴比伦的阴影下瑟缩求存。这时期的先知都强调审判迫在眉睫,只有那鸿例外,他预告亚述覆亡,使犹大得安慰,重拾倚靠上主之情。

   3.犹大被掳时期(主前587-586):这时期的先知书包括以西结书、俄巴底亚书(这书的写作日期未有定论)。它们都强调神恩重眷,选民将复兴。以西结把民族复兴的盼望建基于重整崇拜生活之上;俄巴底亚则把盼望建基于神彰显公义、公正地惩罚仇敌之上。

   4.回归(主前539)后:这时期的先知书包括但以理书、哈该书、撒迦利亚书、玛拉基书。在被掳的泪光中,选民重看信仰和人生。他们重新检视被掳前的先知信息,再从那里远瞻未来。因此这时期的先知信息有的是重述被掳前的先知教训,例如厉行神的话语、注目神的信实。但也有超越先前那些先知的,例如重检律法、重建圣殿和重整崇拜仪式。他们的信息调子较被掳前的远为开朗和乐观。

三、内容剖析

   1.先知书的内容主要有三方面:

   a.斥责选民的罪恶,包括敬拜偶像、不行公义、向外族臣服等。

   b.鼓励、呼吁他们悔改转向神。

   c.预言将要发生的事,一方面警告背叛的选民,另一方面安慰那些忠心爱神的人。人的预言内容包括:第一,选民会被分散和被掳;第二,弥赛亚来临;第三,选民会回归本土;第四,弥赛亚的国度必建立在地上。

   2.神通过先知传话的目的是要他的子民明白、顺服他的旨意;这是先知书的基本要义。神经常期望他们从错误的道路中回转、在浮移不定的信仰生活中专注神、在低沉沮丧中回复信心等。因此先知书的信息,常跟听众的现况紧密关连。中文“先知一词”,很可能误导我们,使我们以为先知是未卜先知,着重预告未来。先知固然有时会预告未来,然而他预告未来,目的也在于使人注视现在的需要,在此时此际适切回应神的呼召。

    再者,先知书经常出现:“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耶和华这样说”、“这是耶和华说的”(赛45:1314;耶2:135;摩1:35),这些句式称为“传信者公式”(messenger formula),表示先知所讲的话不是出于自己,而是出于差遣他的神,先知只是神的代言人。这也说明先知不是未卜先知,他说话的目的不是要人预告未来,而是针对听众当时的需要。

四、先知书的释经法

    解释先知书,必须注意以下三方面:

   1.历史背景。先知所传的信息跟他的历史背景息息相关。因此,了解先知的历史背景,对解释先知的信息有莫大帮助。例如:阿摩司书的背景是主前第八世纪亡国前的以色列,以西结书则是主前第七世纪犹大亡国时期的被掳社群,两者背景不同,所传信息的重点也因而有别。阿摩司面对的社群,腐败且背向上主,却不知国将快亡,他的信息重点是极大的审判将临;以西结面对饱受国破家亡痛楚的社群,他的信息重点是上主的饶恕和复国的盼望。读者可从该书知道这些历史背景的资料(例如:摩1:1,7:10-17);若知道跟先知时期的君王是谁,更可从历史书中管窥一二(例如:从王下14:25-27得知跟阿摩司同时代的君王耶罗波安的大略)。倘若书中没有暗示任何历史背景,我们只有参考学者的推断了。

   2.文学风格。先知信息基本上通过“神谕”而宣讲,“神谕”的体裁属诗歌。诗歌是不能从字面去理解的,读者必须会意。例如:阿摩司称以色列为“巴珊的母牛”(摩4:1),这当然是个暗喻,指以色列性情顽梗、任性、顽劣。从文学形式而言,先知神谕的表达手法是多样化的,常见的包括审讯(弥6:1-8)、争辩(弥2:6-11)、智慧文学(摩3:3-4a6:12)和灾难宣告(摩5:18-20)等。分辨这些文学形式除了可以欣赏先知的表达手法外,更可从而窥见先知的个性、风格,以及他所传信息的神学意味。

   3.信息重点。先知传讲的信息会有共通的地方,但是也各有特点。能发掘各先知信息的特点,是读先知书最引发人趣味之处。阿摩司和何西阿同时代的北国先知,二人信息共通的地方是:北国的覆亡是无可挽救的;然而二人信息的重点也各不相同,阿摩司着重社会公义,何西阿则着重崇拜的纯正。以色列人在这两点上都失了脚,两位先知各从个人认为要紧的重点,发出抨击之声。重点虽然不同,但是同样发挥了“社会良心”的功效,也同是表达了神希望当代社会回转的呼召慈声。现代人读它,也可以听见同样的呼召。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