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症”背后的疼痛孤独

2018-05-11 07:46 浏览量: 531 作者: 陆百佳 来源: 海外校园
摘要:人在成长过程中缺失正常的爱、关切和尊重,就容易染上瘾症。通过“爱的感化”可挽回这些瘾症者。

只有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做的,才能最终回应这一切的哭喊。

“瘾症”这个词在多年前被提及时,好像还只是用来描述一些边缘化的特殊群体,但如今,瘾症已全民化、普遍化、日常化,而整个社会对瘾症的无奈、接纳甚至美化的程度也在日新月异地提升。原本与瘾症相关的羞耻感和边缘感在解套,整个文化越来越理直气壮地为各式各样的瘾症辩护、背书,并尽其所能地提供各种便利。

与此同时,瘾症的低龄化也触目惊心。我的一位“00后”(指2000年至2009年的出生者——编注)客户坦言,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的10个小时,其他14个小时都在打网游或泡在各种社交媒体中,根本没能力改变,也不想改变。他说:“接触的同龄人都这样,没什么不好的,很正常。”当前,一大批被电子产品“养大”的孩子,正在成为未来社会的主流。

瘾症共通点

较常见的瘾症包括网瘾、性瘾、物瘾、怒瘾等,这些瘾症通常包括以下共同特点:

难以控制——强迫性反复进行。

不计后果——即使面临或已经对自己或他人的正常生活、工作、健康、人际关系等造成负面影响或受到反对时,仍不能停止。

递增性——造成瘾症的物质或行为一般会为瘾症者带来短暂的快乐或解脱感,但难以持久,且会形成适应性,快感会逐渐递减。为维持同等程度的快感,瘾症者对上瘾物的摄入量需求会逐渐增加,或上瘾行为逐渐升级并越来越频繁。

依赖性——绝大多数瘾症都构成心理性依赖,部分瘾症造成生理性依赖。这种造成依赖的物质或行为一旦突然被移除或被禁止,瘾症者会经受强烈的心理性或生理性的痛苦甚至危险,瘾症者会尝试以各种办法重新获得该物质或行为。

正当化——当瘾症受到他人、环境,或自己良心的质疑、反对时,瘾症者很可能会运用意志、情感、行为的各种方式为自己的瘾症辩护。在这个过程中,正常的理性、逻辑、感情等似乎都无法与瘾症的力量抗衡。阻碍者常遭到瘾症者的逃避与反感。

循环性——瘾症带来的快感难以持久,而每次快感过后的负面情绪又令人难以承受,许多瘾症者努力维系表面正常的工作与生活,当负面情绪与压力累积到一定程度,再加上外部环境及诱因,他们会寻找机会再次获取瘾症快感。如此循环往复,而每一次循环都会强化瘾症者的负面信念系统,牢不可破。

为什么会上瘾?

关于人为什么会染瘾症,相关学界有很多讨论。概述如下:

瘾症是病,在基因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下引发,可通过药物、手术或心理治疗等方法医治。

瘾症是人在不健康的家庭及社会环境下接触其他瘾症者,受其影响而染。如瘾症者能脱离不良环境,接受健康正面之榜样的影响,则有望脱离。

瘾症是道德的缺失,尤其是自控力及责任感的缺失,通过正面教育,改变瘾症者的认知,激发其羞耻心和道德意识,可获得医治。

人在成长过程中缺失正常的爱、关切和尊重,就容易染上瘾症。通过“爱的感化”可挽回这些瘾症者。

这类理论还能罗列很多,从每一种理论中我们都能看到合理之处,然而面对其开出的“药方”,我们却需要谨慎对待。

基督教界的相关学派对瘾症问题的看法很值得深思。

一种是圣经辅导的观念,认为瘾症是罪,否认其病理性因素,认为脱离瘾症的方法是真诚的认罪悔改,恢复与上帝的关系,并依靠上帝的能力过圣洁的生活。另一种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是“偶像说”,认为瘾症是人在自我中心的状态下敬拜受造物,“以别神代替耶和华”,因而“他们的愁苦必加增”(参《诗篇》16:4);而脱离瘾症的方法是打碎心中的偶像,让上帝“坐在心中的宝座”。

也有观点认为瘾症是“邪灵”的作为,可以通过医治释放甚至“赶鬼”等破除。

此外,一些教会通过强调和示范圣洁的生活方式与行为,用“刻苦己心”“攻克己身”的信仰实践来对抗瘾症的影响。

对于以上几种从基督信仰而来的对瘾症的看法,笔者不想过多评价。然而,一份基于北美教会的调查数据显示,基督徒中有瘾症的比例高于非信徒,而教会内受精神类问题困扰者的比例约是社会平均水平的两倍。可见,教会内部的瘾症问题同样不容乐观。

自爱的痛苦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学习、接触和辅导过许多与瘾症有关的案例。甚至可以说,在我接触的每一个案例中,都有瘾症的成分,只不过表现方式和程度不同而已。这些案例中的瘾症,绝大多数是隐藏的,可能除了一两个当事人外,没有人知道。

当我在美国接受瘾症辅导的训练时,教授一再强调,瘾症辅导是所有辅导类型中成功率最低,复发率最高的,也是很多心理咨询师的“滑铁卢”,因而,让我们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正因为这一剂“预防针”,我在做与瘾症相关的辅导时很放松,做好失败准备,这样一来,反倒偶有成功案例。我想,我面对瘾症的淡定与偶然的成功,与我对瘾症的理解以及我自己有过瘾症的经历有关。

虽然我的瘾症不太明显,但我深知,幸亏有上帝的真理相约束,我在他的恩典中被扶持,否则我完全可能染上上述任何一种瘾症,而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此外,我深知自己多年来一直挣扎于一个不太有人知道的瘾症,如果给它起名字,可以叫做“爱瘾”。从小到大,我拼命地吸引别人的爱、关注、欣赏、赞美、接纳……为此,我运用自己的一切资源、时间、精力和热忱,不断地让自己更可爱、更优秀、更漂亮、更有趣……

信主后,情况似乎暂时有好转,但换汤不换药,只不过我变成希望引起牧者或灵命好的长辈的注意。记得大学时,一位同学质问我:“你为什么想让所有人都喜欢你?凭什么所有人都要喜欢你?”另外一次,一位很了解我的牧者对别人说起我时如此评价“我对所有人都很好,她不会觉得那是对她好;只有我特别地对她好,哪怕一点点儿,她都高兴得屁颠屁颠的。”就这样,我长期维持着一个乖巧、可爱、聪慧、自信的形象,其实里面却是极深的孤独和痛苦。

记得初中放寒暑假的时候,我经常一天一天独自在家,抱着一个宝贝的电话本,给全班同学一个一个地打电话,讨他们的喜欢,天黑了,我独自趴在床上,那孤独与黑暗像长牙了一样,一口一口地撕碎我,吞吃我,而我绝望到连呼吸都要放弃了。

我在美国的导师曾说过,当你在辅导的过程中,走近一个个灵魂,当人们放下“我很好”的面具时,你会听到一颗颗流血的心在撕心裂肺地哭喊:“有人吗?有人知道我的痛苦吗?有人爱我吗?我值得爱吗?我有价值吗?”他说,这是整个人类的悲剧——深深的自爱带来极度的痛苦。他又说,只有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做的,才能最终回应这一切的哭喊,并足够为此付上最沉重的代价。

路仍然漫长

所以,在我看来,瘾症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儿。按照上帝最初的设计,人生活在完满幸福之乡,毫无缺憾。上帝赋予人一切的尊贵、美好,又让人在欢乐与感恩中拥有身份感、价值感、亲密感和安全感。然而,如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恐惧和忧伤成了人类一切情绪的底色。这份失落和孤独,深深地烙在每个人的灵魂里面。因而,我们用瘾症的快感来掩盖这撕扯灵魂的孤独与痛苦,无疑是最便捷且暂时有效的方法。

因此,恢复与上帝的关系是克服瘾症的关键。然而,信主未必能立竿见影地解决瘾症问题(包括其他人生问题),我只能说,接受救恩是脱离瘾症的开始,但前面的路仍然漫长。瘾症问题庞大而复杂,需要许多专业的帮助,但只要你还在跟随主,你就走在对的路上。我也没有完全好,我也在这条路上艰难地前行,一边跌倒,一边去扶起旁边跌倒的人。

我听过一位神学院弟兄非常真实的见证。他有十几年的性瘾,自慰到虚脱,淫乱到招妓,他说:“之后我认识了主耶稣,你们一定认为我会说,之后主从性瘾中拯救了我,但是我诚实地告诉你们,没有。我现在仍然时刻与我的性瘾挣扎,我仍然时常犯罪跌倒,但不一样的是,如今我把自己置于教会的权柄下,置于你们的陪伴中。我知道,我跌倒,我死,也死在主怀里。”

我想,这正是福音的大能。


相关新闻

参与讨论

您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再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